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大紅色的騎裝

悄然溜走。還沒等她邁出步子,趙承昱的餘光瞥見了她的小動作,大步走上前,高大的身影攔住了她的去路。“別想著跑。”聽著趙承昱的話,葉慕琬的臉色瞬間耷拉下來,敢怒不敢言地跟在他的身後,往太後住著的壽安宮慢步走去。太後雖說很寵著她,但是每次一見她,總會說些姑孃家,得端莊矜持之類的話,聽得她頗有些頭疼。一進壽安宮的大殿,入眼便見太後端坐在鳳椅上,唇畔的弧度剛好,眼眸中的凜冽卻掩蓋不住,讓葉慕琬不禁往後縮了縮...“陛下,你怎麽來了?”

見葉慕琬的眼裏隻有趙承昱一人,趙承景不由覺得有些吃味,摸了摸鼻頭,沒有說話。

明明是他先同她打招呼的,可她卻像是沒有看見自己似的。

趙承昱彎彎的唇角輕抿著,清雋的眉眼帶著無盡的寵溺,眉眼彎彎地看著葉慕琬。

“今天是你的生辰,我怎麽能不來?”

說著,從身後掏出了一個盒子,遞到了她的麵前,揚了揚下巴,示意她開啟盒子,看看裏麵是些什麽東西。

聽見趙承昱賣關子的話,葉慕琬心中不由得升騰起了極大的興趣,慢慢地拆開了盒子,待看清裏麵是些什麽後,立馬瞪大了眼睛。

一襲窄袖緊身的大紅色騎裝,看這光澤好像還是蜀錦製成的,玄色的窄腳褲也十分幹脆利落,革製的長靴也英氣十足。

葉慕琬將大紅色騎裝放在身前比劃著,眼中閃爍著明亮的光芒,對這個禮物十分愛不釋手,恨不得立馬就將這身騎裝穿在身上。

見她如此歡欣雀躍,趙承昱唇畔的笑意也加深了幾分,眸中也滿是寵溺的笑意。

“你怎麽會想起送我騎裝?”

她還以為以趙承昱的性子,又會像前幾年一樣,給她送些市井上的小玩意兒呢。

趙承昱輕笑了下,伸手戳了戳她的額頭:“你朝母後討要了匹寶馬,不就是想下次圍獵的時候試試嗎?這會子送你騎裝,就是讓你好好學學馬術,到時候千萬別丟了定北王的臉麵。”

“我纔不會丟我父王的臉麵!”葉慕琬揚著下巴哼了一聲,模樣滿是驕傲自得。

被晾在一旁的趙承景見狀,趕忙讓身後的小廝將自己精心挑選的生辰禮物呈了上來。

“我讓造辦處給你打的一套頭麵,你看看喜不喜歡?”

趙承景獻寶似的將盒子開啟,一套清脆欲滴的點翠頭麵靜靜地擺在裏麵,在外頭的日照耀下,波光流動,極其好看。

這一套頭麵令佟毓看得張大了嘴,恨不得上前親自撫摸幾下。

果然宮裏的造辦處做的東西就是比宮外的精緻,雖說外頭的巧心思多,但宮裏的手藝,就是有再多的巧思都補不了的。

可葉慕琬隻是看了一眼,對著趙承景展露了個笑容。

“我很喜歡,你費心了。”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對於這套精緻的頭麵,葉慕琬並沒有什麽興趣。

佟毓眼尖地看到趙承景的眸子暗了暗,趕忙出來打著圓場。

“這套頭麵可真是精緻,這個金絲還真是細,不愧是宮裏造辦處出來的頭麵!”

她一邊驚歎著一邊用餘光打量著三人的臉色,見趙承景仍舊耷拉著腦袋,心中雖著急,但也不好在明麵上表現出來。

連佟毓都看得出來趙承景對葉慕琬存的什麽心思,也就葉慕琬自己個兒不知道了。

“你喜歡?”葉慕琬淡淡地掃了她一眼。

聽著葉慕琬的話,趙承景猛地抬頭一個冷冽的眼神掃了過去,佟毓一個激靈連連搖頭,生怕從葉慕琬嘴裏說出來把這套頭麵送給她的話。兩人鬧得不可開交,到時候不好收場。葉慕琬勾著唇角嗤笑一聲,抬手將一粒葡萄扔進了嘴裏:“正好我閑著無事,倒不如去陪她玩一玩,遂了她心。”“我們家郡主還能吃虧了去不成?”知念一挑簾走進內屋,就聽見知安擔憂的聲音,跟在葉慕琬的話音後笑道。雖說王爺不讓郡主舞刀弄槍的,但拗不過郡主,還是讓師傅教習了她一些防身之術,對付這些養在深閨的嬌小姐還是綽綽有餘的。聽著知念誇耀自己,葉慕琬挑眉大笑,眼底閃過一絲精光。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