第4章 旁觀煉器

是無法近身,會很吃虧。一條條水龍和火龍同時朝她射來,她急忙左躲右閃,然而水龍火龍卻像有靈性一般,被她躲過後,又拐頭從身後襲來。李雨欣無奈,隻好揮劍硬拚一條又來一條轟擊過來的能量波。中途,她嘗試了各種辦法企圖閃身靠近李思思,卻都被李思思以更快的速度拉開了距離,隻能遠遠地被動捱打,狼狽異常。一場比鬥演變成了拚消耗,然而毫無疑問,李思思的裝備豪華程度,遠不是她能比的。半柱香後,被轟中幾次的李雨欣,早已臉...就在這時,忽然有個年輕女修走了進來,嚇了他一跳。

他還以為是店裡的學徒來了。

未經允許,他可是沒資格碰這些鍛造器具的。

女修四處看了一下,發現隻有陸羽一個人,便問道:“小師傅,請問你們趙師傅在嗎?”

陸羽聽到一句“小師傅”,心裡暗爽,便熱情招呼起來:

“趙師傅還沒來,不知你想煉製點什麼?”

“我想煉製一把重十斤,長三尺的火屬性靈劍。”

女修見陸羽拿著鐵錘,便以為這也是一位煉器師。

“哦?你都帶了些什麼材料?”陸羽問道,他這段時間研究玉簡,也有不少經驗了。

“都在這裡了。”女修說完,把一堆火玉和礦石從儲物袋拿了出來。

陸羽看了看材料,又打量了一下女修,搖了搖頭。

“恕我直言,這個尺寸的靈劍,並不適合你。”

“哦?怎麼說?”女修好奇道,她從入門開始,一直都是用這個尺寸的靈劍,習慣了,也沒怎麼試過其他的。

“以你的身高和體型,適合走輕靈路線,小一號的靈劍更合適,不信你試試看。”陸羽說完,便從店裡煉製好的法器中挑了柄小一號的丟給女修。

女修接過靈劍,輕輕揮舞幾式劍招後,她身形微微一顫。

好像、似乎真的更流暢了?

曾經有位前輩也說過她適合走輕靈路線,所以她也有意識地開始轉修輕靈類劍法了。

隻是不知怎麼回事,她總感覺還不如原來的。

現在看來,竟然是劍的原因?

這小哥不愧是煉器師啊!這眼光就是專業!

陸羽的形象,在女修心裡一下子變得高大上起來。

“還有,你的材料裡還缺點冰靈砂。”陸羽再次開口道。

“冰靈砂?我煉製的是火靈劍,要那東西做什麼?”女修聞言再次一愣。

“女性天生就體質偏寒,你使用火靈劍,短時間還不會有什麼,但時間長了,會導致暴躁易怒,雖然影響不大,但總歸不好。”

“這樣?那我再去買一些冰靈砂吧。”女修聞言點了點頭,便轉身往訪市材料區走去。

剛才陸羽那一手,已經把她鎮住了,她下意識地認為這是個年少有為的煉器師。

......

當女修買完冰靈砂回來時,煉器小店裡已經來了不少人,趙老和安若曦都到了。

“這位師姐,你是來煉器的嗎?”安若曦見女修進來,便熱情地迎了上來。

“是啊,我想煉製一把火靈劍,咦,你們剛才那位大師呢?”女修問道,她四處張望,卻沒看到陸羽。

“不知您說的是哪位?”安若曦聞言一愣,今天值班的煉器師都在這裡了。

“就是那個很年輕的小夥子呀,長得很帥氣那個。”女修問道。

“哦,他呀,在廚房煮菜呢。”安若曦聞言恍然大悟,基本確定女修說的是誰了。

因為她店裡的這兩個煉器學徒,都跟帥氣沾不上邊。

“啊?你們這的煉器師還兼職煮菜?”

“什麼煉器師啊?他就是個廚子!”安若曦有些無語。

“啊?那...他早上說的......”女修一時懵了。

“他早上說什麼了?”安若曦聞言一驚,莫非這小子闖禍了?

“他讓我再去買點冰靈砂。”

“什麼!”安若曦頓時氣炸了,煉製火靈劍還買冰靈砂,這不是把人當猴耍嗎?

這是要把她家小店招牌砸掉的節奏啊!

她覺得這次不管說什麼,她都要把陸羽趕走了。

於是,她把女修安撫好後,便馬不停蹄地來到後院:

“陸羽!你給我滾出來!”

陸羽在廚房裡聽到這一聲怒吼,連忙放下廚具,屁顛屁顛地來到安若曦跟前。

“說,你早上都幹了什麼好事?”

安若曦看到陸羽後,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沒幹什麼呀。”陸羽一臉茫然道。

“沒幹什麼?那,那個煉製火靈劍的女修是怎麼回事?”

安若曦氣得胸脯一起一伏的。

“哦,她呀,我隻是建議她買點冰靈砂,有什麼問題嗎?”

“沒問題嗎?火靈劍能加冰靈砂嗎?”

“為什麼不能?”

“為什麼能?你不知道冰火兩種材料相融會造成屬性衝突嗎?”

安若曦一時無語之極,這個白癡,這是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懂的,好吧?

“那就不要相融啊,冰靈砂覆蓋在火靈劍表麵不就行了?”陸羽有些無法理解。

這段時間他閒著沒事在幻境空間中各種千奇百怪的方法都試驗過了,所以並不覺得會有什麼問題。

“啊?這樣?”

安若曦聞言一愣,一下子不太確定了。

還可以這樣?

她也是學過一點煉器的,但這種方式她卻從沒試過。

“可是,為什麼要加冰靈砂呢?”安若曦的語氣一下子弱了下來。

“女修體質偏寒,加了可以減少火靈劍對女修的影響。”

安若曦聽到這個解釋,不由呆了一下,好像…有點道理?

“哼!待會再收拾你!”安若曦罵了一句,就又跑出去了。

......

大半天後,趙老終於把這柄特殊火靈劍煉成。

“這位師姐,您的靈劍煉製好了,您看看怎麼樣?還滿意嗎?”安若曦微笑道。

女修把火靈劍握在手裡,體驗了一番,頓時感覺有種說不出的舒適。

“不錯,真的非常適合!我很滿意!”

“那就好,歡迎下次再來啊!”安若曦笑臉如花道。

“一定、一定!”

目送女修遠去,趙老才徐徐來到安若曦身邊。

“若曦啊,剛才那種方法,是陸羽那小子發現的?”

“是的。”安若曦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還是老老實實地點了點頭。

“嗯,不錯,這小子有點靈性啊,以後我煉器時,就讓他來旁觀吧。”

“啊?”安若曦聞言一愣,奇怪地看向爺爺。

爺爺就這麼看好這小子?

他那隻是瞎貓碰到死耗子的吧?

......

陸羽很驚喜,趙老終於肯讓他旁觀煉器了,而且還會耐心解答他的問題。

這讓憋了一肚子疑問的他,欣喜若狂。

雖然他的主業還是廚子,但他已經被允許用鍛造器具練習,甚至做一些輔助性工作了。他現在經驗積累還不夠多,怕糟蹋了好材料。要積累更多的實踐經驗,還是得去煉器鋪。想到這裡,他便禦起飛劍,一路往連雲城飛去。今天的煉器鋪裡,生意很是冷清,安若曦和王浩都百無聊賴的在店鋪裡坐著。陸羽進來一番詢問才知道,原來之前煉製好的靈器早早就賣完了。沒有靈器的襯托,小店格調直接下降了幾個檔次,生意一下子差了很多。不過當他把從那三個築基修士身上得到的八件靈器拿出來時,安若曦兩人又頓時喜笑顏開了。王浩立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