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築基待遇

三份材料隻要能煉製成功一把,就能回本,壓力無疑小了很多。幸運的是,這次終於成功煉製出了兩把,一共得了180靈石。他毫不猶豫地就爽快買了幾顆培元丹,和四份材料,再次閉關起來。接下來的幾個月,陸羽一直沉浸在煉器中無法自拔。每次煉製成功一把,就繼續買材料煉製,成功兩把,就額外買點培元丹提升修為,煉製成功三把的,還沒出現過。由於陸羽買丹藥比較頻繁,一來二去,倒是讓丹藥鋪的那些女修刮目相看了。.....這天...此時看到陸羽進來,陸鳴便藏不住心中的鄙夷。

他最討厭這樣的窮親戚過來攀關係,拉交情。

“陸羽,你來這幹嘛?這是你能來的嗎?”

陸鳴板著臉,一臉嫌棄道。

事務殿一般辦理弟子身份變更事宜,平時清閒得很,是他巴結趙挺好不容易找到的肥缺。

最近並沒聽說有什麼外門弟子晉升內門,所以他很肯定陸羽是來找他攀關係的。

“我來這裡幹嘛不是你能管的,快讓你們執事過來。”陸羽皺眉道。

“呦嗬,我們執事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趁我...”

“嗯?”陸羽懶得跟陸鳴廢話了,直接一股築基期的威壓壓了過去。

“築...築…基期?怎麼…可能!”陸鳴被突如其來的威勢嚇得臉色蒼白,呆呆地立在原地,久久說不出話來。

他靠著李思思的關係,找趙挺哀求了很久,都沒能獲得一顆築基丹。

陸羽何德何能,竟然這麼快就晉升築基期了?

……

很快,事務殿的執事便被驚動了。

這是一位有些發福的中年執事,叫張福。

張福確認了一下陸羽的修為後,便一臉熱情地為陸羽辦起了新的身份令牌。

即使在流雲宗這樣的大派,築基修士也是舉足輕重的,由不得他不重視。

之後是領取築基弟子標準套裝:一本流雲心法,和兩套築基期衣袍。

流雲宗外門練氣弟子,製式衣袍是簡潔的青衣青袍。

成為築基弟子後,雖然也還是外門弟子,但衣袍卻變得精緻起來,前後刻繪著雲霧瀰漫的流雲圖。

築基期的流雲心法,也不再是當初入門級的基礎心法了,而是變成了玄級初階,在天地玄黃四個等級裡,處於中遊。

如果後麵遇不到更好的,陸羽是不打算再換了。

辦理完各項手續後,中年執事便親自帶著陸羽飛到流雲宗深處一座環境優美的山峰前。

“陸師弟,這裡是目前空閒的築基弟子洞府區,你可以在這裡隨意挑選一個獨門小院。”

張福一臉笑容道。

陸羽放眼望去,隻見這座山峰上,零星地散落著幾處小院落。

每一處院落佔地數千平米,靠山的地方建著一棟三層的閣樓,而閣樓以外,則是一個小院子,用護欄圍起來,裡麵可以種些靈穀和靈藥。

“師兄,多謝了,我就選這處吧。”

陸羽指著左邊一處僻靜的小院說道。

“那行,那我就幫師弟登記了,對了,不知陸師弟是否需要侍女?在下家族裡正好有兩個未出閣的侄女,資質雖差了些,但卻做得一手好菜,特別會照顧人……”張福一臉熱切道。

“多謝師兄美意,不過在下經常外出,暫時不需要,以後若有需要,必定第一時間找師兄安排。”陸羽連忙婉拒道。

說到底,他還是個很傳統的人,還沒適應這種奢靡的生活。

“好,那就一言為定!”張福拱了拱手,纔有些遺憾地轉身離開。

感受到對方的熱情,陸羽一陣感慨。

這築基修士的待遇,果然不是練氣期能比的。

不僅月俸從2塊漲到了30塊,還有人趕著送侍女過來。

不接受都有點不好意思。

難怪人們總說“不入築基終螻蟻”。

隻是不知道築基期的內門弟子待遇是怎麼樣的?

徐徐在小院前方降落,陸羽開始仔細打量起自己的這一方小天地。

這是一個三層的閣樓式庭院,全由靈木建成,整體看來頗為精緻。

在庭院的後方,還有一口靈泉,不斷地往外冒著泉水,形成一方水霧瀰漫的小水潭。

水潭周圍有假山、花園,花草鬱鬱蔥蔥的,看起來頗為典雅別緻。

庭院內各種設施應有盡有。

二層、三層有臥室、露天會客廳、修煉室、煉丹房、煉器房等。

而一層,則是幾個供傭人侍女居住的臥室、倉庫、廚房等。

閣樓旁邊,還有大片的靈田,粗略估算,大概有好幾畝。

如果都種上靈藥和靈穀,一年估計也能有幾十塊靈石的收入。

這讓窮慣了的陸羽,大感滿意。

可惜的是靈藥的成長期太長了,即使是靈穀,也要種上一年纔有收穫,短期是指望不上了。

陸羽在屋裡簡單地換上一身築基弟子製式長袍後,便出門去採購一些靈穀種子和開墾工具。

他準備在自家院子裡開墾靈田,種下靈穀種子,等待明年的收割。

……

傍晚時分,當陸羽回到小院時,卻見李思思等在了院落門前。

“你回來啦?”李思思淡淡地招呼道。

語氣中少了一些冷漠,卻多了一些傲氣。

“有什麼事嗎?”陸羽麵無表情道。

“你果然築基成功了,倒是我小瞧你了。”李思思感受著眼前陸羽的氣息,一時陷入沉思。

“你來就是為了說這個?”陸羽聞言皺了皺眉。

感受到陸羽語氣中的怨氣,李思思輕嘆一聲,淡淡道:

“有時間回陸家看看吧,他們都很想你......”

“嗬嗬,你們陸家這樣的高門大戶,我可高攀不起。”陸羽自嘲道。

“這是什麼話啊?他們可從沒說過你不是陸家人,不管怎麼說,你都是在陸家長大的,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

“抱歉,這事以後再說吧,還有什麼事嗎?”陸羽冷冷打斷道。

“迴歸陸家的事,我希望你還是認真考慮一下,畢竟你的好運氣不是一直有的。”李思思高高在上道。

“如果沒什麼事,我就先進去了。”

陸羽說完,繞過了李思思,便邁步走了進去。

感受到陸羽的抗拒,李思思暫時熄了勸說的心思,轉而說道:

“等等,陸家給你挑了一門親事,你明天有空去看看。在華香居二樓,祥雲閣。”

“陸家給我挑了親事?他們有什麼資格?”

陸羽回過頭來,冷冷道。

“這是你二叔公給你挑的,他是你唯一的長輩。”

“嗬嗬,當初怎麼不說是我長輩?”陸羽心中一陣冷笑。

自己父母留下的遺產,就數他們搶得最厲害了。

“我勸你還是去的好,別讓人覺得你數典忘祖。”

李思思冷冷地將一個傳音符塞到陸羽手裡,便轉身離去。

“……”

陸羽看著手中的傳音符,呆愣片刻,才露出一絲嘲諷。

“行!看我怎麼去把事給搞砸了!”化神真君林破天?”高臺上的一幕,頓時讓廣場下的弟子們都紛紛激動起來。他們基本都是第一見到本門宗主。“對,就是他了!”“哇,終於見到傳說中的人物了!”......中年修士跟高臺上眾長老點頭示意後,便走到高臺前方站定,等了片刻待弟子們議論停止,才開始朗聲道:“諸位,在這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很榮幸能跟各位歡聚在一起,舉行這五脈大比的盛事!我流雲宗,自創派祖師開始,便一直以保境安民為己任……這一萬多年來,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