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拉攏

仙子真是太聰明瞭!”然而,一炷香後,傳來的不是一陣香味,反而是一股濃烈的焦味,溢滿了整個洞府。“應該熟了吧?”林清雪拿起烤雞看了看,不自通道。她平時都有儲物袋,外出都早早備了大量的乾糧,從來沒自己動手煮過。林清雪把烤雞翻到沒焦的一麵,聞了一下,便打算開吃。然而,她隻是剛剛下口咬了一小口,就立刻吐了。呸、呸、呸!怎麼這麼難吃?太鹹了!而且還有股騷味!林清雪氣得連整隻雞都丟在了地上。陸羽看著那隻一半焦...那俊雅男修朝眾人微笑點了點頭,才開口道:“各位同門,今晚我請客,大家好吃好喝,都別跟我客氣!”

“好!白師兄就是威武霸氣!”

白長卿的一番言語,立刻得到了眾人的一致好評。

接下來的時間,眾人觥杯交錯,熱鬧非凡。

其中白長卿、蕭海媚、李思思幾個世家子弟特別受歡迎,不斷有人過去敬酒討好,希望能被提攜一二。

白長卿幾人也四處遊走,企圖把一些優秀的弟子招攬進自己家族。

隻有陸羽一個人在默默地吃著,無人問津。

“陸師兄,走,我帶你去認識一下白師兄。”

李雨欣見陸羽一直默默地喝著悶酒,便好心過來說道。

“行。”

陸羽點了點頭,對方怎麼也是今晚的東道主,理應過去認識一下。

於是他便拿起白玉酒杯,跟在了李雨欣後麵。

“白師兄他可是出自雲洲有名的煉器世家,宗門煉器殿裡不少煉器師都是他們家出來的,說不定能給你安排份好差事。”

李雨欣邊走邊介紹道。

陸羽聞言隻是笑了笑,不置可否。

如果是當初,他是無比渴望能進宗門煉器殿的,現在嘛,就可有可無了。

來到主桌後,李雨欣衝著白長卿甜甜一笑道:

“白師兄,好久不見,不知最近在哪高就啊?”

“哈哈,最近也就接管了家族的一個小煉器工坊,每月賺個幾千靈石花花。”

白長卿一見是李雨欣,眼前一亮,得意地笑道。

“哇,每個月幾千靈石?太厲害了吧?”

李雨欣聞言,臉上滿是驚訝,雙眼直冒星星。

她現在每月俸祿也纔不到一百靈石,每月賺幾千靈石是什麼概念?

恐怕她整個家族加起來都賺不到這麼多吧?

“一般般而已。”白長卿很享受這種被人崇拜的感覺。

“來,師妹敬你一杯,以後請多多提攜!”

李雨欣說完舉杯朝白長卿示意一下,便一口把靈酒喝了下去。

“好說!好說!”白長卿也爽快地端起酒杯,把手裡的靈酒,一口喝光。

兩人寒暄完後,陸羽上前敬酒,白長卿卻微微有些皺眉。

“雨欣師妹,這位是?”

“白師兄,這位是我朋友陸羽,也是一位煉器師,以後還請白師兄多多指點!”

李雨欣連忙幫陸羽介紹道。

“哦?這位師弟,不知師從哪位名師啊?”白長卿帶著一絲高傲地問道。

“在下還沒拜得名師,都是自學的。”陸羽笑著回道。

“這樣啊……”白長卿聽到這裡,頓時沒了興趣。

“陸羽煉製的法器可厲害了,白師兄,您認識的煉器大師那麼多,不知能否給陸羽介紹一位名師?”

李雨欣見狀連忙救場道。

“雨欣啊,這煉器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恕我直言,這位陸師弟的資質著實有些愚鈍,就算我推薦給煉器大師,人家也是看不上的……”

白長卿一臉不屑道。

陸羽聞言心裡一沉,這白師兄隻看一眼就知道他資質愚鈍了?

雖然他並不稀罕什麼煉器大師,但是無緣無故被鄙視了,總有些不爽。

“可是,陸羽他煉製的法器真的很好用......”李雨欣著急道。

“雨欣師妹,這煉製靈器跟法器是完全不同的。法器隻是最不入流的,煉得再好,也隻能算個好鐵匠,對煉製靈器並沒有什麼幫助。”

白長卿老氣橫秋道。

“可是......”

李雨欣還想替陸羽說幾句好話,卻被陸羽拉住了。

“白師兄說的是,受教了。”陸羽淡淡一笑道。

他在白長卿身上感受到了淡淡的醋意,於是不再多言,敬完酒後,便坐回了原位置。

……

“陸師兄,不好意思啊,我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李雨欣有些歉意道。

“沒事,我並沒抱什麼希望。”陸羽淡淡一笑道。

“你也彆氣餒,我相信你是人才,總有一天會出人頭地的。”

“走我帶你去認識蕭海媚去,她家也有元嬰長老在宗門裡,說不定能給你安排一份好差事。”李雨欣一臉熱心道。

“雨欣,真不用了,我現在過得挺好的。”

“好什麼啊?築基以後,沒有家族支援,單靠宗門那邊月俸哪夠?都得去找份好差事的。”

“我已經有事做了,真的不用替我操心。”陸羽無奈道。

“你...”

“唉,算了,我又不是你的誰,懶得管你了。”

李雨欣見陸羽一直無動於衷,氣得跺了跺腳,便又去找別人攀談了。

接下來,各方勢力繼續拉攏人才,幾個大家族已經把優秀人才都劃分得差不多了,隻有一些偏小的家族沒拉攏到。

這時,李思思終於趾高氣昂地走了過來。

“陸羽,別說我不顧念舊情,你已經被趙家針對了,給你個機會,加入趙家。隻要你立誓誓死效忠,我可以幫你爭取到每月60靈石的職務。”

李思思一臉高傲道。

她其實並沒有多想幫陸羽,她隻是單純地想在陸羽麵前炫耀一下,順便看看陸羽求她的樣子。

然而,很快,她的臉就變了。

“麻煩讓一下,你影響我食慾了。”

陸羽揮了揮手,一臉嫌棄道。

“什麼?”

李思思以為自己聽錯了,一直被眾人追捧的她,實在沒想到陸羽會是這種語氣。

“我說讓讓,你聽不見嗎?”

陸羽不由得提高了音量。

隻是這麼一來,周圍的眾人都被驚動了,紛紛看了過來。

“你...真是不識好歹!跟趙家作對,你會後悔的!”

李思思氣得臉色鐵青,丟下一句狠話便拂袖而去!

......

此事之後,宴會裡的人都下意識地遠離陸羽,生怕跟他扯上什麼關係。

不過倒是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蕭海媚。

她不請自來,一臉笑意地來到陸羽旁邊坐下。

“你叫陸羽?聽說你跟趙家不對路?”蕭海媚開口搭訕道。

她家老祖,也是流雲宗元嬰峰主之一,跟趙家不相上下,見李思思在陸羽身上吃癟,便有了興致。

“算是吧......”陸羽一臉平靜道。

“加入我們蕭家吧,不然你在宗門裡會舉步維艱的。”蕭海媚提議道。

“你們兩家不對路?”陸羽有些好奇。

“是的,我們兩家是競爭的關係,隻有我們蕭家肯接收你,其他家族都會給趙家幾分麵子,所以加入蕭家是你唯一的選擇。”

“不知有何條件?”

“每月100靈石月俸,完成任務還有更多,但要死心塌地地幫蕭家做事,對家族的安排唯命是從。另外,家族還會幫你從旁支裡安排一門親事。”

蕭海媚笑著說道,她給的條件已經比李思思的好了不少,相信對方不會拒絕的。

“這門親事能拒絕嗎?”應呢?“抱歉,習慣了。”陸羽有些歉意道。“唉,你這人真沒意思,不跟你玩了!”幽若芸聞言一臉幽怨。對方對她明顯沒興趣,她感覺自信受到了莫大的打擊,隻好又悶悶不樂地坐了回去。……“終於捨得回來了啊?”唐雨薇忍不住一陣嘲諷。“哼!我發現這傢夥就是個木頭!一點情調都沒有!”幽若芸氣鼓鼓地說道。“你說的一點沒錯!”唐雨薇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不過這樣真的挺酷的!”幽若芸接著又冷不丁地加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