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與美同行

兄,你覺得這次誰能拿第一?”“那還用說,當然是嚴家了!”“不至於吧?趙家那小子,選的煉器師竟然有築基後期修為,兩人合力,未必不比勝過嚴家那小子。”“我覺得蕭家的也不錯!”眾人各抒己見,唯獨沒有看好林清雪的。畢竟林清雪的煉器師,纔是個剛晉升為二星的毛頭小子,一個月內能煉製出靈器就不錯了。林清雪再厲害,走路還能快的過飛的?必定與第一無緣了。......陸羽走出後,跟隨林清雪上交了所有儲物袋後,便獨自一...“咦,竟然真的做到了?”刀疤男修看著麵前的護盾,有點不敢相信。

他這把刀,可不是凡品,是他等了幾年,纔好不容易從一位煉器大師那裡求到的。

“怎麼樣?這靈盾不知是否還滿意?”陸羽放下靈盾,笑著問道。

“自然是滿意至極!隻是不知這是如何做到的?”刀疤男修對此十分好奇。

他可是問了好多家煉器鋪了,都說除非是煉製成上品靈盾,否則根本達不到那樣的防禦效果。

隻是上品靈盾至少要兩萬靈石,他現在根本買不起。

“我在靈盾裡設計了一些凹槽,往裡插入五顆下品靈石,全力激發後,能成倍提升護盾防禦力。”陸羽解釋道。

“五顆下品靈石就能抵擋一次成倍攻擊?那五顆中品靈石呢?”

“至少能抵擋一百次!”

“嘶…”

竟然還有這種技藝?刀疤男修聞言暗暗吃驚!

這種方式他聞所未聞。

每次5塊靈石,就能獲得越級的防禦力,這買賣實在太劃算了!

要知道,上品靈器的價格和中品靈器相比,可是天差地別的。

但他隻需5塊靈石,就能彌補這種差距。

發明這種手法的煉器師,實在是太天才了!

“這盾我要了!”刀疤男修毫不猶豫地交付了靈石。

他馬上要上戰場了,但卻實在很拮據。本以為隻能隨便買一把將就,沒想到竟然真能買到如此滿意的。

這真是太幸運了!

隨著兩人順利完成交易,圍觀的眾人也紛紛散去。

不過他們對今天發生的事,都充滿了好奇。

在他們的口口傳頌之下,不少人都知道,趙氏煉器鋪裡來了個了不得的煉器師。

……

從那以後,小店的生意越來越好了。

王浩每個月都能拿到幾百靈石的提成,心裡美滋滋的。

而陸羽,則利用閒暇時間到雲洲煉器師公會考了個二星煉器師勳章,順便在流雲宗進行了登記備案。

流雲宗鼓勵門下弟子考取各種榮譽資質,作為宗門的備用人才。

隻要獲得相關資質,在宗門備案登記,月俸都能大幅提升。

這是宗門白給的靈石,不賺白不賺。

所以他沒有任何猶豫,拿到二星煉器師勳章後,就立刻到宗門進行了登記。

登記完後,他每月的月俸,一下子就提高到了70靈石。

“這煉器師的分量,果然不同。隻是隨便在宗門掛個名,什麼都不做,就能拿這麼多靈石。”

……

他剛回到煉器鋪,便見安若曦迎上來一臉興奮道:

“陸羽,那兩把冰劍又賣完了!”

“這麼快?兩把都賣掉了?”陸羽有點吃驚,這兩個月已經賣出好幾把了。

“是啊,這款冰劍特別受女修歡迎!”

安若曦臉上透著一股難掩的喜意,她實在沒想到小店生意能有這麼紅火的一天。

陸羽看著安若曦那興奮得白裡透紅的小臉,微微有些失神。

曾經那個活潑可愛的小仙女,終於從悲傷中走出來了。

過了一會兒他才說道:

“好,那我再去宗門兌換點寒玉,再煉兩把。”

安若曦見陸羽剛才呆呆地看著自己,臉色有些微紅。

“陸羽,你會嫌棄若曦嗎?”

對方如今已今非昔比,而自己也沒有了過去的底氣,安若曦不知該以各種心態來麵對陸羽。

“說什麼呢,當然不會!”陸羽笑著說道。

安若曦聞言心中一喜。

“那你以後要是找不到道侶,不如就跟若曦一起過吧!”安若曦羞紅著臉說道。

“傻瓜,就算找到了道侶,我也會一直跟你一起過啊。”陸羽忍不住拍了一下安若曦的小腦袋。

“……”

安若曦聞言一臉抑鬱,顯然,對方並沒明白她的意思。

……

流雲宗,事務殿。

當陸羽再次提出要兌換千年寒玉時,卻被告知貢獻點不足,兌換不了了。

外門弟子就是這點不好,不管兌換什麼,都要有與之匹配的貢獻點,付靈石都不好使。

外門弟子跟宗門之間,更像是一種合作的關係。

看來想再兌換幾塊寒玉,就必須得短期再賺一大筆貢獻點了。

於是他轉身來到任務大殿,粗略瀏覽了一番後,就直接選了個他能接到的最高獎勵任務。

叫黑風嶺邪修調查任務。

瀏覽完任務描述後,他大概知道了要做什麼。

原來近期,數千裡外的黑風嶺附近不斷有弟子失蹤,就在前兩天,還有個弟子用傳訊紙鶴告知好友自己被邪修困住了。

從那之後,那位弟子就再無音訊。

而他的好友四處尋找無果後,隻好向宗門求助,於是便有了此次任務。

任務需要一名金丹修士加一名築基修士配合完成,金丹修士能解決就順手解決掉,解決不了就派築基修士回宗門求援。

“搞來搞去,竟然是個跑腿的活?”

不過看在貢獻點高的份上,他還是接了。

畢竟這種獎勵高的突發任務,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第二天,他早早就來到了任務集合點,等待同樣接了此任務的金丹修士。

等了半天後,突然一個絕美的身影出現。

“是你?”

“怎麼是你?”

陸羽和林清雪兩人看到對方,頓時都愣住了。

“你也接了邪修調查任務?”林清雪看向陸羽,冷冷地問道。

“正是。”陸羽心中有些發苦,怎麼就這麼巧?竟然又碰上了。

得到答覆後,林清雪冷哼一聲,便不再言語,祭起飛劍就往黑風嶺飛去。

陸羽看到對方不待見自己,隻好苦笑地搖了搖頭。

他沒有不識趣的上去套近乎,隻是駕馭著飛劍默默地低頭跟上。

也許自己隻是她人生中一個微不足道的過客,轉眼就忘了,又何必去解釋呢?

……

黑風嶺位於流雲宗勢力邊緣,屬於三不管地帶。

原本這裡還有礦脈時,倒是有宗門弟子前來值守,隻是後來礦脈挖空後,人員撤走,這裡也就成了一處荒地。

兩人一路禦劍,飛了好幾天,才來到離黑風嶺不遠的地界。

但她們並沒有直飛黑風嶺,而是在離它十裡處便停了下來,然後運起輕功慢慢往黑風嶺區域潛去。

黑風嶺裡是什麼情況還不清楚,如果直接飛過去,很可能會打草驚蛇。

黑風嶺所在地是一片荒蕪的山脈,千裡無人煙,偶爾纔有一兩個修士禦劍飛過。

兩人在山脈裡一前一後探查了一整天,卻沒發現任何異常。將臨身之際,卻見陸羽彷彿腦後生眼一般,竟然瞬間以詭異的速度揮劍回防,“鐺”的一下,便將這一記偷襲擋住了。怎麼可能?一個築基四層修士竟有如此的反應速度?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怪胎?錯失了這個機會,其他攻擊接踵而來,暮秋明連抵擋都很吃力,再也找不到偷襲的機會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個劍客失手被殺,其他六人很快便放棄了抵抗。他們紛紛四散而逃,被陸羽等人乘勝追殺,最終戰役以七劍客六死一逃,幽靈小隊一人未損地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