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人性與獸性

陷一種詭異的灰白色。“來十個人跟著我一起對付這傢夥,剩下的人繼續封鎖出口,有什麼動靜馬上通知我,這很可能是他們人族所說的調虎離山之計。”諾裡斯沉聲開口,他擁有四分之一的王族血脈,實力十分強悍。話音剛落,諾裡斯便帶著十個魔族與一批魔物朝著葉林圍殺而來,即便知道很可能是陷阱,他們也依舊選擇了上鉤,這便是神器帶來的誘惑。葉林也不逞強,扭頭就跑,諾裡斯率領著魔族窮追不捨。“他成功了!引開了將近一半的魔族!...紫紅色的火光將葉林的臉映襯得忽明忽暗。

看著眼前的熊熊火海,葉林的心緒複雜不已。

他開啟一包撿來的煙,用業火點燃一根放進嘴裡,又將整包煙丟進了火海。

尼古丁的氣息侵蝕著口腔與胸肺,讓葉林的心緒緩緩變得平靜起來。

遇到事就想先抽根菸似乎是刻在每個男人基因裡的記憶。

一個剛轉職完沒多久,等級隻有16級的高中生,單槍匹馬殺了青城地下之王肯森,還一把火把整個黑市給燒了,這恐怕他自己說出去都不會有人相信。

即便是官方,也不可能會懷疑到他身上來,這就好比現在大漂亮國的老大被人暗殺了,沒人會來調查螢幕前的你一樣。

這一把火燒完,所有的一切都會推到那個並不存在的淩夜的頭上。

葉林垂下眸子,透著香菸的白霧看著還在昏迷的季父。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季父。

他是今晚唯一一個親眼看到自己殺了肯森的人,如果先把季父給弄死,再送季淩宇歸西,自己重傷垂死倒在季淩宇旁邊。

這樣一來,自己肯定就完全和這件事撇清了關係。

有人來調查也隻會認為,是肯森襲擊了季氏集團,滅了季父滿門,隨後肯森又被神秘人淩夜滅門。

自己隻是一個可憐的受害者。

想到這裡,葉林緩緩舉起了星隕天痕,眼底寒芒一閃而逝。

恰在這時,季父緩緩睜開了眼睛,一睜眼他就看到了星隕天痕上淡淡流轉的星輝。

“葉...葉林,你要幹什麼?”

葉林沒有回答他,而是直接手起刀落!

伴隨著數道寒芒閃過,一顆紅彤彤的蘋果就完美的被削去了外皮。

“季叔叔,你恰蘋果嗎?”葉林一臉人畜無害的眨了眨眼睛。

季父這才鬆了一口大氣,驚魂未定的說道:“葉林,你嚇死我了,這種時候吃什麼蘋果啊!”

季父轉過頭,看著眼前的熊熊火海驚恐的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剛剛那些骷髏想要殺我們,好在淩夜哥,哦不是!”葉林連忙捂住了嘴,一副說錯話的模樣,改口道。“那個神秘人救了我們,還一把火燒了整個黑市。”

“哦?”季父的眼底閃過一抹精芒,心裡暗道葉林還是小孩子心性,心裡話都能不小心出來,說出來的那還能叫心裡話嗎?回頭有空他得好好教教葉林才行。

淩夜?

這是哪來的神秘強者,自己怎麼從來沒聽過?

“沒事!我們都平安就行,快走吧!調查局的人應該很快就來了,我必須回去早做準備!”季父神色凝重。

葉林點了點頭,調查局專門是處理轉職者的官方組織,肯森的死,一定會引起他們的全力追查。

他剛剛確實想過殺了季父,但這個想法最終還是被他壓了下來。

若他真的為了能高枕無憂的活著而下手殺了於自己有恩的季父和季淩宇,這就代表著他徹底拋棄了作為一個人的人性。

人類是人性與獸性的結合體,通常表現為精明且利己,但有時候又會忍不住無私奉獻。

他想活著,是獸性的本能,他救季父,是因為季父於他有恩,這是人性。

若是他真的拋開了人性,那即便一直活著,也不過是一頭長壽的人形禽獸罷了。

看到季父真的和葉林安全歸來,季淩宇失聲痛哭,死死的抱住了季父。

“爸!爸你終於回來了,我差點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人生最美的事情莫過於失而復得。

“傻孩子,哭什麼?爸這不還在嗎?放心吧,隻要爸還活著,這天,就塌不下來。”

季父寵溺的揉了揉季淩宇的腦袋,眼眶也忍不住泛紅。

季母走得早,季淩宇是他一手拉扯大的,可以說季母走後,季淩宇就是季父的全部。

“好了,哭哭啼啼的,一點都不像男子漢!讓開吧,爸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季父的眼底閃過一抹淩厲,這一刻,他又成為了那個在商界叱吒風雲的季總。

肯森的事情應該馬上就會引起整個青城的震動,到那時,調查局的人肯定會傾巢而出調查這件事。

他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保證葉林和季淩宇兩人能夠順利去參加高考試煉。

隻要兩人進了高考考場,哪怕是調查局也無法再動他們分毫。

今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對季父來說是,對於青城其他人來說,更是。

......

青城調查局。

黃調查官坐在自己的桌前,他剛整理完許誌虎農莊事件的案卷。

許誌虎,青城地下之王肯森的手下,肯森那邊已經打過招呼,讓他們調查局不要再追查這件事。

因此黃調查官也直接將此事作為懸案結案了,整理完案卷抬頭一看,才發現不知不覺已經是淩晨三點多了。

他抬起雙指揉著自己的眉心。

“青城地下之王,青城有這麼一顆毒瘤,當真是令人頭禿。”

話音剛落,門外忽然有個人砰的一聲闖了進來,深夜的推門聲猶如一聲驚雷將調查官黃力田嚇了一跳。

抬起眸子纔看清,推門的人是局裡安排他帶的小徒弟許秀,許秀的臉上此刻寫滿了驚慌失措。

“什麼事?怎麼毛手毛腳的,我不是教過你嗎?遇到事要冷靜,保持情緒穩定,慌亂和激動解決不了任何事情!”黃力田教訓道。

“是是是!師傅你說得對,但是,真的是有天大的事情啊!”許秀的喉珠忍不住上下滾動了一番,額頭上滿是冷汗。

“哦?”黃力田淡淡一笑,一副寵辱不驚的模樣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你倒是說說,是什麼天大的事?”

年輕人就是沉不住氣,屁大點的事都能激動得不行。

“師傅,我說出來你可千萬別害怕!”許秀驚恐說道。

“放心吧,你師父我做調查官這麼多年了,什麼事情沒見過?巨人觀,人體蜈蚣,啥能嚇到我?”黃力田十分淡定,繼續喝著水。

“肯森死了,整個地下黑市被人一把火燒成了灰燼,手法手段和之前那個農莊一模一樣。”看到黃力田的老神定定的樣子,許秀也跟著冷靜了下來,從容說道。

不料他話音剛落,黃力田就噗的一聲一口水噴了出來,直接噴了他一頭一身。

“什麼?!你說誰死了?肯森?WDNMD!”奴役的!”諾裡斯嘶吼一聲,像是為了給自己壯膽,隨後帶著一股決然赴死的決心朝著葉林沖了過來。葉林抬起手,正打算出手的時候,出口的位置忽然傳來了一陣空間波動,葉林頓時收起了準備釋放的禁咒。“這小妞回來的這麼快?算了,少吞一個魔族就少吞一個魔族吧。”葉林喃喃自語著,沒有理會已經開始拚命的諾裡斯。諾裡斯蘊含著魔氣的一拳猛地轟出,可出乎他意料的是,葉林根本沒有躲避的意思,這一拳結結實實的落在了葉林的胸口。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