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你能奈我何

了敲房門,然後步走了進來。“你是不是還在想今的事?”葉瑤一眼看穿葉塵的心事,拍了拍胸口,“那個蘇心,一定是在危言聳聽,我現在身體很好,寒氣也沒有再出現過,根本不會有什麽事,你千萬不要相信她的鬼話。”葉塵卻是搖了搖頭:“瑤兒,她的話,應該是真的。”望著窗外的皓月,葉塵眼中盡是深沉:“最近這段時間,我遇到了太多事,地盟的邀請,吳老頭的離開,還有今蘇心的話,都是毫無例外地指向了更廣大的世界,可見在我們生...放了陸逵,陸陽旬就會給自己一條活路?

這樣的承諾,葉塵壓根子就沒往心裏放過,隻要自己鬆開陸逵的脖子,下一刻,將會有漫的槍影將自己的身體洞穿。

葉塵很清楚,這個世界充滿了無情冷漠,韌言微,實力為尊,強者要殺你,殺了也就殺了,就算他不殺你,你也不能抱著就此活命的心態,因為,他隻要翻臉,你就要死。

就是這麽現實,就是這麽殘酷。

唯有得到強大的實力,不但朝著武道巔峰前進,纔能夠得到別饒尊重,才能得到別饒畏懼,葉塵不想做任人魚肉的草芥,所以他才會一次次突破,成為連元罡境強者都不得不折服的超級才。

“子,你可曾想清楚了,殺了一人,就讓自己斷送了大好前途,這樣值得嗎?我們焚閣和暗殺盟,已經將這個地方團團包圍,你走不了了。”

陸陽旬死死的盯著葉塵,威脅道。

“我想得很清楚,要殺我的人,我必須殺,這樣我才能活命,至於我能不能逃出生,這就不勞煩你費心了。”葉塵的嘴中吐出一道寒冷無比的聲音。

轟隆隆!

便在這時,身後的岩漿開始翻滾,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之下,岩漿擴散,山石炸裂,無數的硝煙滾滾升起,充斥了整個空間。

視野中,岩漿向兩邊擴散,中央位置,有著一道光芒逸散出來,衝而起,擊中了堅固的山壁,幅散開來,彌漫出五彩光澤。

“門開了!”

碧瑤道了一句,她大步走向光芒的中央,轉過頭,滿臉焦急地看向葉塵:“大門開啟的時間有限,趕緊進來,一旦錯過了,就要等上數日了。”

“立刻上前,把那個女的給我抓過來!”陸陽旬隨意一瞥,感覺到了碧瑤身上古怪的氣息,老謀深算的他,立刻就將碧瑤跟災難之地聯係在一起。

人群紛紛釋放真元,朝光芒中央掠去。

轟!

一道恐怖的拳鋒轟擊在岩漿上,滾燙的岩漿一接觸地麵,就融出一條恐怖的深痕。

“誰敢上前半步,我就殺了他。”葉塵手掌微微用力,陸逵整張臉就變得無比蒼白,目光轉過,看向怒火衝的陸陽旬,道:“災難之地的大門關了,還可以等下一次,但是兒子死了,那就找不回來了。”

邊邊退,葉塵一步步朝碧瑤走去,所有人都看著陸陽旬,半句話都不敢。

“你會為你今日的行為感到後悔。”盯著葉塵良久,陸陽旬嘴中吐出這麽一句話,哪怕是包圍簇十七八年,他也絕對不會放過葉塵。

“那好,我等著你的那。”

葉塵身體掠入光芒之中,一股詭異的力量竄入了他的體內,彷彿有一股吸力,作用於全身,想要將他扯入裏頭。

抓住這個瞬間,陸逵掙脫了葉塵的束縛,雙腳發力,整個人衝了出來。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陸陽旬立刻施展身法,將陸逵護在了身後,目光變得無比陰厲,彷彿是一頭魔鬼:“膽敢要挾於我,我今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雙手接連拍出,無窮無盡的真元大手壓下,恐怖的罡風吹得岩漿都翻滾不已,空間中,岩漿,火焰,掌影,構成了一處必死之境。

葉塵目光驟然凝視,望著眼前撲殺而來的驚殺意,胸膛挺起,不畏不懼,彷彿一尊凜然下的絕世戰神。

“死的是你。”葉塵吐出一口濁氣,跨步,彎弓,一根閃爍著金色光芒的鋒利箭矢,壓在了大禹弓的弓弦之上。

嗡!

一道渾厚的弓弦聲彈動,金色箭矢掠上長空,金芒閃爍,竟是毫無聲息,當它再次出現之時,已經是來到了陸陽旬的眼前。

瘋狂的火焰,擋不住它,漫的掌影,更是形同虛設。

它就像是無聲無息的奪命利箭,帶著必殺之意,不斷地逼近,甚至連陸陽旬,堂堂的元罡境強者都不敢正麵凝視。

這一箭,足以威脅到他的性命。

元罡從體內激發出來,陸陽旬的身體強行在半空中橫移了幾寸,腦袋一偏,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金色箭矢的絕命一擊。

“躲過了?”

人群捏了一把冷汗,這一箭太驚豔了,正當他們暗暗鬆口氣時,忽地,他們發現,葉塵臉上卻是綻放出一抹邪異的笑容。

“啊···”

一聲痛苦的哀嚎刺痛著人群的耳膜,金色箭矢劃過一道絢爛的軌跡,準確無誤地釘在了陸逵的胸膛上,恐怖的力量迸發,瞬間摧毀了他的內髒。

陸逵死了,死得徹徹底底,唯有慘叫聲音,依舊在空間中縈繞。

葉塵站在那裏,手上握著大禹弓,目光冷漠如冰,沒有任何的情感,自然不會有憐憫。

轉過目光,葉塵的眼眸再次落在陸陽旬的身上,隻見陸陽旬死死的盯著他,目光裏麵,已經不是熊熊怒火,而是鮮血,鮮血充斥了他的眼球,殺意震。

“我過,想要殺我的人,我絕對不會放過,就算你實力比我強又如何,我要殺他,你能奈我何?”

“你能奈我何?”

葉塵反問一句,言語輕狂,毫無膽寒之意,元罡境強者又如何,隻要一箭,便可以當著你的麵,殺死我想要殺的人。

“畜生,我要殺了你!”

陸陽旬仰怒吼,手掌中翻出一柄燃燒著熊熊烈火的長槍,身軀若電,發了瘋地朝著葉塵殺去,他要殺了這子,以祭他兒子在亡魂。

“走吧。”葉塵轉身看向碧瑤,兩人並肩同行,大步跨入了光芒之鄭

轟隆隆!

驚火焰轟擊在光芒上,卻是無法撼動其絲毫,光芒顫抖了幾下,越發暗淡,最後凝聚成為一道光點,徹底消失,僅留下一片焦黑的空地。

陸陽旬站在空地上,眼瞳緊縮,因為憤怒,他臉龐上的肌肉不斷地抽搐著,宛若一頭暴怒的雄獅,想要用殺戮來麻痹自己。

噗噗噗!

他轉過身子,長槍一甩,一名焚閣弟子的身體當場炸裂,雙手左右一爪,又是兩顆頭顱被活生生捏成粉碎,血腥味充斥空間,甚是驚悚。

剩餘的十餘名焚閣弟子,全都緊縮在角落位置,他們看著陸陽旬,想逃,卻是邁不開步子,他們不是葉塵,現在這個境地,隻能等死。

“你們!”陸陽旬一轉頭,那十餘人就跪了下來,不斷地磕頭求饒,讓陸陽旬目光一凝,稍稍平息了心頭的殺意,喝道:“立刻放回沙城,通知所有勢力,務必要讓沙城百萬武者都知道,這裏纔是真正的災難之地。”

望著逐漸被岩漿覆蓋的焦黑地麵,陸陽旬體內殺意肆虐:“若是不將那子虐殺於手中,我陸陽旬誓不為人!”

給讀者的話:

感謝‘亮:亮’‘mjc打賞了10穀粒’等兄弟的穀粒打賞,作為作者呢,我是很想跟你們聊一聊,認識認識的,奈何找不到你們呀,簡介那裏有讀者群,有興趣可以加進來,四海之內皆兄弟嘛,姐妹我也是可以接受的,最後弱弱問一句,你們有月票嗎,砸過來幾張,讓螞蟻更有動力呀!這次選拔的規矩,是看台上的四位都沒有意見,才代表擂台賽結束,隻有一個人默許,似乎沒多大作用吧。”葉塵嘴角帶著一絲絲冷笑,回頭望向看台。李老立刻站起,宣佈道:“葉塵的沒錯,剛才隻是襄陽王默許,並沒有得到我的同意,擂台賽還未結束。”旬老也是在旁附和:“既然擂台賽還未結束,閑雜人等,立刻離開擂台,獨孤陽,你還站著幹嘛,還不退下去。”聞言,眾人紛紛將目光落在葉塵的身上,難不成他要一力回?獨孤陽的雙瞳上下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