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誅殺

”安若曦見女修進來,便熱情地迎了上來。“是啊,我想煉製一把火靈劍,咦,你們剛才那位大師呢?”女修問道,她四處張望,卻沒看到陸羽。“不知您說的是哪位?”安若曦聞言一愣,今天值班的煉器師都在這裡了。“就是那個很年輕的小夥子呀,長得很帥氣那個。”女修問道。“哦,他呀,在廚房煮菜呢。”安若曦聞言恍然大悟,基本確定女修說的是誰了。因為她店裡的這兩個煉器學徒,都跟帥氣沾不上邊。“啊?你們這的煉器師還兼職煮菜?...很快,陸羽便瞭解到了大概資訊。

從村民的描述來看,這頭食人獸的外觀有點像鬣狗,不過卻高大醜陋很多。

一個成年人的身軀在它麵前,剛好一口一個。

而且,這頭食人獸喜歡在夜間行動,白天大機率是躲起來了。

“我不明白,我們遲遲不去尋找,反而在這耽誤了這麼長時間,用意何在?”程瀟瀟繼續抱怨道。

“我這是在瞭解這頭食人獸的習性,以便預判它下一次會出現在哪裡。”陸羽一本正經道。

“笑話,這還能預判得了?”程瀟瀟一臉的不相信。

妖獸行事都是憑本能的,連它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步要去哪裡吧?

“我已經大概知道它在什麼方向了,今晚就能找到。”陸羽一臉淡定道。

“切!你就吹吧!”程瀟瀟露出鄙夷之色,她覺得對方就是在胡吹大氣,裝深沉。

“怎麼?要不再賭一把?”陸羽嘴角一勾,再次一臉笑意道。

“賭就賭,誰怕誰啊!”

程瀟瀟看著對方這個笑容,沒來由的一慌,不過她還是豁出去了。

“好!那就再賭兩個月!如果今晚能找到這頭食人獸,你未來兩個月的戰功歸我,如果找不到,我這隊長的位置歸你!”

“成交!”

沈靜看著兩人打賭,有些無語。

不過她看到陸羽胸有成竹的樣子,也不好說什麼。

倒是子淵完全不在意,不管誰當隊長,他都隻聽陸羽的。

很快,陸羽便領著眾人從長豐鎮一路往北飛。

一個時辰後,陸羽在一個山脈前停下,他先安排眾人擺好陣型開始搜尋,然後偷偷拿出顯靈盤不斷地觀察。

根據食人獸之前的襲擊路線,他大概能猜到食人獸會流竄到這裡。

但是具體藏在哪個點,還需要進一步搜查。

顯靈盤中,妖獸統一是綠點,但不同修為的妖獸,綠點的大小亮澤會有所不同。

這一片山脈中綠點很多,但是築基後期以上的綠點,也就寥寥幾個。

在排除掉幾個後,最終陸羽確定了食人獸的位置。

這是一個比較隱蔽的山洞,陸羽二話不說就指揮大家在洞口埋伏起來。

“食人獸在這裡?”眾人疑惑道。

“是的,待會你們就知道了,做好準備。”陸羽一臉堅定地說到。

“切!”

程瀟瀟聞言滿是不屑,就這麼走幾圈就能找到準確位置,她覺得對方很有當神棍的潛質!

幾人埋伏好後,陸羽便往洞口中甩出一個爆裂飛鏢。

隻聽“轟”的一聲巨響,不到十息,就見一個鬣狗外形的巨大妖獸,暴怒地跑了出來。

那妖獸長得相當粗獷,咧著大嘴,唾液直流,不過看氣息,已卻經無限接近金丹期了。

他們要是再晚來一步,也許對方第二天就會晉級。

“還真是食人獸!”程瀟瀟見狀一臉呆滯,“這怎麼可能?”

沈靜兩人此時的表情也差不多。

“別發呆了!快上!”

陸羽輕聲喚醒眾人,便一馬當先地衝了出去。

食人獸雖然長得粗獷,但卻相當膽小,他怕一猶豫,對方就跑了。

飛快地劈出幾道劍氣後,陸羽成功地吸引到了食人獸的仇恨。

隻是他的這幾道劍氣雖然淩厲,但卻被對方雙爪連揮,便擊散了。

食人獸感覺受到了挑釁,憤怒地朝陸羽撲過來。

其他隊員見此,連忙回過神來,紛紛從隱蔽處跳出,一道道淩厲的攻擊朝食人獸攻去。

然而,食人獸的速度卻是極快,隻見它身子詭異一扭,便躲過了沈靜的飛槍奪魂和程瀟瀟的黑龍鞭,再巨爪一拍,將子淵的烈焰斬拍散。

眾人見此,都紛紛大吃一驚,這是什麼身法?怎麼這麼迅捷?

沒想到這頭食人獸這麼難纏。

完全擊不中,怎麼辦?

“子淵,右側!翻江倒海!”

“沈靜,左邊!鷹擊長空!;

“程瀟瀟,上邊!揮鞭斷石!”

隻見擺脫攻擊的陸羽,忽然冷靜地指揮道。

同時,他也拿出赤蛟弓,死死地鎖定食人獸。

隨著幾人的攻擊接連發出,食人獸身子再次敏捷地左躲右閃,然而這次,它卻隻能勉強避開子淵的攻擊,再擊退沈靜的長槍,卻被程瀟瀟的長鞭掃中了。

“竟然擊中了?”眾人有些詫異。

“程瀟瀟,你沒吃飯嗎?鞭法軟綿綿的!”

陸羽見狀臉色一黑,毫不客氣地訓斥道。

他安排的這套攻擊組合,程瀟瀟的纔是真正的殺招,沒想到竟然就這麼錯失掉了!

程瀟瀟聞言臉色發紅,不過她卻不敢反駁,她今天確實不在狀態,隻得忍氣吞聲。

子淵,斜斬!

沈靜,側劈!

程瀟瀟,橫掃!

接下來,陸羽繼續有條不紊地指揮著。

每一次,陸羽都會提前預判食人獸的下一步動作,提前發出指令。

當程瀟瀟聽到指令時,食人獸還在左邊,然而當她抵達上邊開始攻擊時,食人獸竟然也接著出現在了上方。

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程瀟瀟心中駭然,但手裡的動作卻不敢有絲毫怠慢!

轟的一鞭砸下,又把食人獸劈了回去。

而陸羽的冰箭,也死死地盯著食人獸,不管它躲到哪,都能如影隨形,準確命中。

食人獸再敏捷,在陸羽的精確預判下,在冰箭的減速下,不管進攻還是防禦都很不得勁!

它的防禦力並不算強悍,沒多久,便傷痕累累了。

於是,它狂躁了!它雙眼通紅,速度再次猛增!

然而,依舊逃不過陸羽的提前預判。

最終,食人獸隻能就這麼活生生地被圍毆得奄奄一息。

原來擊殺食人獸竟然這麼簡單嗎?

對方似乎毫無還手之力?眾人都有些不敢接受眼前的事實。

就在食人獸即將倒下的那一刻,忽然傳來一股危險的氣息。

“遭了!它要自爆,快撤!”

眾人看到食人獸腹部忽然隆起,頓時一驚,連忙後撲。

然而陸羽卻不為所動,隻是迅捷地拉弓一箭射出。

在激發了數倍暴擊後,隻見冰箭如一道流光一樣,閃電般擊中食肉獸靈力中樞,硬生生地將它的自爆打斷了。

“這…”他已經喜歡上了那種感覺!然而沒等他再次發出,敵修便已齊齊四散而逃。“怎麼辦?追不追?”子淵一臉掃興道。“先療傷再說!”陸羽緩了口氣道。剛才的攻擊,並不是可持續的,憑他築基二層的修為,僅是一擊,就耗費了他大半的靈力。所幸終於將敵人嚇跑了。黃衣道姑受傷頗重,所幸還吊著一口氣,但估計想恢復戰力,至少得一年半載。傻大個也傷得不輕,沒有幾個月的修養根本恢復不過來。話說,孫豪繼續追擊了一炷香,發現怎麼都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