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破元丹

明他的力量絕對不止如此。在場四人都不是傻子,如此淺顯的道理一眼就可以看出。“你現在還有什麽話要嗎?”葉塵轉過頭,用看待白癡的眼神看著林暝。林暝隻感覺自己的臉有些燥熱,哼了一聲,大步走向了後山。“不愧是三拳打殘葉儒鋒的狠人,這一拳真不錯!”“真不知道你是怎麽練的,連我這個武道四重初期的家夥,都有些比不過你了。”葉青雲和葉青武都是葉家弟子,看到葉塵如此犀利,也是紛紛上前稱讚。葉明陽卻是麵色有些陰沉,低...十招已過,葉塵也不再防守。

“蠻牛扛鼎!”

葉塵雙手由下往上,宛若是一雙猙獰的蠻牛犄角,帶著呼呼破空聲音,迸出震撼人心的威勢。

隨著牛魔搬山訣的不斷精深,葉塵對蠻牛拳也是有了更為深刻的理解,舉手投足間,都帶著渾厚無前的氣勢,拳法之精煉,可以是隨手即來,揮手便出,

啪!

充滿力量的一拳,直接將葉玉龍的雙手震開,擊中胸膛的瞬間,力量化為長江大河般咆哮而出,將他擊飛出十幾米外,重重地砸在地麵上,哇哇吐血。

“大哥!”

葉玉虎急忙衝了過去,看到葉玉龍全身染血的模樣,雙眼變得通紅無比:“你這個混蛋,居然敢重傷我哥,你這是無故打傷同門弟子,我要去刑法堂告你!”

葉塵嗤之以鼻:“我跟葉玉龍是正當決鬥,在場所有人都可以為我作證,何來的無故,何來的狀告?”

“葉塵得沒錯,這場決鬥公平公正,我葉明陽可以作證。”葉明陽站了出來。

“我葉青雲也可以作證。”

“還有我葉青武!”

三人都是外門有名的高手,齊齊站出幫葉塵撐場麵,頓時也是讓葉玉虎沒有了脾氣。

比實力,他大哥都被葉塵一拳秒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比勢力,有著葉明陽等人撐腰,自己也沒有優勢。

這樣思考下來,葉玉虎突然現,在這短短一段時間之內,葉塵有了翻覆地的變化,不管是實力,還是氣質,都變得無比的高深莫測,再也不是以前能夠隨意欺負的軟蛋。

“葉塵居然贏了”

葉候的身體不斷顫抖,神色複雜,當初他跟葉塵同時來到宗族,如果賦和實力,他比葉塵還要高上那麽一籌,但現在相比,似乎是葉塵把他甩了九條街,連葉塵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不就是打敗了葉玉龍罷了,有什麽好驚訝?”

葉峰語調淡然,但細細看去,可以看到他的眼瞳深處,多了一絲忌憚和恐懼,不敢再隨意忽視葉塵的存在。

“沒想到,外門也有如此後起之秀,這次家族武會應該會很精彩。”遠處,葉修傑嘴角帶著一抹淡笑。

一段插曲結束,練武場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唯一不同的是,現在眾人看待葉塵的目光,不再是嗤笑和玩味,而是仰慕、恭敬甚至畏懼。

這就是強者的待遇!

隻要自己擁有的實力足夠強,就沒有敢隨意欺辱自己,哪怕是一個眼神,就足以讓別人退避三舍,作鳥獸散。

時間緩緩過去,練武場外傳來了一陣步伐聲音。

“啊,這次講課的居然是大長老!”

人群中突然間沸騰起來。

葉塵循聲望去,隻見在入口處,有著一名身穿白袍的老者緩步走來,老者年近花甲,身形顯得有些佝僂,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給人一種和藹可親之感。

葉家大長老葉費!

整個葉家內外門公認的第二把交椅,僅次於葉家族長葉無憂,在整個墨玉城都有著極大的名氣,可以是強者中的強者。

眾人打破頭都沒想到,今講課的老師,竟然是這麽一尊大人物。

“老夫近來有些年老力衰,讓家夥們久等了。”

話之間,葉費身上彷彿有一股無形氣勢橫掃出來,整個練武場所有的外門弟子,都感覺後背壓著一塊千斤巨石,呼吸都變得極為艱難,有些不濟者,甚至當場暈厥倒地,口吐白沫。

見狀,葉費似乎早有預料,手掌一揮,一股渾厚的元力噴湧而出,化為一張巨大的手掌,將那些暈厥的外門弟子送到了練武場外的一處空地上。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好似不費吹灰之力。

“好精妙的元力運用手段!”

外門弟子臉上皆是震驚之色,看向葉費的目光更是變得炙熱無比,哪怕像葉修傑這樣的才,也是露出了渴望的表情。

葉費捋了捋長須,朗聲道:“今的講課時間較長,但對你們都會有巨大的幫助,能堅持就堅持,如果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也莫要苦苦支撐,有時候毅然選擇放棄,也並非可恥作為。”

完後,葉費席地而坐,開始傳授著自己的經驗。

不得不,葉費不愧為葉家第二把交椅的強者,言語化繁為簡,直指要害,有時候到複雜之處,還會親自演示,頓時就讓葉塵心中的疑惑消除了大半,對武道四重也是有了更深一層的瞭解。

武道四重,可以是一道分水嶺。

隻要能夠踏足其中,就可以在體內衍生出元海,隨意運用體內的元力。

當初後山之行,葉塵各項能力都要遠遠勝過林暝,但依舊是被後者壓著打,其中就是能否運用元力的緣故。

噗噗噗!

講課進度過半,這時候,突然又有十幾人倒了下去。

葉費並沒有停止講課,隻是搖了搖頭,手掌輕拂,將這些人都送了出去。

也就是從這時開始,葉塵覺得葉費散出來的威壓開始沉重了許多,如果一開始如同千斤巨石,那麽現在就變得有兩千斤重,而且這個重量還在不斷地疊加,施於全身。

不少外門弟子的額頭都開始滲出了汗水,有些在苦苦支撐,而有些人則是忍受不住,滿臉苦悶地退了出去。

講課已過四分之三,威壓加重,足足有四千斤!

整個練武場內,僅僅有十一名弟子仍然在盤腿聽課,其中十名都是外門前十的才弟子,實力最低也達到武道四重後期,還能夠勉強支撐著。

而那第十一人,自然就是葉塵。

比身體力量,就連葉明陽都要甘拜下風,四千斤巨力壓下,雖有些吃力,但遠遠還沒到葉塵的極限。

“這個葉塵真是變態,居然能夠撐這麽久,難道他早就突破至武道四重境界,一直都在隱藏實力?”

“看來這次的家族武會,他會以黑馬的姿態橫空出現,我真是看走眼了,早知道就跟他多親近親近,不定等他飛黃騰達的時候,還能夠拉我一把。”

“唉,這就是命啊。”

議論聲此起彼伏,均是帶著一絲惋惜。

葉費注意到了葉塵,他欣慰地點了點頭,看向葉塵的目光中,也是極為的滿意。

噗!

講課即將結束的時候,威壓劇增,瞬間達到了五千斤!

一名前十弟子終於承受不住,當場倒地吐血,被葉費一掌送了出去。

噗噗噗噗!

相繼地,66續續有人倒下,練武場內僅剩下五人在苦苦支援。

其中四人都是踏入了武道五重境界,血氣和元力相互配合,纔能夠支援這麽久,但眾人並沒有看這四人,而是將目光聚焦在葉塵身上,眼睛一眨不眨。

“好了,今的講課到此結束。”

便在這時,那股威壓突然消散,五人感覺身體一鬆,旋即全都趴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全身早已經被汗水打濕,就跟從水裏麵撈出來那樣狼狽。

葉費心情極好:“你們能夠支撐這麽久,實在是不容易,回去之後,好好回想我今日所的話,希望對你們的修煉有所幫助。”

“多謝大長老!”

五人紛紛起身告謝,急著想要回家好好感悟一番。

“你的名字叫做葉塵對吧?”

葉費的聲音再次響起。

葉塵一愣,轉頭躬身道:“子正是。”葉費剛才的講課讓葉塵受用無窮,語氣也是充滿了恭敬。

葉費上下打量著葉塵,微微一笑:“你今的表現,實在是讓我大吃一驚,這次的家族武會,希望你能夠取得不錯的名次,我期待在內門看到你的身影。”

言語間,葉費從懷中拿出一方木盒,遞給了葉塵。

“這是”

葉塵接過木盒,微微開啟,一股沁人心神的藥香味道逸散了出來,讓在場的五人都是微微一震。

“破元丹!”

葉明陽失聲叫了一聲。

一瞬間

整個練武場的外門弟子都是愣住了,眼神變得無比火熱。�޴�֮݅����һ���̏���•��ͻȻ������׌�����ƘǞ�֮һ�o���bҊ�ژ���̎����������Ӱ���������ρ�����������һ�����꣬�������F�\�ۣ������p�u�����ȣ��͹���I���������зN��ҕ�����˵���Į֮ɫ������֪����������࣬�̈́e��̎�����{�ԣ�������むʲ��|�������˂�ͽ���b��͵�I���϶��ǂ���U���p֮݅���������������ᣬ����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