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煉器宗師

空就進入煉器空間,欣賞著一段段煉器大能的傳承記憶。當然,陸羽欣賞的還隻是靈器級的記憶,那些一煉就要耗費好幾個月的高階法寶的煉製記憶,還沒來得及欣賞。不知不覺,幾個月過去,南部煉器大賽即將開始。這次大賽是南部煉器公會組織的,聲勢浩大,覆蓋整個玄天大陸南部。陸羽作為助手,也有幸跟著柳如煙一起來到中洲的天雲城,一起前往南部煉器師公會參賽。天雲城是玄天大陸南部最繁華的城市,天空中,街道上,到處都是修士的身...柳如煙看著眼前的美景,也是憧憬不已。

“隻要這次大賽能得前十,就能留在這裡了!”柳如煙心裡開始暗暗祈禱。

當柳家的飛舟飛到建築群前麵時,隻見一群身著白衣的修士從群山中飛出,向著眾人迎了上來。

“請問各位可是來參加大賽的煉器師?”為首一位白衣修士詢問道。

“正是,我們是衡洲柳家,這是邀請函。”柳家帶隊的護衛統領連忙將一個銀質函件恭敬地奉上。

“那好,請跟我來。”驗完邀請函後,那群白衣修士便在前麵開路,把柳家眾人引到了宮殿群的一處偏院裡。

這處偏院是柳家眾人的暫居地,煉器大賽要明天才開始。

夜裡,清風徐來,冷月高掛。

柳如煙卻獨自倚靠在閣樓護欄前,久久不能入睡。

不知何時,陸羽也出現在了柳如煙身邊。

“陸羽,你說明天的大賽,我們能進前十嗎?”柳如煙看著遠方,幽幽地問道。

“你很在意這次比賽?”

“是的,我們柳家已經沒落很久了,雖然我爹沒跟我說,但我能感受到他每天都麵臨著巨大的壓力。

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再沒有成績出來,就要跌出煉器世家之列了。”

柳如煙一臉沉重道。

陸羽沒想到,柳如煙這樣的煉器天才,也會有著自己的煩惱。

“我想,就算是最天才的弟子,也不敢說自己肯定能進前十吧?世間機緣無數,盡力即可,何必過於執著?一個家族的興衰,也不是隻靠單個人努力的。”陸羽安慰道。

“哎,也是,我隻是想盡可能地為爹爹分憂。”柳如煙道。

“做好自己就是最好的分憂了。凡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

柳如煙沒想到陸羽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微微有些詫異。

“有道理,謝謝你。”

“對了,大賽之後,你有什麼打算嗎?”柳如煙忽然問道。

“我?繼續浪跡天涯吧...”陸羽悠悠一嘆道。

柳青依看著陸羽憂鬱的眼神,竟然莫名地一酸,有些同情。

對方的天賦和努力都不遜於她,隻可惜出身不行,鬱鬱不得誌。

相比之下,她已經算幸運的了。

......

第二天,眾人一大早便被引到了南部公會中央一處巨大的廣場上。

廣場處此時已聚集了不少參賽的煉器師和他們的長輩,粗略一算,至少有上萬人。

陸羽好奇地四處打量著,彷彿要把這裡的建築都研究透。

他覺得這裡的每一個地方,都似乎不是表麵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中央廣場的正前方,是一個非常高大的宮殿,全是用白玉青巖搭建而成,使得整個宮殿顯得莊嚴肅穆。

宮殿前的臺階,也全是由通體的白玉鋪成,乾淨整潔,一塵不染。

沒多久,廣場前方的宮殿大門突然開啟,十位氣度不凡的老者,從宮殿裡緩緩走了出來。

眾人看清那十位老者後,頓時一陣轟動。

“那十位就是南部煉器師公會傳說中的煉器宗師嗎?”

“一定是了!中間那位就是南部煉器師公會的會長玄空宗師,我曾有幸遠遠見過。”

“這麼多位煉器宗師,平時難得一見,現在卻齊聚這裡,看來這次煉器大賽非比尋常啊!”

“要是能有幸得到他們中的一位指點一二,雖死無憾了!”

......

“這十位都是煉器宗師?”陸羽聽到眾人的討論,有些震撼。

一般來說,煉製出法器的叫煉器學徒;煉製出靈器的才叫煉器師;煉製出玄器的叫煉器大師;而煉製出帝器的,才叫煉器宗師。

分別對應煉器師等級的一星到四星。

平時就是煉器大師都難見一個,沒想到現在一下子見到了十位傳說中的煉器宗師。

煉器宗師,可以說不管在哪個宗門,都是地位堪比宗主的存在了。

畢竟神器,可能一百年都不會出現一件,即使出現,那也是眾多煉器宗師一起協作耗時日久煉成的。

所以煉器宗師,差不多就是煉器師的天花板了。

隨著“鐺”的一聲鐘聲響起,眾人紛紛安靜下來。

中間那位清瘦的老者上前一步,走到宮殿中央,滿目慈祥道:

“各位,歡迎參加本次南部煉器師大賽。老道玄空,添為南部煉器師公會的會長。非常榮幸能成為本次大賽的主考官,在此,我向各位保證,本次比賽必定公平、公正,力爭選出最具有潛力的煉器天才來!”

“好!”

玄空話音剛落,廣場裡的眾人就立刻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玄空老道微笑頷首,接著說道:

“現在,我來宣佈本次比賽的規則:

本次比賽的材料不限,但隻能從這座宮殿的材料庫裡選擇,煉製出的法寶將由我們公會十位宗師長老共同評判,總得分最高的前十名為優勝者,將獲得宗師指導資格。

大賽時間共五天,每位煉器師可帶一名骨齡30以下的助手,其餘諸位師門長輩請坐到廣場的外圍等候,期間不要給自己的弟子任何指導,否則會被直接淘汰。”

玄空老道說完,右手一揮,隻見前方宮殿所有大門都瞬間被開啟。

宮殿裡麵的景象也慢慢地出現在眾人麵前,宮殿內竟是一個頗為巨大的材料庫,裡麵堆滿了數不盡的煉器材料。

很快,便有數十名白衣修士從四周走出,在廣場中間安置好一個個煉器坑位,每個坑位上都有相應的編號。

“好了,現在請每位煉器師和助手根據邀請函上的編號,找到相應的位置,然後到前麵的宮殿選擇材料,比賽將在半個時辰後,正式開始!”

玄空老道說完,走到評審臺中央盤膝坐好,並隨手開啟了個隔絕陣法,把參賽者和師門長輩的話音聯絡全部隔絕開來。

“煉什麼好呢?”眾人一邊走進材料庫,一邊緊張地思考著。

然而,當他們看到材料庫裡的材料後,一下子都呆住了。

這裡所有材料都是靈級及以下的,沒有一樣是玄級以上的高階材料。

這跟他們平時練習的完全不同!

他們平時為了煉製出高品質的靈器,怎麼也會用上一兩樣高階材料。

“這可怎麼辦?”

柳如煙也慌了,她平時煉製的靈器,就沒有不加高階材料的。天過去,依舊沒再碰到第二單靈器生意。“要不煉製一些通用靈器,擺在店鋪裡售賣?”陸羽忽然靈光一閃。他想到便開始做,目前他對靈劍類法寶頗有研究,手頭也有數百靈石,夠買一份靈劍的煉製材料了。“煉製什麼樣的呢?”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個白衣飄飄的身影。她那把仙劍,是如此的流光溢彩、美輪美奐!要是能煉製出一把那樣美輪美奐的靈劍來,那肯定不愁賣吧?寒屬性材料,他很熟悉,當初他就幫李雨欣煉製過冰魄銀針,效果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