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赤鱗蛟

從營帳中飛出,朝黑暗中追去。那是一道健壯的人影,逃得並不算快,彷彿他再追一段,就能追上了。隻是他越追越疑惑,這荒郊野嶺的,怎麼會有人影出現?不過當他想回頭時,卻被後方兩道黑影截住了。與此同時,唐家營地周圍,也忽然冒出了大量的黑影。山穀裡,一眾護衛都睡得特別死,導致被敵人殺到近前才發現。一時間殺聲四起。陸羽在睡夢中聽到喊殺聲,猛然驚醒。他抬手一看顯靈盤,唐家駐紮的這片區域,已被數倍於護衛的敵人團團圍...現在如果加入了隊伍,說不定還真是大有可為。

況且就算這次白跑一趟,跟他們小隊打好了關係,以後也總會有好處的。

於是陸羽跟著清瘦修士來到了小隊駐地。

這個小團隊裡,除了清瘦男修外,還有個壯碩的漢子,和一位豐盈的女修。

清瘦男修姓祁,一身修為已達築基後期。

壯碩漢子和豐盈女修,一個姓張,一個姓寧,都還停留在築基中期巔峰。

隻有陸羽是築基初期。

不過他估摸了一番,後麵即使翻臉了,他也有信心能逃脫,所以他也沒有猶豫,爽快地跟著隊伍一起走進了百萬大山。

在幾名築基修士麵前,百萬大山裡一般的危險,倒也不懼。

然而陸羽的裝備,讓其他幾人看得直皺眉。

隻有一把下品靈劍,其他護甲裝備還全是練氣期的。

最寒酸的築基修士,莫過於此了。

不過這次狩獵,是按貢獻分配,她們也沒多說什麼。

幾人一路急行十幾天,終於來到了一個大湖。

“我上次發現的赤鱗蟒就在這湖裡。”清瘦男修忽然開口道。

“祁師兄,這裡平平無奇,沒搞錯吧?”豐盈女修有些疑惑道。

“絕對沒錯!我也是上個月路過剛好見到的。要不是它有築基巔峰修為,我早就一個人獵殺了。”清瘦男修一副可惜的表情道。

“好,要是真有赤麟蟒,祁師兄,你佔大頭!”豐盈女修果斷道。

“我也贊成!”壯碩漢子也開口附和道。

兩人都沒有要問陸羽的意思,顯然她們都沒把陸羽當回事。

“那就好,不過那東西在水裡特別難纏,一會兒小陸你去激怒它,等它上岸後,我們立刻攔住它的退路,別再讓它回到水裡!”

為首的清瘦男修說完後,便拿出一顆陰雷珠塞到陸羽手裡。

“行,沒問題!”

陸羽點了點頭,拿過陰雷珠,便往湖中走去。

三人見陸羽開始行動,便祭出所有護具,武裝到了牙齒。

同時,幾人各自閃身,隱藏在一顆顆大石頭之後。

“各位師兄,我要出手了,你們做好準備!”

說完,陸羽拿出巴掌大的陰雷珠,奮力一擲,便徑直地射進湖中心。

幾息後,一聲悶響從水底傳來,湖麵頓時水波翻湧。

“嗷!”地一聲怒吼。

隻見一條數十米長的赤色妖獸從湖水翻湧處騰空而起,怒氣衝衝地向陸羽撲來。

陸羽看到這妖獸後,心肝一顫,連忙轉身便逃!

這妖獸頭上竟然已經長出了一隻長長的尖角!

整個尖角通體殷紅,卻冒著寒光,一看就知道極為不凡!

這哪裡是什麼赤鱗蟒?分明是已經化身為蛟了!

這世間竟然真有這種兇獸?

這條妖蛟全身都被厚厚的赤色鱗甲覆蓋,通體晶瑩發亮,一身氣息更是強悍無比!甚至已經無限接近金丹期了。

他也見過不少築基巔峰妖獸,但無論是哪一頭,都無法跟這頭相比。

這次的獵殺,要以失敗而告終了。

他怎麼都不覺得自己幾人還有獵殺妖蛟的希望。

不過這樣也好,就算獵殺成功,這個級別的材料他也收購不起。

“祁師兄,怎麼會這樣?這哪裡是什麼赤鱗蟒?這分明就是一頭媲美金丹期的獨角赤鱗蛟啊!”

那壯碩男修看到赤鱗蛟後,驚慌失措,立馬停住了要攔截的腳步。

“是啊!祁師兄,怎麼這都能搞錯?”

另一個女修看到這妖蛟後,也是冷汗連連,止住了上前的腳步。

要知道,妖蟒化蛟後,戰力可是能直接倍增的,他們之前做的準備根本不足。

“我也不知道啊!上個月見它的時候,還沒有這隻角,估計是最近吃了什麼天材地寶,才長出來的。”清瘦男修也很是震驚地說道。

隻是陸羽卻覺得這清瘦男修的震驚有點假,這讓他覺得有點怪怪的。

莫非他早就知道了?

“那怎麼辦?我們走不走?”壯碩男修著急詢問道。

“走什麼走?這樣的妖蛟難得一見,現在還是它最弱小的時候,此時不幹更待何時?大家都把壓箱底的手段拿出來!誰出力多,那隻尖角便算誰的!”清瘦男修一咬牙吼道。

他說完便揮劍當先迎了上去。

“好!”壯碩男修咬了咬牙,也舉槍飛身上前。

說實話,他對那隻尖角也極其心動。

進入築基多年,要說一點壓箱底手段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

拚一下,也許能行。

陸羽和豐盈女修見兩人都上去了,也隻好無奈地跟了上去。

妖蛟的實力果然如預料那般,強橫無比,四人雖然竭盡全力鏖戰良久,卻始終沒法給它造成太大傷害。

不過妖蛟想一下子撕破幾人的聯手防禦,也不太容易。

似乎感覺到在空中耗下去對它不利,妖蛟巨尾一掃,甩開眾人便想鑽回湖裡。

然而,它的意圖立刻就被清瘦修士洞悉。

“大家都別藏著了,快放絕技!”清瘦修士厲聲喝道。

說完,他拿出一塊珍藏的劍符,噴了一口精血,便見劍符化為一道劍光,瞬間向妖蛟心臟位置斬去。

這道劍光迅捷無比,威力遠超築基期的攻擊,一下子就撕裂了妖蛟的鱗甲,給妖蛟帶來了一記重創。

“快!它受傷了!別猶豫!”清瘦修士見狀連忙嘶吼道。

然而迎接他的,是妖蛟的憤怒反擊。

一個巨爪拍來,他連忙拿出護盾擋到身前,卻還是被轟飛出去。

不過他的喊話還是收到了效果,隻見接連兩聲爆炸傳來,妖蛟心臟附近又多了兩處觸目驚心的傷口。

原來是另外那一男一女也終於用掉了壓箱底的絕技。

隻不過這兩個壓箱底絕技打到妖蛟身上,效果卻讓她們非常的不滿意。

這是足以媲美金丹後期修士的一擊,卻隻能取得這點戰果。

這妖蛟鱗甲的防禦力完全超出了她們的估計。

妖蛟被連續擊中,似乎一下子暴走了,雙眼通紅,速度猛增。

它巨尾一掃,將躲閃不及的陸羽和女修都砸了出去,同時巨爪一拍,將壯碩男修瞬間拍倒在地。眾人經過狼群的襲擊,對無窮無盡的妖獸總有種莫名的恐懼,所以大多傾向於走左邊。“走右邊吧,左邊很可能有高階妖獸。”陸羽建議道。雖然經過他的模擬,左邊什麼都沒有,顯靈盤也測不出什麼,但是走在左邊通道上,卻總讓他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顯靈盤測不出,不代表就真的沒有,也許是有更高階的妖獸。看得見的危險,總比看不見的危險好。隻是他的這一提議,很快便遭到了眾多的反對。走妖獸多的一邊,不說又要開始大量減員,就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