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挑選

了。不得不說,連雲城的規劃做得很好,所有丹藥店鋪,都聚集在了一個區域。這裡這麼多丹藥鋪,到底去哪一家呢?他沒有猶豫,下意識就往最豪華的那間店鋪走去。畢竟他覺得,隻有最豪華的店鋪,才能配得上現在的自己。不得不說,最大的店鋪,服務就是好。就連前臺接待的美女,都如此地婉約動人。陸羽來到最漂亮最白淨的一個美女麵前,很豪氣地說道:“去,幫我來一瓶你們這最好的培元丹。”賺了錢嘛,當然要顯擺一番,要不然賺來幹啥...畢竟他們都是高他幾屆的師兄。

陸羽默默地數了幾次,發現煉器師比精英弟子多出十幾人後,不由心中暗喜。

按這個架勢,自己很有可能是被挑剩的那十幾個之一。

畢竟一來,自己修為最低,二來,自己年紀也是最小的。

煉器師這一行,年齡越大,往往就意味著經驗越豐富。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沒多久,眾人基本挑選完畢,就差林清雪了。

看到自己果然被剩下了,陸羽心中的喜意越來越濃。

以林清雪對自己的偏見來看,她基本不可能選自己。

所以自己終於不用摻和這麼一攤事了。

林清雪還沒走到剩下十幾人麵前,就有人殷勤地迎了上去。

“林師姐。在下是劉家的劉斌。五年前就晉升為二星煉器師了。隻要林師姐帶上我,在下願意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名叫劉斌的煉器師帶著熾熱的目光,迎上去對林清雪說道。

那股殷勤勁,讓陸羽這個局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什麼,劉斌你晉升二星煉器師才五年?太差勁了吧?林師姐,我是連雲城徐家的徐慶。我晉升二星煉器師已經十年了。想來為林師姐煉製靈器綽綽有餘!”

又一位被挑剩的煉器師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

“徐慶,你別小瞧人?誰說晉升五年就一定比你差了?”劉斌見被人貶低,頓時急了。

很快,剩下的十幾個煉器師也紛紛上來自薦,爭得不可開交地。

而那些早已被挑走的煉器師,則是懊惱萬分,為什麼剩下的不是自己呢?

那可是第一美女林清雪啊!三個月這麼長,要是發生點什麼浪漫的故事,那豈不是一步登天了?

看著一個個爭先恐後上去舔狗的煉器師,陸羽心中暗自鄙夷。

朝夕相處三個月,就會日久生情?想太多了!

一個看不起你的人,付出再多,也隻是讓她更看不起你罷了。

要是靠獻殷勤,就能博得仙子的青睞,那這麼多年來,還輪得到你?

什麼近水樓臺先得月,什麼日久生情,陸羽從來不抱這樣的幻想。

開玩笑,自己現在分分鐘賺幾千靈石,多賺點看得見摸得著的不香嗎?

何必浪費這個時間去熱臉貼冷屁股呢?

林清雪看著一個個爭搶不休的煉器師,心中有些煩躁。

被挑剩的這十幾個煉器師,不是歪瓜裂棗,就是年輕沒經驗的。

林清雪有自己的一套挑選的標準。

第一,對方家世不能太好,太好的瞧不上這點靈石,危急時刻不願出力;

第二,要聽話,不能對她有企圖,最好是性格溫和的。

第三,煉器術不能太差,不然幫不上什麼忙。

然而剩下的十幾人裡,林清雪怎麼看,都找不到真正符合條件的。

忽然,林清雪瞥見一個躲在最後方的身影。

“咦,那不是之前那個色小子嗎?他竟然也是二星煉器師?”

林清雪明顯差異了一下,不過當看清陸羽的動作後,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他...他這是在故意躲著我嗎?”

“我有這麼可怕?”

“沒看到那麼多人都搶著要跟我組隊嗎?”

“哼!你越是躲著我,我就越不讓你得逞!”

本來她是絕對看不上陸羽的,但看到對方這幅模樣後,林清雪感覺自己的魅力受到了挑釁,忍不住賭氣地走到了陸羽麵前:

“你!跟我走!”

“啥?”

陸羽頓時呆滯了,他以為自己聽錯了,扭頭看了看四周,發現並沒有其他人。

還真是對我說的?這怎麼可能?

“不用看了,就是你,陸羽!”

林清雪見陸羽左顧右盼,便直接指名道姓地喊了出來。

陸羽聞言,呼吸頓時一窒。

周圍的眾人見狀,也瞬間懵了。

這小子是誰啊?憑什麼選他不選我?

感情自己這些人爭得頭破血流的,卻被一個名不見經的小子用反向套路得手了!

沒天理啊!

早知道自己也矜持一下了。

“那個...能不能換個人?”陸羽試探性地問道。

他還是想拒絕的。

自己的小店好不容易纔繁榮起來,這一離開幾個月,就不是損失點靈石這麼簡單了,還有信譽。

說實話,這點任務獎勵對他來說,還真是得不償失。

“你說什麼?”

林清雪俏臉驟然一冷,她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小子竟敢拒絕我?

周圍眾人聽到陸羽這個答覆,更是驚訝得眼珠掉了一地。

這小子是不是傻了?

這可是第一美女林清雪啊!這種好事別人求之不得,他竟然要拒絕?

陸羽看到自己一下子成為焦點,頓時搖頭苦笑,垂頭喪氣地跟了上去。

他知道,自己要是敢繼續推託下去,以後絕對沒有什麼好果子吃!

哎,罷了,去就去吧。

陸羽心中很失落,跟著這個沒情調的冰美人做任務,還真不怎麼舒服。

對方再漂亮,一想到能看不能摸,也就沒意思了。

隻是他這副欠揍的表情,讓一眾煉器師恨得牙癢癢的。

其實林清雪選陸羽,也不是完全為了賭氣。

實在是剩餘的煉器師中,她也就隻認識陸羽一個了,至少合作過一回,知根知底。

林破天看到林清雪挑選的結果,眉頭緊皺。

不過看到剩下的煉器師中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也隻好搖頭一嘆:

“罷了,就讓她任性一回吧。大不了就讓她進了秘境就找個地方躲著,打不過想逃還是沒問題的。”

其他家族見狀,則都紛紛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神情。

組隊完成後,眾人換好衣裳,寄存好儲物袋,便在流雲宗高層的帶領下,朝秘境入口飛去。

秘境的入口,位於後山一個祭臺的上方。

當一切準備就緒時,隻見流雲宗高層修士齊齊往祭臺四角注入法力,之後一個空間光門便在祭臺上空緩緩出現。

“好了,秘境通道已開啟,持續時間一刻鐘,你們儘快進去,兩個月後的此時,我們將再次開啟!”

宗主對著眾弟子,高聲說道。

宗主話音剛落,眾精英弟子便陸續結對踏進空間光門。

陸羽發現,每對精英弟子和煉器師,在走進光門之時,手裡都會握著一張玉牌,同時兩人的手也是緊緊拉在一起的。陸羽不以為意道。“那你跑這麼快乾嘛?怎麼不趁機再多聊幾句?”王浩恨鐵不成鋼道。陸羽反問道:“你以為多聊幾句別人就能看上你了?”“那肯定不能啊,你們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王浩相當肯定道。“那不就得了?何必去浪費這個時間呢。”“額…好像好有道理!”王浩聞言一愣,忍不住對陸羽豎起了大拇指。......回到石屋後,陸羽看著儲物袋裡的靈石,有些驚喜。本來他都以為要白乾一場了,沒想到還能拿回來。是時候該給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