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靈獸法器

情地迎了上來。“是啊,我想煉製一把火靈劍,咦,你們剛才那位大師呢?”女修問道,她四處張望,卻沒看到陸羽。“不知您說的是哪位?”安若曦聞言一愣,今天值班的煉器師都在這裡了。“就是那個很年輕的小夥子呀,長得很帥氣那個。”女修問道。“哦,他呀,在廚房煮菜呢。”安若曦聞言恍然大悟,基本確定女修說的是誰了。因為她店裡的這兩個煉器學徒,都跟帥氣沾不上邊。“啊?你們這的煉器師還兼職煮菜?”“什麼煉器師啊?他就是...接下來的幾個月,陸羽都在充實而忙碌中度過,不僅鍛造提純技術已煉得爐火純青,就連陣法刻畫,也開始有所涉及。

經過這段時間的勤學好問,他對煉器有了比較係統的瞭解。

這個世界的法寶,按等級劃分,主要分為法器、靈器、玄器、帝器、地神器、聖器。分別對應人類修士的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成聖等境界。

法器,是煉氣期修士的主用法寶,也是陸羽目前唯一能接觸到的層次。

法器的特點是堅固、鋒利,修者輸入靈力後,能吹毛斷髮,削鐵如泥。

靈器,則是築基修士的主用法寶。到了靈器這個級別,裡麵的陣法就複雜很多了。

靈器在輸入靈力後,劍身已能附帶上五行靈力的效果,還能發出各色劍氣。例如,一把靈器級別的火靈劍,輸入靈力後通體火紅,一劍斬出,不僅能將目標切開,還能附帶灼燒效果,造成額外傷害。

能煉製出靈器的煉器師,已經算是高階人才,不管在哪個門派裡,都是頗受歡迎的存在。

而玄器,則是金丹修士的主用法寶。

玄器由於材料較為珍稀,已能自帶威能,可用少量靈力激發,達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能聚氣成罡,外放殺敵,隻要靈力足夠,能劍氣縱橫、連綿不絕。

帝器,則可靈力化形,能封印獸魂,化為器靈。封印的獸魂越強,越厲害,甚至可施展出妖獸自帶的神通絕技。

至於地神器和聖器,就更厲害了。據說已擁有自我意識,能自動攻擊、自動護主,能引動天地之威,開山斷海,毀天滅地。

當然了,在聖器之上,其實還有更高階的仙器,但那隻存在於傳說中的仙界,從沒人見過。

扯遠了。

對於現在的陸羽來說,即使是法器,也是一種奢侈。

一件法器至少要上百塊靈石,他目前還一樣都買不起。

法器的煉製,主要分為三個步驟:材料的提純、器胚的融合和陣法的刻畫。

其中陣法的刻畫是重中之重。

法器之所以有著不可思議的威能,除了材質特性外,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其中蘊含的陣法。

而煉器之所以艱難,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陣法的複雜和千變萬化。

任何一根陣法刻線,哪怕隻是失之毫釐,都會導致最終差之千裡。

所以說煉器很不容易,即使最厲害的煉器師,也不敢保證百分百成功。

除此以外,還有不得不說的火源。

煉器最常見的火源,是火玉等晶石燃燒產生的靈火。這類火源,既不消耗靈力,又方便攜帶,價格也很便宜,是低階修士最喜歡的火源之一。煉器鋪現在用的就是這種。

第二種是築基以上修士,用自身靈力凝練出來的真火。這類火源威力大,但消耗也大,很依賴修為境界。

第三種,也是最高階的一種,就是天地異火,比如青蓮聖火、鳳凰真火等。每一種異火,都是煉器師夢寐以求的存在,然而擁有異火的煉器師寥寥無幾。

每一個擁有天地異火的煉器師,都會擁有巨大的優勢,越階煉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不過這些,還離陸羽太遙遠……

……

十月的天氣,格外地舒爽,今天趙老和安若曦都罕見地沒來小店。

而本應輪到今天駐場的王大錘,則一大早來了一下,讓陸羽幫個頂班,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陸羽一個人在店裡,心有點慌。他怕有客人來煉器,他應付不了。

隻是越是怕什麼就越來什麼。

“這位大師,能幫我煉製個給靈獸用的小法器嗎?”一個年約三十的文靜女修突然走了進來,把陸羽嚇了一跳。

“抱歉,我不是煉器師。”陸羽很誠實道。

女修聞言一陣無語,這小夥子怎麼這麼實在?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煉器師,你是煉器學徒嘛,隻是一般不都這麼叫的嗎?

這是尊稱可好?

“沒關係,我知道你不是煉器師,不過無所謂,都一樣。你就幫我煉一下嘛。”

女修哀求道。

“你真知道我不是煉器師?”陸羽有些詫異,他在這當廚子的事也人盡皆知了?

“不能等等嗎?”陸羽有些為難。

幫別人煉器,他還真是第一次,雖然靈獸的法器會比人用的法器簡單很多。

“不行啊,很急的,今天就要用了。”

“好吧,那你說說看要煉什麼?”陸羽有些無奈道。

雖然他在幻境空間中練習過不少次了,不過在現實中還沒真正煉製過。

隻是小店的煉器師都不在,他也隻能頂上去了。

“我想給靈狼煉製個守護項圈。”

“好,不過我先宣告,煉製失敗我可不負責的啊。”陸羽鄭重說道。

“沒問題,規矩我懂。煉器哪有百分百成功的?”女修有些欣喜道。

“那行,那我就試試看吧。”

陸羽聞言不再推脫,對方都這麼說了,他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於是,他問清楚要求,就來到鍛造臺前,麻利地鍛造起來。

靈獸用的法器,重在器胚的打造,對陣法刻畫倒是要求不高,隻需幾根粗糙的刻線即可。

畢竟功能太複雜的法器,靈獸也不會用。

而器胚的打造,這幾個月,他已經煉得爐火純青了。

一個時辰後,靈獸項圈竟然順利練成。

女修看了一眼,就很爽快地付了10塊靈石。

扣除材料費及該給店鋪的,還剩5塊。

“竟然這麼快就賺到5塊靈石了?”陸羽有些興奮。

這比他平時端茶倒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當然也跟一次就煉製成功有關。

不過這也讓他更堅定了成為煉器師的念頭。

第二天,王大錘終於還是沒敢再偷懶,因為趙老和安若曦也回來了。

“安師妹,我又來照顧你生意啦。”文靜女修一臉笑容地再次走進店裡。

“哎呀,王師姐,貴客啊,歡迎歡迎。”

安若曦看到來人是自家宗門師姐,便趕緊迎了上去,同時朝著內堂喊道:

“小陸,上茶!”

“好嘞!”後院陸羽聞言,趕緊應了一聲。

“王師姐,說說看,您這次想煉製什麼。”安若曦招呼女修坐下,便開口問道。

“我想再煉製一個靈獸項圈,跟昨天那個一樣。”

“好,沒問題。”安若曦下意識地應道。

昨天是王大錘駐場,待會讓他再煉一個就行了。

“兩位師姐,你們的茶好了。”陸羽一副小二打扮,恭敬地把茶端到兩人麵前。

“咦,這不是陸大師嗎?”文靜女修看到陸羽這身裝束,一臉詫異。

“什麼陸大師?他是我家廚子。”安若曦不明所以道。

“廚子?怎麼可能?昨天的項圈就是他煉製的呀!”

“啊?!”安若曦心裡一顫,暗道壞了,難道王師姐是來興師問罪的?我們店就不怕沒人來了!”“那你還不趕緊去多煉幾把法器掛在店裡?”“好!我馬上去!”……接下來的幾天,陸羽把寒霜劍直接掛在煉器鋪裡的正中央位置,作為鎮店之寶。從外麵街道路過的修士,一靠近小店,便立刻就發現了這裡溫度驟降,於是四處尋找源頭。當看到“”趙氏煉器鋪”裡那柄流光溢彩、寒霜直冒的冰劍後,她們立刻喜歡得不得了,一下子就被吸引進來了。然而當問清楚寒霜劍的價格後,眾人就紛紛打起了退堂鼓。畢竟在連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