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抽菸傷肺,喝酒傷肝

���һ�����Ų��^����������ǰ�����B�H���ֵܶ��п��ܻ������������e�f���漰����Դ�����@�N����C���ˡ����ݣ��@�솢֮�T���^���y�������ʲ�N���]�У������r����Щ���꣬�����솢֮�T�s���ֶ��w���@�l���������ġ��T��ǧ�����������R��ƽ�o���f��������Ȼ��ˣ������҂�׌�����ˆΪ����_�ь��������ܲ����ҵ�...話音剛落,諸葛霓跑去找諸葛千星了。

本來因為淩夜的出現,她心情大好,都不想去和葉林計較了,偏偏葉林還要來她麵前晃悠!

既然如此,就別怪自己戳穿他了!

“爸,淩夜他住在哪個房間啊?”

“嗯?”諸葛千星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站在庭院裡的葉林,開口說道。“淩夜沒有住在我們這啊,他早就走了,後天出發的時候他才會過來。”

“什麼?”

諸葛霓委屈不已,那自己豈不是白打扮了?

看到站在庭院裡的葉林時,諸葛霓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淩夜說不定就是看到這個傢夥礙眼才走的!

“你還不滾?還站在那裡幹什麼?”

“艾斯比。”

葉林翻了個白眼。

這女人要不是有個好爹他高低要搓一個禁咒砸過去。

他甚至有些懷疑諸葛霓到底是諸葛千星親生的還是諸葛千星從哪個垃圾桶撿回來的。

諸葛千星憑藉一些蛛絲馬跡,就能直接推斷出自己擁有不死之身,可謂是料事如神。

諸葛霓就跟眉毛下麵掛兩蛋一樣,整天仗著腦子不好為所欲為,都把真相放她眼皮子底下了,她還非得覺得自己和淩夜是倆人。

這父女兩個人的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些。

葉林走出門,直接攔了輛計程車離開。

“師傅,走成華大道去二仙橋。”

計程車開到了一座小莊園前方,莊園四周,站著幾十個保鏢,他們氣息內斂,卻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顯然都是實力不俗的轉職者。

在上次被肯森襲擊之後,季父在安保這方麵的明顯更捨得花錢了。

葉林剛走到金銅色的大門前,一個保鏢便將他攔了下來,沉聲喝道。

“站住!私人領域,嚴禁闖入!”

砰!

他話音剛落,後腦勺便捱了一巴掌,另一個保鏢罵道。

“瞎了你的狗眼!這是今年高考的全國狀元,葉林先生,是我們少爺的老大!”

“葉少,您這邊請!”那個保鏢連忙陪笑道。

保鏢恭敬的引著路,葉林剛在會客廳的沙發上坐下,季淩宇就衝了出來。

“老大!我想死你了!你要來怎麼不提前說聲,我好派車去接你啊!”

自從高考一行後,季淩宇就徹底對葉林這個老大心服口服了。

“身上的傷都好了?”葉林笑道。

“好了!我爸給我找了青城最好的牧師,我爸知道你來了肯定也很高興,我去叫他!”

季淩宇連忙將季父也喊了過來,三人敘了好一會舊後,葉林才神秘兮兮的說道。

“能不能先讓其他人都先離開,我這次來找你們,是有正事的!”

季父和季淩宇對視一眼,隨後季父沉聲道。

“所有人都下去吧。”

管家和女僕們鞠了個躬,輕抬腳步恭恭敬敬的離開了。

“說吧葉林,你是遇到什麼難處了嗎?你說,隻要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叔叔肯定會幫你!”季父嚴肅的說道。

“對,老大,你說,不用客氣!”季淩宇也點了點頭。

“哎...是這樣的,高考結束後,我不就去了狀元秘境嗎?還在狀元秘境內遭遇了真正的魔族!這一個多月來,我一定都在與魔物戰鬥......”

葉林話還沒說完,季父就騰地一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眼神裡滿是關切。

“你受傷了?很嚴重嗎?你放心,我這就把青城40級以上的治療係相關職業全部請過來!”

季父連忙拿起手機就要撥號,葉林連忙攔住了他。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打了一輩子仗,我想享受享受。”

“享受享受?”季父愣住了。

“就是那種,接著奏樂,接著舞!”

季父:“......”

很快,季家要為全國狀元葉林舉辦慶功宴的訊息就傳了出來。

季家大擺宴席,青城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幾乎全來了,齊聚一堂,恭賀著全國狀元的誕生。

也有不少人對葉林拋來了橄欖枝,想要拉攏他,甚至想要將女兒介紹給他。

畢竟對於青城這些小勢力來說,全國狀元,25級的禁咒師,諸葛先生的弟子,這三重身份已經足夠耀眼了。

然而葉林卻誰都不搭理,宴會上,葉林隻做三件事。

抽菸喝酒玩女人。

活脫脫將醉生夢死演繹到了極致。

看著懷裡摟著兩個女人,嘴裡叼著三根菸的葉林,不少原本打算拉攏葉林的勢力皆是麵麵相覷。

“這咋回事?他一個全國狀元,怎麼墮落至此?”

“害,他是禁咒師,本來就短命,還透支身體去搶全國狀元的名頭,現在估計是沒兩年好活了吧,知道自己快死了,醉生夢死貪圖享樂也沒錯。”

“也是,哎,他要不是禁咒師這種自爆卡車職業,我青城就真要出一條真龍了,我們這小地方都多久沒有出過全國狀元了。”

眾人私底下議論紛紛,看向葉林的眼底寫滿了惋惜和憐憫,多好的苗子,怎麼偏偏是個禁咒師呢?

然而葉林壓根就沒有在意過這些人的眼光,扭頭就逗得旁邊的女孩嬌笑連連,看向他的眼神都有些拉絲了。

慶功宴結束,所有人提起葉林,唯一的感覺就是。

完了!廢了!

可這還沒完,接下來的兩天裡,青城的人頻繁的見到葉林開著名貴的跑車,在大街上炸街,每次副駕駛都載著不同的辣妹。

青城淩晨十二點後的酒吧門口,會隨機重新整理出一個全國狀元躺在那。

一天能看到他和三四個不同的女孩子從酒店裡出來,每一個的身材都是婀娜多姿,麵容精緻。

所有人都猜測,葉林很可能是真的要死了,所以才會這麼墮落。

漸漸地,也沒人再去關注葉林了,大家都很忙,成年人的世界裡講究的是利益,一個沉迷酒色自甘墮落的狀元根本沒法給他們提供多少價值。

第三天清晨,天剛矇矇亮,葉林就醒了。

他先是開啟禁咒業火焚天,將自己全身的血液全部燃燒了個一乾二淨,隨後拿出星隕天痕輕輕一劃,胸口到腹腔就多了出了一個大口子。

葉林將自己的肺部和肝臟全部切了下來,隨後丟出一縷火苗,將其燒成灰燼。

緊接著心念一動,細胞開始快速分裂繁殖,新的肺部和肝臟就長了出來。

抽菸傷肺,喝酒傷肝,為了演好一個墮落的形象,他這幾天抽了太多煙喝了太多酒了,若是不換一個新肺和新肝的話,顯然對他的身體狀態會有影響。

別的不說,一天抽了二十多包華子後,葉林就明顯感覺到自己肺活量小了很多。

做完這一切後,葉林就戴上幻顏,悄無聲息的溜出了季家。

有了這兩天的鋪墊,即便他暫時消失幾天,季父和季淩宇也隻會覺得,他又是鑽進那個犄角旮旯去尋歡作樂去了。幣的話...恐怕他的大須彌戒裝都裝不下。抬手一揮,葉林將所有黃金都收入大須彌戒中。“謝謝,季叔叔,這筆錢就當是我和你借的,以後我會還的。”葉林誠懇的說道。“什麼謝啊借的,你下次再讓叔叔聽到這些字眼,叔叔可就要生氣了!”季父皺起了眉頭。“真要計較起來的話,我還得謝謝你呢!肯森死了之後,一大塊蛋糕就空出來了,由於大家都以為肯森是我搞死的,根本沒人敢跟我搶這塊蛋糕。”“季氏集團靠著吞併肯森之前的各種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