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親事

世界整合在一起,這是什麼神鬼莫測的手段?金丹修士沒管眾人的驚訝,繼續說道:“在試煉塔裡,每人隻能帶一件攻擊法器,其他所有輔助物品進去都會被排斥出來。隻有憑自身實力抵達每層的另一端,才能找到進入下一層的通道;隻有透過了五層的考驗,才能最終出塔。你們這幾百人,估計最後能有十個順利出塔的就不錯了!可以說是九死一生!但是,能順利闖過的,都是絕對的精英,都將獲得難以想象的好處!你們現在還有誰想退出嗎?現在退...第二天,陸羽如期來到了流雲城的華香居。

流雲城,是離流雲宗最近的一座城池。可以說是流雲宗八大城之首,這裡匯聚了眾多豪門世家,非富即貴。

而華香居,則位於流雲城東部最繁華的區域。

華香居足有五層,看起來頗為華麗,雖然還不是流雲城最頂級的酒樓,但也是前五的存在,消費頗高。

走進祥雲包廂,看到空無一人,陸羽也沒有虧待自己。

他點了一壺靈酒,幾碟小菜,悠哉悠哉地吃了起來。

街道上的修士來來往往,勾起了陸羽不少的回憶。

隻是轉眼間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對方卻依舊毫無蹤影。

莫非自己被放鴿子了?

這讓陸羽感到一陣不好。

本來他還想著幾分鐘解決戰鬥,迅速抽身離去。

沒想到竟然反而被對方莫名其妙地耽誤了一個多小時。

他倒還真想看看,是什麼樣的存在,竟然這麼大的架子。

於是,他直接給對方發了個傳音過去。

“喂,我叫陸羽,你什麼時候到?”

沒一會,就收到了回覆。

“快了,別催,馬上到!”

陸羽聽著傳音符裡的聲音,忍不住皺了皺眉,對方的語氣顯然不太客氣。

大約又過了一個多小時,還是沒看到對方的蹤影,陸羽實在是沒耐心了,便準備起身離開。

“結賬……”

他遠遠地朝店小二招呼道。

第一次見麵,就等了兩個多小時,他已經仁至義盡了。

隻是就在這時,終於有個濃妝豔抹,嘴唇有些刻薄的女修走了進來。

“抱歉,讓你久等了。”

女修不由分說地拉起一旁的椅子坐下,大咧咧地說道。

雖然對方嘴上說著抱歉,但陸羽卻沒感覺到對方的半點歉意。

不過他也沒太在意。

“你就是陸羽吧?怎麼沒幫我點菜?”女修一坐下就開始質問道。

“抱歉,不知道要點什麼”

陸羽聞言心中不快,淡淡道。

“那好,小二,幫我來幾盤靈肉,要最貴的,還有靈酒。”李娜不客氣道。

陸羽靜靜地看著這一切,卻什麼也沒說。

點完一通後,李娜終於開口了:

“我的情況你都知道了吧?”

“不知道…”

“那好,我也不跟你廢話了。你外表還行,勉強符合我的要求,不過,你在陸家是什麼地位?”

“沒地位。”

“那你在流雲宗呢?”

“外門弟子。”

“什麼?外門弟子?”李娜聞言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那你是什麼靈根?”

“五行雜靈根。”陸羽繼續平靜道。

李娜聞言“噌”的從座位上站起,臉色帶著憤怒。

這就是介紹人所說的青年才俊?都什麼玩意啊?

就在陸羽以為她要憤而離場時,卻見她掙紮了一下,又耐著性子坐了下來。

陸羽一時有些尷尬,對方竟然沒走,這讓他的計劃泡湯了。

沉默了片刻,李娜纔再次開口:

“你現在有多少靈石?”

“幾百塊。”

李娜此時眼中的鄙夷更深了。

這就是個徒有其表的窮光蛋啊!

除了用來當花瓶,還能幹啥?

“你覺得你配得上我嗎?”李娜冷笑道。

“你覺得呢?”陸羽也淡淡地反問了一句。

“那我就跟你好好地說道說道吧。”

“你資質差、地位低,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外貌了。”

“但是這東西能當飯吃嗎?你知道築基以後,每晉升一層,要耗費多少靈石嗎?”李娜毫不掩飾的鄙夷道。

“不知道,我窮慣了。”

“一瓶築基期丹藥,五千靈石,你就是十年都賺不到!”

“哦。”陸羽沉默了。

這確實不是一個小數目。

“還有,你知道這儲物戒指要多少靈石嗎?”李娜晃了晃手中的戒指。

“多少?”

“兩萬多!”

“嘶...”

“你知道我的隨身飛劍要多少靈石嗎?”

“多少?”

“四萬!”

“......”

李娜看到陸羽一臉震驚的樣子,頗為滿意,她知道對方已經被她徹底震住了。

然而,隻有陸羽知道,他是震撼於靈器的價格。

原來靈器這麼值錢,看來他無論如何,都要去學一下了。

“所以說,我隨便拿出幾樣東西,都不止十萬靈石了,你覺得你真的配得上我嗎?說實話,我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她說完,臉上露出了得意地笑容。

“嗯,其實我也這麼覺得!”

陸羽見目的達成,便準備起身告辭。

卻不料李娜突然話音一轉:

“其實你這樣的條件,想娶我也不是不可以。”

“哦?怎麼說?”陸羽有些詫異,又停下了動作。

“三個條件!一是結婚之後,你要入贅我們李家!”李娜強勢道。

她說了這麼多,終於要進入正題了。

“然後呢?”

陸羽笑了笑沒有反駁。

“從此以後,我們李家的事情,你要隨叫隨到。”

“嗯,還有嗎?”陸羽繼續笑著道。

“還有!我現在已經懷上別人的孩子,以後你要待他親如己出!”

“......”

“抱歉,我們不適合……”

陸羽笑著留下幾十塊靈石,便一刻不停地走了。

他是實在沒耐心再聽下去了。

看到陸羽乾淨利落地離去,李娜一臉呆滯。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不是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嗎?

......

陸羽剛回到小院,就見李思思氣沖沖地跑過來。

“陸羽,你怎麼回事?李娜說你竟然拒絕了?”

“是的。”陸羽淡淡道。

“為什麼?這麼好的親事你怎麼可以拒絕?”

“你知道她現在什麼情況嗎?”

“我知道!不就是有喜了嗎?”

“那你還讓我答應?”

“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麼貨色?不是有問題的,能輪得到你嗎?”李思思生氣道。

“李思思,你這是在羞辱我嗎?”陸羽沉聲道。

“怎麼叫羞辱你?”

李思思臉色也冷了下來:“李娜雖然長得不怎麼樣,但背後好歹有個中等修真家族,修為最高的也有金丹老祖,你呢?你除了長得帥點,還有什麼?

築基以後,每進一步都需要花費巨量的資源,靠自己能賺到多少?還不是得靠背後的勢力?別把自己看得太高,別人不嫌棄你就好了!”

李思思一臉嫌棄道。

陸羽頓時氣笑了:“李思思啊李思思,你就這麼看不起我嗎?從此以後,我的事不需要你再操心,告辭!”說完扭頭就走。

“這是陸家給你訂的婚事,聘禮都收了,你不娶也得娶!”李思思大聲道。

“嗬嗬!這樣的家族,要之何用?從此以後,我們各走一邊,再無瓜葛!”

陸羽說罷,揮劍割袍斷義,再不回頭。

“你...你別後悔!”李思思頓時氣壞了。

他竟然敢拒絕我?

動用一切力量封殺他!我就不信他不服軟!

……到竟然真能買到如此滿意的。這真是太幸運了!隨著兩人順利完成交易,圍觀的眾人也紛紛散去。不過他們對今天發生的事,都充滿了好奇。在他們的口口傳頌之下,不少人都知道,趙氏煉器鋪裡來了個了不得的煉器師。……從那以後,小店的生意越來越好了。王浩每個月都能拿到幾百靈石的提成,心裡美滋滋的。而陸羽,則利用閒暇時間到雲洲煉器師公會考了個二星煉器師勳章,順便在流雲宗進行了登記備案。流雲宗鼓勵門下弟子考取各種榮譽資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