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初見林清雪

也開口附和道。兩人都沒有要問陸羽的意思,顯然她們都沒把陸羽當回事。“那就好,不過那東西在水裡特別難纏,一會兒小陸你去激怒它,等它上岸後,我們立刻攔住它的退路,別再讓它回到水裡!”為首的清瘦男修說完後,便拿出一顆陰雷珠塞到陸羽手裡。“行,沒問題!”陸羽點了點頭,拿過陰雷珠,便往湖中走去。三人見陸羽開始行動,便祭出所有護具,武裝到了牙齒。同時,幾人各自閃身,隱藏在一顆顆大石頭之後。“各位師兄,我要出手...更關鍵是,這劍還隻用了不到兩千靈石!

這太劃算了!

不用說,這劍他要定了!

他迫不及待地付清靈石,然後扭頭就走,生怕陸羽反悔。

“你那劍招出招時,記得再往下斜斬三分,別直來直去的。”

收好靈石後,陸羽的話再次傳來。

中年獵妖師聞言一愣,這煉器,還帶武藝指導的?

於是他照著陸羽的說法,在無人的空地上,斜劈了一招。

發現威力還真是大增了不少!

“這就對了!記得角度要刁鑽,出其不意,才能讓人防不勝防!”陸羽繼續淡淡地叮囑道。

獵妖師聽完一顫,向著陸羽遠遠一拱手,才轉身離去。

直到走出大老遠,他才鬆弛下來,回頭看著那耀眼奪目的“趙氏煉器鋪”幾個字,一陣恍惚。

“這,纔是真正的大師啊!”

……

隨著中年獵妖師走遠,煉器鋪裡三人都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這一單,除去成本,一共賺了一千靈石。

陸羽給王浩和安若曦兩人各分了一百靈石後,纔拿出幾十靈石扔給王浩,大氣道:

“胖子,買酒去,今晚不醉不歸!”

“好勒!”

這一晚,三人喝得都異常盡興。

王浩不到半個月就賺了一百靈石,彷彿看到了築基丹在向他招手。

而安若曦也為小店終於能運營下去,轉憂為喜。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小店陸續有了一些客戶,隻不過基本都是法器級別的。

這些陸羽都一股腦地交給安若曦煉製,自己隻是在一邊時不時指點兩句。

隻有靈器級別,他才會親自出手。

......

時光,如流水般飛逝,一去不回。

一個月後,陸羽正在小店裡領悟著傳承記憶。

突然,一個靈符紙鶴從流雲宗方向飛來,徑直停到陸羽手上。

開啟紙鶴一看,隻見上麵隻寥寥地寫著一行字:“陸師弟,有任務,快到宗門廣場集合!”

看完留言後,陸羽跟王浩簡單交代一番,便馬不停蹄地往宗門廣場趕去。

終於有任務了,他都以為自己已經被宗門遺忘了。

按理說,築基成功後,宗門是會安排職務的,然而,他的任命,至今都還沒有蹤影。

當他趕到宗門廣場時,隻見廣場上已聚集了十來個年輕弟子,都是築基初期修為,顯然都是剛晉級沒幾年的。

白長卿、薛冷、李思思、李雨欣、趙靈兒等同屆精英,都赫然位列其中。

李思思看到陸羽後,鄙視地撇了撇嘴,便把頭扭到一邊,不再理會。

隻有李雨欣熱情地上來打了個招呼。

廣場上之人,清一色的都是內門弟子,隻有陸羽一人穿著外門服飾,孤零零的。

忽然,一個九天仙女般的身影從空中飄落,白衣飄飄、肌膚勝雪、容顏絕美,氣質超塵脫俗......

“這....這是真正的仙女嗎?”

“這世間怎會有如此美麗的女子?”

陸羽抬頭看去,一時間竟然呆住了。

那清純絕美的臉蛋、那修長優雅的身姿、那精緻靈動的眼眸,還有那白嫩到極致的肌膚,讓人見過一次,就再也忘不掉了。

這是個集冷豔、聖潔、柔美於一身的絕美仙子!

這完全就是上天的傑作啊!

上天怎可如此偏愛於一人?

跟她一比,李思思之流,就隻能算長得稍微順眼點的村姑而已了。

......

那優美的身影如雪花般輕輕飄落到眾人麵前,感受到陸羽那異常熾熱的目光後,冷著臉輕哼一聲,把陸羽震醒,才如雪白的天鵝般靜立在人群中間。

陸羽被震醒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搖了搖頭,一陣苦笑。

“完了,肯定被當成登徒浪子了……”

陸羽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次會如此失態,隻能說,真是大意了。

第一次見麵,就給仙子留下了這麼不好的印象。

不過兩人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不可能有交集,印象好與壞都差不多。

其實人群裡其他男修剛才也都呆滯了,隻不過他們出身貴族,都控製得很好,很快就收斂了心神,一個個都裝得一本正經的。

隻有陸羽因為見識少,太過震驚,久久沒能回過神來。

沒過多久,一個花髮老者從廣場外緩步走來,他先對那絕美的仙子問候了一聲,才來到眾人麵前開始講解本次任務。

原來是又到五年一次的弟子招收時間,各大新晉弟子都需要到各處城池去協助長老收徒,順便展現一下流雲宗的風采。

那花髮老者講清楚任務要求後,約定好三日後靈武城見,便讓眾人各自散去。

等那絕美仙子也離開後,一眾男修才轟然議論起來:

“剛才那位就是傳說中的林清雪嗎?”

“太美了吧?”

“不愧是數萬年難得一見的美女啊!”

“太驚豔了!見過了她的美,我還能愛上誰?”

一眾男弟子們紛紛感嘆道。

其中,對自己家世頗為自信的白長卿,更是大言不慚道:“她是我的,你們都別跟我搶!”

隻是他這話剛說出口,就招致了無情的嘲笑。

“切,就你那點小家底,還是想都別想了!”

蕭海媚聞言眼中帶著說不出的鄙夷:

“不說林師姐是化神宗主林破天的女兒,就說她不到三十歲就已金丹修為的資質,就是你拍馬都趕不上的!”

“什麼?竟然是化神宗主的女兒?還是金丹修士?”白長卿徹底呆滯了。

“完了!沒戲了!”

“我好恨啊!不想活了!為什麼我沒有個化神期的老爹?”

眾男修頓時都露出了無可戀的表情。

陸羽聽到那美女竟然是化神宗主的女兒,也是一陣無語。

為什麼所有的好事都落到她頭上了?

看著林清雪的身影消失在遠方,他感覺天地都已黯然失色,一股濃濃的失落感湧上心頭,對什麼都再也提不起興趣……

這世間為什麼會有如此完美的女子?

為什麼她不是屬於我的?

為什麼自己這麼沒用?

不想活了!

陸羽感覺自己那堅如磐石的道心都開始動搖了。

不能跟這樣美麗的女子長相廝守,就算壽元萬萬年,又有何意義呢?

完了完了,不能再看了,再看就不想活了,陸羽趕緊收回目光,迅速離開現場。

……水,完全不知道未來的路在哪裡。到底是相信陸羽,還是遵從自己的本心呢?這真是個艱難的決定。“行!那就往南吧!”沈靜忽然有了決定。陸羽的選擇從沒錯過,所以她決定豁出去了。隨著沈靜的表態,其他幾人也紛紛表態。最終還是陸羽這段時間的出色指揮,征服了他們。很快,眾人便達成了一致,紛紛動身往南邊突圍。“大家不要一味疾跑,咱們這次的路會很長。”陸羽出聲提醒道。禦劍飛行無疑是最快的,隻是消耗極大,而且目標太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