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烤雞

錯,雖然陸羽成了煉器學徒,但從那次以後就再沒人找他煉器了,畢竟他太年輕了。陸羽也隻能幫趙老打打下手。安若曦這段時間看到店裡也沒太多事情後,就放心地回了宗門。她也是要修煉的,隻是偶爾才過來幫忙。而店裡的兩個學徒,一個已經出師,準備自立門戶,另一個因為要準備閉關築基,最近都很少來。就剩陸羽跟趙老頭常駐店裡。一晃眼,陸羽來到煉器小店已經8個月。這8個月裡,他的煉器技術進展神速,但卻始終還煉不出真正的下品...天色漸黑,四處荒郊野嶺怪陰森的,兩人隨即找了個山洞歇息一晚,陸羽順路打了幾隻靈雞,用傳承記憶中前輩大能的獨特秘方,在山洞裡烤了起來。

林清雪則在山洞外,百無聊賴地觀察著四周。

孤男寡女,擠在一個窄小的空間裡,她有些本能的抗拒。

忽然,一陣陣香味傳來,林清雪詫異地看了山洞一眼。

香味是從山洞裡傳出來的。

這莫非是那個色小子弄出來的烤雞香味?

隻是怎麼會這麼香?

她從小到大,也算吃過不少的美味佳餚了,卻從來沒見過味道如此誘人的。

到底進不進去呢?

她一陣糾結。

說實話,她也開始餓了。

隻是進去吧,又跟自己的仙女形象不符,而且還要向那個討厭的人開口討要。

但是不進去吧,這香味又實在是太難忍了。

唉,真是折磨啊......

就在她萬分糾結之際,一道天籟般的聲音忽然響起:

“林師姐,我烤了隻靈雞,來嚐嚐吧?”

陸羽拿著一隻剛烤好的靈雞走了出來,遞到林清雪麵前,帶著一絲討好道。

對方是他這次任務的上司,他有必要跟她緩和關係。

畢竟助手最終貢獻點能得多少,完全是上司說了算。

他現在是真的很需要貢獻值。

然而,對於陸羽的主動討好,林清雪卻並不領情。

她隻是冷冷地看了陸羽一眼,便把頭扭到一邊,對陸羽不理不睬的。

哼,想賄賂我,沒門!

她心裡暗暗有些鄙夷。

陸羽等了半晌,都沒見林清雪伸手來接,隻好尷尬一笑,拿出一個乾淨的玉盒盛著,把烤雞放在林清雪麵前的岩石上。

“林師姐,這烤雞,我就先放這了,要是不喜歡吃,就扔了吧。”

他知道林清雪是一時抹不開麵子,於是放好烤雞後便搖了搖頭,走回山洞繼續烤起來。

這麼香的烤雞,他都還沒得吃呢。

……

山洞外,林清雪看著那烤得金黃香脆的烤雞,猶豫了很久,很想不吃,但最終還是說服了自己:“我就嘗一口,一旦不好吃,就立刻丟掉!”

於是她便一臉坦然地拿起了烤雞,然而當輕輕一口下去後,林清雪的美目頓時就瞪得大大的:

“這...這太好吃了吧?”

接著,就見她不顧仙女形象地小口吃了起來,吃得殷紅的小嘴旁滿嘴是油。

……

沒多久,陸羽再次烤好一隻靈雞,正準備開吃,卻發現林清雪不知何時已站在自己麵前,眼神定定地看著那隻烤雞。

“你還要?”陸羽難以置通道。

沒想到林清雪還真的輕輕點了點頭。

陸羽隻好把烤雞遞了過去,然後再重新拿出一隻。

對方那渴望的眼神,他實在拒絕不了。

一直烤到第四隻,才輪到陸羽吃,前三個都被林清雪搶過去了。

這讓陸羽不禁有些懷疑,對方這仙女範平時莫非都是裝出來的?

仙女有這麼饞的嗎?

隻是當他一口咬過去時,他終於理解了。

這秘方做出的烤雞竟然如此的美味!

他自問兩輩子也吃過不少的山珍海味,卻從沒吃過這樣的美食。

讓陸羽鬱悶的是,吃完烤雞後,林清雪就再次恢復了往日的冷漠,繼續對他不理不睬的。

“這變臉也太快了吧?俗話說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怎麼在她身上卻完全沒用?”

“看來越是美女越無情,古人誠不欺我……”

接下來的兩天,他繼續瘋狂地向林清雪獻著殷勤,為了能多賺點貢獻點,他也是拚了。

雖然林清雪依舊冷冰冰的,不過他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轉眼間三天過去,兩人把黑風嶺裡裡外外都探查了幾遍,除了發現一處打鬥痕跡外,沒有任何的進展。

第四天的搜尋,林清雪開始心浮氣躁了。

她已經用遍了所有方法搜查,卻一無所獲。

浪費了這麼多天,她覺得這次任務要以失敗而告終了。

就在她想打道回府時,陸羽忍不住出聲提醒道:“會不會是有隱匿陣法?”

林清雪一聽有道理,便祭出飛劍,發出一道道劍氣朝四周攻擊起來。

然而一連攻擊了大半天,依舊是沒有任何動靜。

而陸羽,則在說完後,就拿出了之前煉製的顯靈盤,專心升級起來。

想發現有隱匿陣法掩蓋的目標,必須對顯靈盤調整一番才行。

升級完後,他剛插入靈石,就見顯靈盤的盤麵瞬間亮了,在盤麵的某個地方,顯示有幾個紅點,但他抬頭往對應的地方看去,那裡卻什麼都沒有。

於是他二話不說,就走到紅點對應的位置附近瘋狂地發起攻擊。

一道道劍氣轟向四周,卻猶如石沉大海。

不過他並沒有放棄,他對顯靈盤深信不疑。

在繼續攻擊了一陣後,他終於發現了一些端倪。

“林師姐,這裡!”

他說完便朝那有破綻之處連續攻擊了幾下,果然,一個隱匿陣法的痕跡忽然顯露了出來。

林清雪看到陣法痕跡後,驚訝地看了一眼陸羽,然後就對著陣法刷刷幾劍劈去。

隨著幾道驚天劍罡射出,陣法開始劇烈地搖晃。

隱匿陣畢竟不是以防禦力著稱的,被顯形後,很快就被攻破了。

一個黝黑的洞口赫然出現在之前被陣法掩蓋的地方。

看到洞口,林清雪二話不說就衝了進去。

陸羽見狀也隻好迅速跟上。

山洞裡黝黑曲折,他握著靈劍沿幽暗的通道一路穿行。

當他抵達一個開闊的大殿時,隻見林清雪已經在大殿裡跟一個披頭散髮的邪修叮叮噹噹地打了起來。

那邪修渾身瘦得隻剩皮包骨,臉色蒼白如紙,而且似乎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嘴角還殘留著一抹鮮血。

見到林清雪已經佔據上風,陸羽沒有急著上去幫忙,而是轉身四處尋找。

果然,在大殿的左側,他看到了一個血池,在血池的四周,還綁著四名流雲宗服飾的弟子。

他們此刻正被鎖骨鏈拴在四根柱子上,他們身上的鮮血則一滴一滴地滴落,沿著凹槽,往血池裡流去。

四人的狀態都極其萎靡,但並沒有徹底死去。

陸羽見狀迅速上前劈碎了他們身上的禁錮骨鏈,然後把四人緩緩放下,再挨個轉移出洞外。

當他把四人都安置好,並喂上恢復丹藥後,林清雪也已踉蹌地從洞中走出。由於材料有限,陸羽一般隻接自帶材料的。不過即使是這樣,兩個月下來,他也練成了好幾把,小賺大幾千靈石。看著手中的幾萬靈石存款,陸羽心中一陣得意。“按這樣的速度,也許再過幾個月,就能攢夠靈石給若曦買築基丹了。”之前答應過趙老的事,他一直都沒忘記。幫安若曦築基隻是最基本的。正當陸羽沾沾自喜之時,突然接到傳訊,說宗門有重大任務徵召,所有50歲以下備案煉器師都要到場。陸羽連忙放下手中的事務,迅速回到流雲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