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極品靈器

種售賣功法武技、符籙、靈獸幼崽及修煉心得的攤點,琳琅滿目。“狂沙劍法玉簡,黃級中階,售價200靈石。”“各種屬性攻擊符籙,1塊靈石一張。”“下品回靈酒,喝一口能短期快速恢復靈力,10塊靈石一壺。”“基礎步法玉簡:黃級下品,30靈石。”“縹緲步玉簡,黃級高階功法,1000靈石。”......甚至還有收購靈材的攤點。“妖狼毛皮:2塊靈石一張,長期收購。”“妖獸精血:收購3塊靈石一斤。”......特別...如果隻用靈級以下材料,她的水平將明顯下降一個等級。

柳如煙平時最高能煉製出極品靈器,但這次大賽重要無比,她如果隻煉製上品靈器,那必然得不到太好的名次。

所以她隻能硬著頭皮挑選材料,繼續按原來的方法,煉製極品靈器。

隻是煉製的過程中,卻出現了不少問題。

比如其中的萬年寒玉沒有,隻能選千年寒玉代替,這就導致了屬性不均衡,兩團材料精華怎麼都融合不了。

三天下來,器胚煉壞了一個又一個。

陸羽一直默不吭聲地一遍遍幫著提純材料,供柳如煙打造器胚。

然而隨著第四個器胚的再一次爆開,柳如煙徹底慌了。

目前離大賽結束隻剩兩天,這意味著留給她煉製靈器的時間不夠了!

“難道這次大賽竟然是以如此慘敗來告終嗎?”

“那我還有何顏麵再回家族?”

柳如煙一想到不知如何麵對父親那期盼的眼神,忽然眼圈紅紅,眼淚就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眼看時間越來越少,柳如煙卻完全停止了動作。

陸羽知道她已經六神無主了,忍不住開口道:“冷靜點!你現在什麼都別想,聽我的!”

“沒用的,再也完不成了!”

柳如煙搖了搖頭,情緒崩潰道。

她何嘗不想振作起來,可是她知道,即使以她最巔峰的速度來煉製,也已經來不及了。

“既然註定要失敗了,何不放下一切,隻為興趣試一下呢?還有兩天時間,莫非你想就這麼哭著到結束?”

柳青依聞言一怔,是啊,既然註定要失敗,還有什麼好顧忌的呢?

就算要哭,也是等比賽結束後再哭吧?

於是,她連忙擦乾眼淚,調整好情緒道:

“好,那你說怎麼做?”

“首先,繼續像之前一樣提純材料、融合。”

“好!”

兩人配合默契,很快就再次凝練出了兩團材料精華,然後開始融合。

“接著,試著往裡麵加點土元素。”陸羽像個師長一樣,傳音指示道。

“啊?怎麼加?”柳如煙一臉茫然道。

陸羽沒說話,而是直接從材料堆裡抓起一把天淨沙,往器胚上撒了過去。

然後,奇蹟就出現了!

兩團怎麼都無法融合的材料精華,竟然忽然就順利地融合在一起。

“這...怎麼會?為什麼會這樣?”柳如煙一時愣住了,她之前找遍了各種方法,都沒法讓材料融合,現在陸羽一出手,竟然一下子就融合成功了。

這到底是什麼偏方?她心裡充滿了疑惑。

“先專心煉器,晚點再告訴你。”

“哦...可惜時間還是不夠了!”柳如煙惋惜道。

“放心,按我的方法時間肯定夠,慢慢來。”陸羽安慰道。

柳如煙隻好將信將疑地照著做。

不知過了多久,當最後一根刻線刻畫完成後,一柄靈劍竟然真的趕在比賽結束之前完成了!

“可惜了,隻有上品,不過也比什麼都煉不出的好。”柳如煙強顏歡笑道。

“誰說隻有上品?還有最後一個環節沒完成呢,你灑幾滴精血上去試試?”陸羽提醒道。

“什麼?血祭?這種方法不是失傳了嗎?”柳如煙滿臉的驚訝。

然而看到陸羽那不容抗拒的眼神後,她還是依言割破手腕,將精血撒了上去。

隨著陸羽的幾道法術印記打出。

隻見靈劍忽然寒光大冒,竟然似活了一般,品質一下子從上品提升到了極品!

一把白瀅瀅冒著寒氣的靈劍展現在眼前,美極了!

“這...這太美了吧?”

柳如煙呆呆地看著這一切,完全不敢相信。

這真的是她煉製出來的?

他是怎麼做到的?

她感覺此刻的陸羽,就像謎一般,充滿了神秘感。

“還發什麼呆?趕緊拿上去吧。”陸羽提醒道。

“哦。”柳如煙難得乖巧地應了一聲。

此時離比賽結束,也隻剩幾分鐘了。

柳如煙把寒瀅靈劍上交後,就一直忐忑不安地等待結果。

所幸,最終結果並沒超出她的預料,憑藉這把極品靈劍,她得了第三名,被會長收為記名弟子。

……

比賽結束後,柳如煙特意出來跟陸羽告別。

“陸羽,這次真是太感謝你了!”

“不客氣,我隻是做了助手該做的。”陸羽淡淡道。

“真的是這樣嗎?”柳如煙美目一直盯著陸羽,想從他眼裡看出點什麼。

但是,她失望了。

陸羽隻是風輕雲淡地點了點頭,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心裡波動。

“對了,你是怎麼懂這些偏門方法的?”柳如煙繼續追問道。

說實話,今天她對陸羽真是刮目相看了,彷彿從來沒真正認識過對方一般。

“我平時喜歡博覽群書,這些都是我在古書上看到的。我也就一試,沒想到竟然成功了。不過讓我自己來做,肯定是做不成的。”陸羽避重就輕道。

“是這樣嗎?”柳如煙不太相信,但仔細一想,又覺得很可能。

不然怎麼解釋他手法生疏,卻知識淵博呢?

“這是我這麼多年的煉器心得,給你。”柳如煙最後拿出一個玉簡,遞給陸羽。

“多謝了!”陸羽難得地露出了笑容,視若珍寶地收了起來。

“這麼久都沒見你笑過,這還是第一次見你笑得這麼開心。難道我還比不上一個煉器玉簡嗎?”

柳如煙有些幽怨道,她至今還對陸羽當初信誓旦旦的話耿耿於懷。

“如煙小姐的美貌與智慧,人盡皆知。這次大賽過後,更會是仰慕者無數。所以並非如煙小姐不如玉簡,隻是在下比較有自知之明。”陸羽半開玩笑道。

柳如煙聽聞此言,終於噗呲一聲,喜笑顏開。

….....

告別柳如煙,陸羽獨自一人離開,心裡竟然有一絲淡淡的失落。

柳如煙已經如願進入煉器聖地了,自己呢?未來的路將在何方?

雖然柳家極力挽留,但他知道那並不是自己的久留之地,所以在收到柳家支付的兩千靈石酬勞後,陸羽毅然選擇了離開。便氣嘟嘟地走了。陸羽見狀連忙跟上。不過對方正氣在頭上,他也沒傻乎乎地上去觸黴頭。他隻是默默地跟了一路,也不說話,對方去哪,他就去哪,始終保持著數米的距離。一直走出了大老遠,唐雨薇發現怎麼都甩不掉對方,才停了下來。“你是趙叔叔親自挑選的護衛?”唐雨薇看著陸羽這身土鱉的衣服,有些好奇道。“不,我隻是家主招來的跟班。”陸羽淡淡答道。哼,這小子位置倒是擺得挺正的。唐雨薇聞言頓時氣消了不少。“聽說你還是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