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磨合

歡!”“你說我要是把它掛在我們店裡,會怎麼樣?”陸羽笑著道。“啊?”安若曦聞言一愣,隨即興奮起來:“那肯定會吸引不少女修進來,這樣我們店就不怕沒人來了!”“那你還不趕緊去多煉幾把法器掛在店裡?”“好!我馬上去!”……接下來的幾天,陸羽把寒霜劍直接掛在煉器鋪裡的正中央位置,作為鎮店之寶。從外麵街道路過的修士,一靠近小店,便立刻就發現了這裡溫度驟降,於是四處尋找源頭。當看到“”趙氏煉器鋪”裡那柄流光溢...這些年她千趕萬趕,總算跟上陸羽的步伐了。

自從知道陸羽成為玄天衛後,她就一刻都沒停歇過。

戰功不夠就狂刷戰功,經驗不足,就挑燈夜戰,專研各種兵法韜略。

終於,在此玄天衛擴招之際,她過五關斬六將,順利達成所願。

對於沈靜的到來,陸羽欣喜萬分,而子淵,則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沈靜已有築基七層修為,卻願意一直追隨到這裡,看來這陸師弟的魅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終於湊夠了三個人,而且都是自己的左膀右臂,這讓陸羽覺得大有可為。

於是,他狠下心用大量貢獻點兌換了些高階材料,開始煉器。

半個月後,一個嶄新的顯靈盤終於煉製成功,此外,之前的赤蛟弓也已順利煉製出來。

這套顯靈盤,隻要不是元嬰級以上的陣法掩蓋,都能準確地識別出來。而且探測範圍,也提升到了三十裡。

而這把赤蛟弓的品質,已達極品靈器巔峰,關鍵是還能鑲嵌靈石,發出數倍暴擊。這對陸羽修為低的缺陷,是個很好的彌補。

有了這些,陸羽便開始陸續接一些小任務,用於磨合隊伍。

這天,一處森林中。

全副武裝的三人,朝著一群妖狼衝鋒。

這群妖狼足有二十多頭,清一色的築基期,彷彿受到了挑釁,張牙咧嘴地朝三人狂奔而來。

而陸羽等人見此,卻毫無畏懼,繼續迎著妖狼衝鋒。

隻見陸羽一身暗紅色龍鱗戰甲位於中間,子淵提著紫色烈焰刀位於左側,沈靜身穿藍色修身勁甲,手提亮銀色雪花槍,位於右側。

“子淵,烈焰衝擊!”

眼看即將短兵相接,陸羽果斷下達了命令。

“是!”

隻見子淵高高躍起,反身一刀劈出,而陸羽的龍魂劍也適時凝出一道火龍,巧妙地融入到子淵的攻擊中。

“轟”的一聲,衝得最急的幾頭妖狼,瞬間被烈焰斬擊中,倒飛而回。

“沈靜,右一,飛槍奪魂!”

“是!”

隻見沈靜銀槍一轉,瞬間完成蓄勢,再閃電般將銀槍射出。

銀槍一路呼嘯,直直朝最右邊的一頭妖狼射去。

妖狼剛想躲避,卻發現在銀槍掩蓋下,一道冰箭後發先至,瞬間將它凍住。

這冰凍的效果隻有一息,但在這關鍵的時刻,卻足以致命。

隻聽“砰”的一聲,銀槍正正轟中妖狼的腦袋。

一槍爆頭,莫過於此!

原來是陸羽在下達命令的同時,便已祭出赤蛟弓,射出一道冰箭,同時朝妖狼射去。

這冰箭沒經過靈石加成,攻擊力一般,但輔助效果卻極好。

打出這道攻擊後,狼群便已來到身前,一頭妖狼直直向陸羽撲來。

隻見他狂衝之勢不減,身影隻是輕微一晃,便已躲過妖狼的撲擊。

沈靜兩人看到這一幕,大吃一驚。

在極速狂衝之際,這輕微的一晃,卻包括了左閃右閃兩個動作,同時兼顧前行。

當這幾個動作進行得極快時,看起來就像完全沒移動過,隻是這麼抖了一下。

這是身法達到極致的標誌!

她們雖然修為高了數層,卻遠遠達不到這一步。

“都跟上!”

陸羽的喊聲,驚醒了有些呆滯的兩人。

沈靜和子淵連忙召回武器,迅速跟上。

突進到狼群密集之處時,隻見陸羽拔劍一斬,一圈劍氣擴散出去,身邊的數頭妖狼齊齊被轟飛。

這被轟飛的妖狼,有幾頭正好朝著沈靜兩人迎麵飛來,她們見此立刻會意,利刃蓄力一斬,瞬間將幾頭無法躲閃的妖狼重創。

接下來,陸羽沒有絲毫停留,再次往前突進。

這邊又有幾頭妖狼,一看到陸羽,便咬牙咧嘴地撲來。

陸羽繼續身影連晃,將妖狼讓過。再回身一劍,將還在半空中的幾頭妖狼劈飛。

其中的三頭妖狼被劈飛後,正正朝著沈靜兩人撞來。

之後兩人故技重施,或橫掃或連刺,迅速將妖狼重創。

於是,這些妖狼悲催地發現,自己連對方的衣角都沒碰到,就被擊倒在地了。

就這樣,三人將狼群殺穿,再回身繼續衝殺。

這一連串的配合相當默契,行雲流水。

讓以淵暗呼真爽!

這纔是我想要的指揮!

陸羽也覺得挺有成就感的,沈靜兩人修為高,領悟力強,而且能無條件相信自己。

在磨合了一次後,基本不用再開口,就能瞬間理解他的意圖了。

之後,陸羽又接了幾個小型任務。

由於他謹慎的風格,和精細的指揮。

一直是零傷亡,所以雖然獲得的戰功不多,但能如此安穩地獲得,子淵兩人也異常滿意。

……

話說程瀟瀟離隊後,一直心有不甘,於是忍痛花了不少軍功,兌換了建立戰隊的資格。

憑藉冷豔的外表,倒也吸引了不少年輕修士加盟。

人數湊足後,她便馬不停蹄地去接了那個搗毀黑風寨的任務。

經過一係列探查後,發現情況跟上次一樣,程瀟瀟便不再猶豫,果斷帶人殺入黑風寨中。

一開始也確實如想象一般,殺得黑風寨賊寇節節敗退,輕易地就殺了兩名築基期當家。

然而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見一個金丹修士突然從地窖中憤怒殺出,沒一會兒就連斬數人。

程瀟瀟慌忙拿出家族給的珍稀遁符,果斷撤離,才逃過一劫。

逃回特戰營基地後,程瀟瀟一連痛哭了好幾天。

“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

“難道他早料到了?不可能!他一定是蒙的!”

程瀟瀟是個好強的女人,不會輕易服輸,為了證明那隻是一時運氣不好,程瀟瀟再次重建戰隊。

然而,當她發出隊員徵召令時,卻發現一連好幾天都無人問津了。

原來這幾天在玄天衛之間,已經隱隱地傳出了她是“隊員殺手”的稱號。

畢竟全軍覆沒,帶來的殺傷力是巨大的。

很快,招募期過去,人員不足,程瀟瀟的戰隊被迫解散了。

“為什麼我這麼倒黴?”

“為什麼你們都不願意再相信我?”

“為什麼!”

程瀟瀟瘋狂地抱怨了一通,最後,隻好無奈地接受了現實。

她決定先回到幽靈小隊,過了這段風頭再說。個巨大的地底洞穴。洞穴裡人來人往,到處都是各種大小不一的血池,有的人在血池裡泡著,有的則在把各種靈獸或修士殺死,將其鮮血倒進血池裡,儼然一個人間煉獄。“糟了,這陳師兄竟然是血修?這裡就是血修的巢穴?”陸羽看清眼前的情形後,頓時吃了一驚。早知道對方是血修,之前就算拚死也應該先將唐雨薇救出來的,畢竟血修跟唐家基本不可能有緩和之地。而現在深陷賊營,他是怎麼都不敢再輕舉妄動了,隻能在暗中潛伏,等待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