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給你機會你也不中用

�����������������ٿ��܇�����Ԫ�أ�׌���������ڵص�֮�������Єӣ����x���ó��^50�ס�����š�I���x�O�M�N�A�l�ӣ��ݵ��g�я�������g�S�w����������6�1���g�S�w�����䎟�I���������٣����F�̾��x�Ŀ���g�Ƅӣ����g�����κ����������Լ��^��������������������x���g�����g��˺�ѣ�¶����ɫ����ğo��̓�գ����~��ֱ�...啪嗒、啪嗒、啪嗒。

有些黏稠的鮮血沿著葉林胸口處那駭人的血洞不停地滴落在地,這種傷勢顯然是致命的。

而葉林卻沒有去關注自己的傷勢,而是第一時間轉過頭,發現諸葛千星的屍身安然無恙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哈哈哈哈!小子,不得不承認,你的實力確實很恐怖,差點我就真栽在你手上了,但可惜,你太蠢了!”

譚青江得意的大笑起來,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要得到傳說中的起源古器,他的心底就一陣激動。

“區區一個死人而已,你居然會為了他擋箭!可笑至極!”

葉林緩緩站了起來,朝著譚青江走來。

譚青江的所作所為,已經徹底激怒了他。

“諸葛先生如果知道自己是為了你這種人死的,或許也會後悔吧,沒關係,我這就送你去懺悔。”

血色的焰火從葉林身上冒出,那是他正在瘋狂燃燒的生命力。

與此同時,一根根肌肉纖維如同蠶絲一般不停地搭建在一起,血肉眨眼再生,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葉林胸口那恐怖的血色大洞便已經完全癒合,絲毫看不出來受傷的痕跡。

“什麼為了我而死,少在這胡說八道了,我......”

譚青江話剛說一半,便嚇得目瞪口呆,眼底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不可能!這不可能!這傷勢明明是致命的,為什麼你能恢復得這麼快!”

譚青江連退了數步,看向葉林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待一個怪物。

緊接著,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抬起頭望向繁星高懸的夜幕,隨後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你體內的那件起源古器,是永恆天平!隻有永恆天平!纔有在黑夜籠罩大地的時候,給予掌控者這麼恐怖的恢復能力!”

譚青江細思極恐。

“難怪!難怪你隨便施展一個普通技能都有那麼恐怖的威力,這是永恆天平的另一項能力,無敵!”

葉林沒有和譚青江再解釋什麼,而是抬起赤炎法杖,直接一鍵三連,開始展示起,什麼叫真正的狂轟亂炸!

“火球術!”

“照明術!”

“火牆術!”

赤炎法杖亮起的瞬間,整個夜空彷彿被滔天烈焰給徹底點燃。

赤紅色的火焰禁咒如同一道道流星般劃破天際,朝著譚青江呼嘯而去。

火光照亮了整個夜空,帶著毀滅力量的火焰彷彿要將譚青江徹底吞噬。

譚青江麵色大變,他張弓搭箭,一連三道箭矢射出,拚命化解著葉林襲來的火焰衝擊。

可是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個很離譜的事情,那就是他張弓搭箭的速度,居然沒有葉林施法的速度快!

這個傢夥釋放技能就像是沒有任何冷卻沒有任何消耗一樣,一個接著一個,連氣都不帶喘的。

一個法師釋放技能的速度,居然比射手的平A更快,這要是傳出去,不知道要驚呆多少人的眼球。

至少王瀝川他們已經看傻了,至少他們第一次見到法術機關槍。

周圍的溫度在葉林的火焰禁咒下不停地攀升,很快就達到了一個極其誇張的程度。

譚青江全身都已經被汗水給浸溼,他明白,再這樣拖下去,即便他沒有被炸死,也會活生生被烤熟。

他的眸光如同鷹眼一般鎖定了葉林。

擒賊先擒王,事到如今,譚青江也隻能選擇放手一搏了!

譚青江緊握長弓,全身的力量瘋狂地湧入弓身之中。

長弓在他手中不斷地震顫著,彷彿隨時都會崩潰開來。

“神魔子母箭!”

伴隨著譚青江一聲低喝,一道金色的箭矢瞬間破空而出,直接朝著葉林爆射而去。

箭矢所過之處,彷彿連空間都能直接撕裂開來,周圍的火焰全都被這一道金色箭矢衝得潰散開來。

葉林眉頭微蹙,他能感受到這一箭中所蘊含的恐怖力量,所以他並沒有選擇硬抗,而是動用了空間躍遷。

畢竟譚青江的等級足有62級,他一個25級的人去和譚青江正麵硬抗顯然是不明智的行為。

可當葉林的身影即將消失的剎那,譚青江的嘴角挑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抬手一握。

“爆!”

砰的一聲!

那金色箭矢瞬間爆炸開來!

這一箭針對的根本不是葉林,也是葉林周圍的空間!周圍原本平靜的空間瞬間被這股狂暴的力量攪得混亂無比,原本即將隱入空間的葉林也被震了出來!

而那金色箭矢爆炸後,一道黑色的箭矢從中衝出,直逼葉林的眉心而來!

這個距離,根本避無可避,黑色箭矢化為一道黑色流光,直接射進了葉林的眉心之中,隨後伴隨著一道轟然炸響,葉林整個人都炸成了一團血霧。

碎塊混著血汙漫天飛濺,有一截手指甚至都掉到了譚青江的身後。

看著這一幕,譚青江冷哼一聲,眼底閃過一抹精芒。

“掌握永恆天平又如何?現在又不是淩晨十二點,即便你的恢復能力再強,我就不信炸成一團碎肉你還能恢復?”

他沒有注意到的是,話音剛落,他身後的那根手指變開始瘋狂再生!

一個呼吸間,一根手指長成了一隻手掌,兩個呼吸間,一隻手掌長成了一隻手臂和半個肩膀,三個呼吸間,一顆連線著肩膀的腦袋長了出來。

雖然隻有一個腦袋和一隻手,但已經夠了,葉林抬起手對著譚青江的背後就是一發禁咒。

感受著屁股後頭升騰起來的恐怖能量,譚青江這才意識到了不對接,還沒等他回過頭來,一杆金色的長槍就跟串烤全羊一樣將他從尾到頭串了起來。

“啊!!!”

強烈的疼痛感讓譚青江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都抽搐了起來。

而這時,那些炸得四處紛飛的血肉朝著葉林湧了過來,眨眼間,葉林的身體便已經完全恢復,如果不是衣服炸成了爛布條,甚至絲毫看不出他受過傷的痕跡。

他蹲下身子,將手放在譚青江的頭頂,輕輕晃了晃。

“給你機會你也不中用啊。”出了冰晶。緊接著,冰晶急速擴散,直接將他的半條手臂都凍結住了。那名鱗甲魔族驚駭欲絕,他顧不得許多,抬手一斬,直接將自己的一條手臂切斷,紫色的血液噴湧而出。而掉落在地的那條手臂直接碎成了一地的冰渣子。“什麼人?”鱗甲魔族又驚又怒,其餘魔族也立馬警惕起來。謝瀟瀟像是想到了什麼,瞪大了眼睛,可是眼底又有些難以置信的神色。直到看見葉林出現在她眼前,她才驚訝的張大了小嘴。“喏,給,影片後半部分我幫你截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