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幽靈戰隊

為這次難逃責罰。沒想到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小子,竟然能安然無恙地把唐雨薇帶出來。這一刻,他不由得高看了陸羽一眼,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小子確實有點本事。十幾天後,在玄天衛的重兵護送下,陸羽兩人終於回到了唐家。......唐家,議事大廳裡,唐雨薇和唐昊天相見後便緊緊地相擁在一起,久久不肯鬆開。“爹!女兒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唐雨薇嗚咽著說道。這一個多月的經歷,給她帶來了畢生難忘的記憶。“真是謝天謝地!沒事就...至此,隊伍徹底分崩離析。

陸羽冷冷地看著這一幕,一言不發。

一將無能,累死三軍。這句話說得一點都不錯。

子淵等人實力並不差,可惜遇上了一個隻知蠻幹的主將。

雖然孫豪臨走時,邀請陸羽繼續留在小隊跟他並肩作戰,但是陸羽隻是淡淡一笑,就拒絕了。

實力低還能靠裝備彌補,但腦子不好使,卻是怎麼都彌補不了的。

……

黃衣道姑和傻大個回到飛羽城後,便暫時退役了。

陸羽和子淵休息了幾天,則繼續尋找組隊。

隻是兩人在校場上一連待了幾天,都沒被挑走。

稍微打聽了一下,才知道孫豪把上次任務失利的責任都推到兩人身上了,還到處宣揚,所以現在哪個戰隊都不敢要他們。

“陸師弟,要不你來當隊長吧!”子淵忽然說道。

“我?開玩笑的吧?”陸羽有些不敢相信。

以他的實力,就是加入別的戰隊,都會遭人嫌棄,何況去當隊長?

“我覺得你指揮很有一手,我願意聽你的!”子淵一臉鄭重道。

他覺得陸羽一直都是淡定從容的樣子,很適合當隊長,不像自己,脾氣有時挺暴躁的。

“你是認真的?”

“對!我跟定你了!”

“……”陸羽一時陷入了深思。

經過上次任務的經歷,他也覺得聽別人指揮,限製太多,還不如自己組隊。

看了一下自己的軍功,也勉強達到申請建立戰隊的條件,隻是以自己的資歷,能指揮得動別人嗎?

不過目前兩人都沒人要,也隻好自己玩了。

於是,在子淵的慫恿下,陸羽向特戰營高層申請了建立戰隊資格。

戰隊取名叫“幽靈”。

事實證明,建戰隊也是不容易的。

一沒名氣,二沒修為,誰會甘心受一個築基二層的修士驅使?

戰隊資訊掛出去好幾天,都找不到人加盟。

要是五天內湊不到三人,戰隊就夭折了。

就當兩人絕望的時候,忽然一個酷酷的美女走了進來,直接開門見山道:

“我要加入幽靈戰隊。”

兩人看到美女修為高達築基八層,頓時都有些吃驚,完全不敢相信。

良久陸羽纔回過神來,問道:“不知師姐高姓大名?為什麼想加入幽靈戰隊?”

“我叫程瀟瀟,築基八層,不是我想加入你們戰隊,而是沒戰隊肯要我,隻好來這裡了。”美女直言不諱道。

“哦?你修為這麼高,為什麼會沒戰隊肯要?”

“因為前任隊長對我動手動腳,被我廢了命根子!”美女淡淡道,彷彿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嘶!”陸羽和子淵聽完頓時雙腿一縮,倒吸一口涼氣。

這暴力女,有點可怕啊!

隻是,他們現在還有得選擇嗎?

良久,陸羽纔有了決定:“行,我要了。”

沒辦法,與其戰隊被解散,還不如將就一下。

管好自己的下半身就行。

當招募期結束時,幽靈戰隊還是三人,後麵幾天再也沒有人申請加入。

陸羽隻好安慰自己“兵貴精,而不在多。”

三天後,陸羽接了個任務,去探查一個位於大山裡的黑風寨,若實力較弱,可直接搗毀,也可隻探查訊息。

但搗毀比探查的任務獎勵高了數倍。

當天傍晚,陸羽召集兩人宣讀了要求,並強調了紀律後,三人就抹黑出發了。

隻見子淵身披紫色戰甲,肩扛一把烈焰刀,而程瀟瀟則是全身黑衣勁甲,清一色的極品靈器,手拿一根黑龍鞭,顯得英武非凡。

陸羽則身穿暗紅色龍鱗戰甲,手提一把龍魂劍。

三人都是暴力輸出型,其實這樣的隊伍很不協調,但是人少,也沒辦法了。

三人一路急行,終於在兩天後的傍晚時分潛行到了黑風寨後山。

此時,黑風寨裡的人都在胡吃海喝著,多數都是些低階修士,隻有三大當家厲害點,築基五層左右,但此刻也已經爛醉如泥了。

在山寨的賓客裡,陸羽看到了兩個南明大陸的人,正摟著兩個玄天大陸女修,使勁地揉捏著。

雖然他們都身穿玄天界的衣服,偽裝得很好,但那臉型和膚色,還是讓陸羽一眼便看出了不同。

這處山寨果然跟南明修仙界有聯絡!很可能是南明修仙界在這邊的一顆釘子。

程瀟瀟當即就想衝進去搗毀黑風寨,但是被陸羽製止了。

陸羽看了一眼顯靈盤,雖然明麵隻有幾個比較亮的紅點,但卻有一塊模糊的區域。

這讓陸羽隱隱感覺不安。

模擬了兩次,也是莫名其妙地被滅殺了。

所以在程瀟瀟一臉不解下,陸羽果斷下達了撤退命令。

退出百裡後,程瀟瀟不客氣地質問道:“剛才為什麼不上?”

“我感覺裡麵有埋伏。”陸羽解釋道。

“感覺?你有什麼證據嗎?”

“沒有證據。”

“沒有證據?就因為你的直覺,就放棄這麼好的立功的機會嗎?”程瀟瀟一臉不可思議道。

她來軍營就是來立功的,為了向某人證明自己。

現在觸手可得的立功機會,竟然被輕飄飄的一句話放棄了!

“我是隊長,我說了算,立刻撤離!”陸羽堅定道。

“你!…”程瀟瀟氣憤地跺了跺腳。

隻是,陸羽已率先離去,她也隻得跟上。

回到軍營交接完任務,程瀟瀟來到陸羽麵前一臉氣憤道:“你就是個膽小鬼!實力低就算了,膽子還小,我羞於與你為伍!”

說罷丟下隊員令牌,轉身就走了。

隻留下陸羽和子淵兩人麵麵相覷。

不過陸羽並不後悔,他對自己的手段深信不疑。

“看來得把更高階的顯靈盤煉出來了。”

現在手頭的顯靈盤,對於稍微高明點的隱匿陣法,就測不出來。

看著程瀟瀟負氣離開,子淵欲言又止。

“你也覺得我做得不對嗎?”陸羽有些苦笑道。

“不,我相信你是對的!”子淵堅定地說道。

陸羽聽了鬆了一口氣,唉,又得去招人了。

在招募地等了幾天,果然無人問津。

就當他再次絕望之時,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來。

“沈靜?”陸羽看清眼前之人後,吃了一驚。

“陸師弟,果然是你!”沈靜看到陸羽,忽然眼眶紅紅,鼻子一酸,差點哭了出來。小築基修士。想再回到秘境中的那種親密狀態,是根本不可能的,隻能把曾經的那份美好記憶埋藏心底。.......話說,林清雪被護送回宗的路上,接應的長老就不斷地嘗試著問林清雪有沒有拿到仙靈芝,林清雪想起了陸羽之前的提醒,硬生生地忍住了要分享喜悅的心情,隻說在對抗元嬰級墨蛟時,施展了禁術,自那以後就全身虛弱用不出靈力,所以一直都是躲在山洞裡沒出來。長老們詢問一番其他弟子後,也證實林清雪確實使用了禁術,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