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弄濕衣裳

勾地盯著趙承景的身影,看著他十分艱難的爬上了樹梢。那時候還不懂什麽,顧錦隻覺得樹上的這個男孩子也太勇敢了,這件事在她心裏一記就是這麽多年。再看到趙承景的時候,她的心中瞬間泛起了絲絲波瀾。見趙承景來了,趙韻也不好太過放肆,畢竟葉慕琬從小同他一起長大,若是她不給葉慕琬麵子,這位端王殿下也不會給她好臉色。“殿下,不如您到亭子裏坐一會兒,我讓人端一些糕點來讓您嚐一嚐?”趙韻對趙承景陪著笑臉,神情間有些不自...“你要是喜歡的話,就自己個兒去宮裏求太後娘娘吧!”

葉慕琬伸手將裝著頭麵的盒子接了過來,得意地對著佟毓挑眉一笑,眼底滿是戲謔的意味。

她又不傻,趙承景給她的禮物若是被她當麵轉手送人了,他豈不是能吃了自己?

趙承景的臉色終於緩和了些,佟毓也鬆了口氣。

“我父王請來瞭如意班,就在前邊兒唱戲呢,那個名角兒也來了,去看看?”

幾人就這麽站在她的院子裏閑聊著也不是辦法,葉慕琬正想去瞧瞧那位享譽京城的名角兒。

趙承昱微微頷首,算是同意了。

反倒是趙承景和佟毓卻覺得戲班子咿咿呀呀的,沒什麽趣味,可見葉慕琬倒是十分感興趣,隻能跟著一同去了戲院。

一踏進戲院的門,在座的所有人一見到趙承昱,連忙起身行禮。

“拜見皇上,端王。”

“家宴而已,不必多禮。”

旋即就有小廝來到了趙承昱的身邊,領著他們四人到了定北王的桌子前,引著他們落了座。

定北王正和其他人聊著天,見他們一行四人過來後,立馬回到了茶座。

“皇上,您怎麽來了?”

怎麽沒有人通知他,皇上和端王一同過來與葉慕琬慶生?

趙承昱微微笑著:“今日下朝早,雖然是偷偷出來的,但母後那兒我是通了氣的。”

如若不是母後親自同意的,他也出不了那道宮門。

聽完了趙承昱的話,定北王也沒有放鬆警惕:“皇上,那些賊寇就盯著您呢,您這麽莽撞地出宮,若是出了事兒,臣該怎麽同太後娘娘交代?”

沒等趙承昱說話,葉慕琬出聲擋了回去:“父王,這是京城,天子腳下能出什麽事兒?”

其餘人也是一臉他多慮的神色,絲毫沒有把這事兒的嚴重性放在心上。

定北王無奈,伸出食指點了點葉慕琬的額頭。

“你可別帶壞了皇上和端王。”

葉慕琬嘟著嘴揉了揉被定北王戳紅了的額頭,做出一副委屈狀看著他。

“父王,指不定是誰帶壞誰呢!趙承景他比我會玩兒多了!”

聽到他的話,佟毓正喝著的水猛地噴了出來,好在趙承景躲閃的快,沒有殃及到他。

可趙承昱卻被佟毓噴了個正著,嚇得佟毓臉色刷的褪去了血色。

“皇、皇上……臣女……不是故意的……”

而趙承昱今日穿的又是一聲月白色的長衫,水漬印在上麵十分明顯。

“趕緊去換衣服吧!”定北王皺了皺眉,喚來了小廝。

趙承昱本不想如此大動幹戈,可定北王非得讓他去換一身衣裳,無奈隻能任由小廝領著去了定北王的臥房。

“皇上,這是王爺新做的一套衣裳,您換上看合不合身?”

小廝從箱子裏找出了一套玄色的衣裳,恭敬地端到趙承昱的麵前。

“下去吧。”

他不習慣換衣裳的時候有不熟的人在一旁伺候著,從小廝手裏接過衣裳後就繞到了屏風後。

見趙承昱不需要自己在一旁伺候著,小廝應了聲是就退到了門外。,門外小廝的聲音乍然響起:“皇上,需要奴才幫您嗎?”聽著小廝的聲音,趙承昱雖還想再看一看這幅畫,卻隻能離開了定北王的臥房。如果畫上是永平,定北王怎麽會將她的畫像放在床頭?一團疑雲壓在他的心頭,久久都散不開。待到趙承昱回到戲園的時候,如意班的人已經在台上咿咿呀呀的唱了起來。“你怎麽去了這麽久?”葉慕琬見他臉色有些奇怪,輕蹙起雙眉,還以為他在為剛才的事情生氣。趙承昱這纔回過神來,從那副畫像中抽離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