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幕後之人

的落幕了。高校長咧開嘴,笑得就像一朵燦爛的菊花一樣,其他幾位校長也紛紛朝他投去了羨慕的目光。可就在這時,一個冷冷的女聲響起。“16級有什麼奇怪的?你們別忘了,他可是禁咒師,如果他不要命一直放禁咒的話,升級快不是很正常嗎?”諸葛霓忍不住開口,看著眾星捧月的葉林,她心裡就不舒服。這種人怎麼配?隻有淩夜那種男人才配享受這種眾星捧月的待遇!諸葛霓此話一出,不少人的臉色微微一變,看向葉林的目光中少了震驚,多...重傷的鬼臉男已經徹底嚇傻了,他根本沒有想到,禁咒師拚起命來,居然這麼的恐怖!

此刻局勢已經徹底脫離他的掌控了,他根本沒想到居然會死四個兄弟,而且...葉林似乎並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雙目失明的葉林蹲下身子,摸索著撿起最開始那個老者掉落在地的那把鐵鍬。

他把鐵鍬當成了導盲棍用,跌跌撞撞的找到了鬼臉男所在的位置。

正當鬼臉男疑惑葉林要幹什麼的時候,葉林舉起了鐵鍬,哢的一聲鏟在了鬼臉男的身上!

“啊!”

鬼臉男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葉林和其他禁咒師可不一樣,無盡吞噬給他增加了不少的力量屬性,現在的葉林哪怕不施展任何禁咒,也能造成一定的傷害。

葉林對於鬼臉男的慘叫聲熟視無睹。

鏟,拍,削,捅,鐵鍬能用的一切用法,都被他用到了鬼臉男的身上,很快鬼臉男的身上就血肉模糊。

無論鬼臉男是慘叫還是求饒亦或者威脅,葉林都沒有絲毫停手。

他就像是一個不知疲憊的機器一般,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一下接著一下的掄在鬼臉男的身上去。

這血腥又詭異的一幕令得不少人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看葉林的意思,赫然是要用鐵鍬將鬼臉男活活拍死!

要知道,鬼臉男可是一個等級高達50級的轉職者,拿鐵鍬這種東西殺他,就好比拿著一個湯勺去殺一個普通人一樣。

對於鬼臉男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又折磨又漫長的過程,是肉體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鐵鍬一下接著一下有節奏的落下,很快鬼臉男就徹底崩潰了。

“別打了,求你給我一個痛快吧!你不就是想知道我背後的人是誰嗎?我告訴你,是......”

葉林聞言,毫不猶豫一鐵鍬拍在了鬼臉男的嘴上,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與此同時,一道快如閃電的寒芒一閃而逝,直接洞穿了鬼臉男的太陽穴,留下了一個微不可查的傷口。

鬼臉男雙目充血,幾乎是瞬間就沒了生息。

葉林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依舊掄著鐵鍬,一下接一下的砸在鬼臉男的屍體上。

他當然知道鬼臉男的背後有人,但那個人,絕對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夠招惹的。

那可是能夠調動整個青城的力量配合他做事的存在。

自己若是學著黃力田一樣打破砂鍋問到底,那不出三天,自己就會因為不可抗力在這個世界上神秘消失。

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裝傻充愣是最好的選擇。

將鬼臉男的屍體砸成一灘爛肉後,葉林丟掉了鐵鍬,冷聲開口道。

“諸葛千星,曾經是我的老師,他於我有恩,我想他最後一程,走得安穩些,不被人打擾,如果還有人非要鬧事的話,我奉陪到底。”

“反正我一個禁咒師也沒幾年好活了,我不介意拉上各位和我一起死!”

話語擲地有聲,沒有人懷疑葉林的決心,就在剛剛,他已經用行動證明瞭,他真的會這麼做!

一時之間,全場寂靜無聲。

葉林沒了眼球後,臉上那兩個黑色的眼眶看起來有些可怖,但此刻,青城那些因諸葛千星匯聚而來的百姓們卻沒有一個害怕葉林,他們看向葉林的眼神中充滿了敬佩。

甚至有人上前,主動攙扶葉林。

諸葛霓也被人扶了起來,諸葛千星的冰棺被人重新抬上車,一切井然有序,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隻有地上躺著的三具屍體和站著的兩具冰雕,詮釋著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眾人本以為這場鬧劇到這裡也就結束了,但一個陰惻惻的聲音卻在暗中響起。

“禁咒師要拚命?可真嚇人啊,可是連眼睛都瞎了的你又能拚掉幾個人呢?”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譁然。

那個鬼臉男,居然還有同夥!

諸葛霓的眼底浮現出一抹絕望的神色,難不成她父親真的要死後都不得安寧嗎?

葉林的心底也是微微一沉,不應該啊,難道那幕後之人,當真手眼通天到如此程度嗎?

“一個禁咒師不夠?那加上我如何!”

正當眾人陷入絕望時,一道流光自天際襲來,瞬息而至,化為了一個身穿白裙的中年美婦,正是一臉陰沉眼眶泛紅的蘇成馨。

“我不管你們身後的人是誰,今日隻要你們敢站出來,我蘇成馨就敢與你們不死不休!”

人群中,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冷氣,驚訝的看向了蘇成馨,這個女人不久前他們纔在電視上見過,對方可是至尊書院的招生老師!

眾人有些好奇,之前他們明明在直播上看到蘇成馨和諸葛千星為了葉林針鋒相對,怎麼現在諸葛千星去世,這蘇成馨看起來那麼激動?

“說得好!諸葛千星是老夫的忘年之交,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宵小敢來鬧事!”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快速趕來,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極為駭人,顯然也是一位實力恐怖的轉職者。

“烈老,算我一個!”

“還有我!”

一個接著一個的強者趕來,全部都是馳援諸葛千星的。

聽著這些動靜,葉林這才鬆了口氣,他就說嘛,以諸葛千星的人脈,怎麼可能在葬禮上任由人這麼欺負。

那幕後之人若是真的能將所有馳援諸葛千星的人全部擋住,那就真的是細思極恐了。

有了蘇成馨這些強者的保駕護航,那隱匿在暗中之人也沒有再出現過。

很快,靈車再次啟動朝著墓園駛去,一路暢通無阻。

在不遠處的高樓裡,一個身穿華貴長袍的中年人站在落地窗前,平靜的注視著靈車隊伍離去。

他的眉宇之間透露著一股威嚴,顯然是常年身居高位才能養出的氣魄,目光深邃,彷彿能洞察人心,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一個戴著鼠臉麵具的黑袍人跪在這個中年人的身後。

“老虎和兔子回來了麼?”中年人淡淡開口。

“啟稟大人,回來了,青城以東79公裡的一處山穀中,確實有天啟之門曾經出現過的痕跡!”

鼠臉麵具人發出一陣電子音,似乎是使用了變聲器,連男女都無法分辨。

“天啟之門出現了嗎?我就說堂堂諸葛先生,怎麼可能莫名其妙就死了。”中年人喃喃自語。

“大人,那還要繼續派人去攔截諸葛千星的靈車嗎?”鼠臉麵具人問道。

中年人的手指在桌麵上有節奏的敲著,發出咚咚咚的聲音。

“不必了,蘇成馨那些人都已經出麵了,再鬧下去影響不好,到目前為止,無論是那個葉林還是諸葛霓,似乎都不知道諸葛千星去了天啟之門這件事。”

“你隻需派人監視葉林和諸葛霓二人就夠了,至於你自己,帶上其他人,全力搜尋那個淩夜和郭勤,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代價不論!”

“是。”

鼠臉麵具人如同鬼魅般消失在原地,諾大的辦公室裡隻剩下了中年人一個人,他眯起了眼睛,眼底滿是危險的光芒。

“諸葛千星啊諸葛千星,你到底去天啟之門幹了什麼呢?甚至連命都搭進去了,難不成天啟之門內,當真有新的起源古器現世了嗎?”個手下,居然就這麼憑空消失了,看起來就像是被什麼看不見的怪獸一口吞了下去一樣。王瀝川的臉色此刻也是驚疑不定,之前在轉職者公會交易的時候,他還覺得葉林這個人挺好說話的,沒想到動起手來竟然如此恐怖!麵對著譚青江的質問,葉林沒有多說什麼,隻是默默的拿出了赤炎法杖。葉林沒有自己老師諸葛千星那種心懷天下的氣度,他隻知道,冤冤相報何時了,冤家宜解不宜結。他殺了譚青江的手下,譚青江肯定會記恨他,所以不如乾脆連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