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談談藥費

餘三人配合默契,相互支援,確實不太好對付。此時三人已結成陣營合在一起,很難再有機會了,於是他雙翅一閃,便再次消失在叢林中。三名尾隨修士一直結陣防禦,時刻緊繃神經,然而卻久久沒再看到陸羽的身影,一直到了天黑,纔敢離去。而此時的陸羽,早已離開了大半天。......南方暗衛總部,位於一個不為人知的地下城中。暗衛統領趙景陽這段時間特別頭疼,因為他的至交好友唐昊天受命研究如何破解邪修遺留傳承,最近剛剛有點進...她有些感激地看著陸羽。

弄得陸羽怪不好意思的。

“林師姐,要不我先抱你回臥房休息吧?”

此時天色已晚,一直待在大廳裡,也不是個事。

隻是陸羽的這句話,卻讓林清雪聽起來,卻有些怪怪的。

孤男寡女,回臥房休息?

他終於是要原形畢露了嗎?

不過自己現在似乎已經有一擊之力了,就先看看這小子想幹嘛吧。

他要是真想對自己做壞事,再揭露也不遲。

從正廳到臥房的耗時,也不過十幾息。

但這十幾息裡,林清雪內心卻不知道想了多少。

隻有陸羽知道,他壓根沒有別的想法,單純就是想讓對方早點休息。

隻是意外總是無處不在,或許是因為熬藥消耗太大了。

陸羽把林清雪放在床上的瞬間,一個不注意,腳底一滑,陸羽便朝著林清雪直直地倒了下去。

眼看即將碰到林清雪,陸羽趕緊用手撐住了床榻。

隻是此時,兩人的臉蛋相距已不過半尺。

陸羽甚至還聞到了從林清雪嘴裡撥出來的那股淡淡的清香。

這一刻,兩人都懵了。

都瞪著大大的眼睛看著對方。

正當林清雪以為要發生點什麼時,

卻見陸羽突然回過神來,連忙起身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剛才腳滑了。”

林清雪沒有說話,繼續定定地看著陸羽。

“那個,林師姐,我先回房睡了。”

陸羽說完後,一時不敢麵對對方,趕緊一溜煙地跑了。

實在太丟人了!一個修仙者,竟然會腳滑,說出來他自己都不相信。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他之前營造出來的英偉形象,一下子全毀了。

林清雪在陸羽走後,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她忽然發現,逗逗這個假正經的色小子,也是挺有意思的。

陸羽回到偏房後,深吸了幾口氣,把一顆躁動的心徹底冷靜下來,才躺到床上,開始休息。

長夜漫漫,但終將會過去。

第二天清晨,陸羽早早就起來了。

他洗漱一番後,便來到大殿熬起了藥膳粥。

至於為什麼會這麼積極,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他剛熬好粥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傳來。

“陸師弟,我餓了。”

隻見林清雪有些虛弱地走了出來。

今天她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已經能勉強走動了。

“哦。”

陸羽連忙應了一聲,將林清雪攙扶到白玉餐桌上,然後裝了一碗,放到對方麵前。

他看了看林清雪的臉色,並沒有異常,才放下了心裡的忐忑。

“陸師弟,這幾天有勞幫我把靈甲修好,我的靈劍也自爆了,再幫我煉製一把。”

林清雪邊吃邊說道。

她的表情很自然,彷彿昨晚什麼都沒發生過。

“沒問題,這些都是我該做的。”

“還有,昨晚的那個藥,我還想喝。”

“這個......”

陸羽有點為難了,藥湯能有這種效果,隻有他知道藥湯裡加了些什麼。

“怎麼?不願意?”

林清雪有些詫異,這麼個獻殷勤的機會,按理說對方應該不會錯過。

“行吧。”

陸羽有些苦澀,沒想到藥效太好,這小妞還賴上了。

也罷,再給她熬一副吧,誰讓自己那麼善良呢,看來得抽空提一下靈石的事了。

接下來兩天,其實林清雪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不過她繼續心安理得地享受著陸羽的伺候。

她也說不清是享受陸羽的這種溫柔,還是單純地賭氣,想看看陸羽到底會不會被她的美色征服。

以前,她一直覺得男人很可怕,都是時刻想著圖謀自己的身子。

但這段時間跟陸羽相處下來,她又好像覺得男人也沒這麼可怕,現在的生活不就挺愜意的嗎?

第四天,當最後一副藥喝完後,陸羽看林清雪已經好得差不多,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林師姐,那個,我熬的這些藥效果還可以吧?”

看到陸羽那一臉真誠的笑容,

林清雪心裡一咯噔,這小子要做什麼?

“嗯,還行,馬馬虎虎。”

“嘿嘿,那咱們現在是不是該來談藥費的事了?”

“藥費?什麼藥費?”林清雪聞言一愣。

“林師姐,你這幾天喝的千金湯,可是我花費數十種珍貴靈藥熬製的,獨家秘製配方!不多,就收5000靈石。”

“五千靈石?”林清雪聞言,忍不住驚叫出來。

這幾天積累下來的好感,瞬間都化作烏雲消散了。

難道我真的錯了?

原來他這幾天之所以體貼入微,都是為了這個?

這傢夥得有多缺靈石啊?

之前林清雪覺得雙方最好隻有靈石上的往來。

但陸羽現在真的隻談靈石後,她又有種淡淡的失落。

“林師姐,這藥湯的效果收五千靈石絕對不貴!你想啊,你早一天好起來,就又能多采摘十幾株高階靈藥帶出去,這些高階靈藥得值多少靈石啊?我這藥湯五千靈石絕對物有所值!”陸羽苦口婆心道。

林清雪仔細想了想,似乎真是這樣。

不過她還是有些不甘心。

“你不覺得跟本仙子談靈石很俗嗎?”

“林師姐,咱們不談靈石還能談什麼?總不能談感情吧?”陸羽半開玩笑道。

“怎麼?不行嗎?”林清雪忽然轉過頭來,一臉微笑地看著陸羽。

“當然不行了!”陸羽很肯定道。

這小妞,竟然想賴賬!要不是我聰明,差點就上了你的當了!

對於陸羽這樣的鋼鐵直男來說,虛無縹緲的感情,還真不如靈石來得實在。

“......”

談妥了靈石後,陸羽一下子變得幹勁十足起來。

然而林清雪卻再次恢復了往日的冷冰冰。

第五天,林清雪感覺已經完全恢復了,陸羽的靈劍也再次煉製好。

此時離兩月之期,還剩十來天,兩人也沒想一直在這待下去。

在這秘境的每一刻,都價值千金,絕不能浪費了!

錯過了這兩個月,平時就是花再大的代價,也進不來了。

於是,在收割完島上的靈藥後,兩人不再耽擱,在陸羽的指引下,一路有驚無險地離開了中心小島。

......酷的戰鬥,他雖然心急,但也還是給了對方幾個月的假期。畢竟他這次任務的耗時,可能會很長。左盼右盼,終於等到對方來報到了。於是他第一時間就安排了會麵。“陸羽啊,聽說你有一種神奇的直覺,能預知風險?”趙景陽眼神灼灼地盯著陸羽道。陸羽聞言一驚,連忙解釋:“稟告統領,在下隻是比較細心謹慎而已,並沒有傳言中說的那麼誇張。”“嗯,謹慎好啊!小心駛得萬年船!”趙景陽滿意地點了點頭。要是陸羽一開口就誇誇其談,他反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