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天地盟的邀請

����P�L�a�̣��r�r�̵̿ؾ��M�Լ��Č������ޞ顣�ϴ���ɽһ���~�mҲ����������˴�������������һ��������q���w���E�ǣ��������B������߶��܉����������@�ˡ�����~�m�������J�E�ľ��ʣ���ʸ��������m���~�m���������h����ǧ��֮�⣬һ�۶������c�����^����������S���r�g�����ƣ��~�m��춴�����ҲԽ��Խ��Ϥ�����Ӽ�...葉塵早已離去,而萬淩煙還沒有從失神中醒來。

咻!

一名七旬老者踏入閣樓,正是秦白石。

“淩煙,葉塵呢?”秦白石環視一週,卻是不見葉塵的身影,不禁疑惑。

“他離開了,墨玉城這片地,終究困不住他這頭雄鷹,虧我還以為能夠迷住他,真是可笑。”萬淩煙苦澀搖頭。

“葉塵並非是一般的才,既然這次行動失敗,我們也不要過於強求,我聽葉費,葉塵這人重義氣,真性情,並非卑鄙人,好好相處之下,應該能夠交好。”

秦白石腦袋轉過,遙遙地望向遠處,淡淡道:“葉不屈能夠收獲這樣才德兼備的才少年,實在是三世修來的福分。”

告別萬淩煙,葉塵孤身一人,返回葉家。

此時,皎月高懸,路上顯得有些寂靜,往來並無行人。

葉塵拐了個彎,走進了一條幽深徑。

嘭!

毫無征兆地,葉塵身軀掠動,反手一拳轟出。

萬斤巨力帶來的破空聲,震耳欲聾,吹得周圍樹枝搖擺。

拳鋒蠻橫,卻是打在了空處。

一道灰袍中年男子從黑暗中走了出來,臉上帶著淡淡的讚賞之意,鼓掌道:“你能夠看破我的潛行,著實驚人,看來我做的選擇很正確。”

“你是什麽人?跟蹤我作甚?”近在尺咫,葉塵竟然感覺不到灰袍男子的氣息,立刻也是做出了戰鬥姿態,準備隨時出手。

“你誤會了,我並沒有惡意。”

灰袍男子看出了葉塵的防備之心,擺了擺手:“我有幸目睹你今日一戰,特意邀請你加入地盟。”

地盟?

葉塵並沒有聽過這個名稱,皺了皺眉。

灰袍男子也不在意,耐心解釋著。

“墨玉城背靠騰雲山脈,周邊有十三城包圍,統稱為東陽域,而在東陽域則處於流雲國北部,整個流雲國共有三十三地域,橫跨千裏,國土浩瀚。”

“我們地盟,便是由襄陽王秘密組建而成,旨在搜羅全國才,為流雲國處理一些軍方難以處理的大事務,而我則是襄陽王十三門徒之一,名為林雲。”

襄陽王!

葉塵雖不知地盟,但對於襄陽王卻是極為熟悉。

襄陽王乃是流雲國十大王侯之一,武力通,修為登峰造極,被所有人推崇為流雲國武力第一人。

傳聞,他鎮守南荒之時,曾經以一人之力,橫穿三十萬精兵之群,輕鬆斬殺敵方統帥,並且斬殺三十名武道九重將領,聲名顯赫,殺得南荒軍隊丟盔棄甲,落荒而逃。

退役之後,襄陽王統攝流雲國北部疆域,率兵橫掃三大山脈,抵禦大獸潮百餘次,曾一刀斬殺傳中的靈獸,殺意濃烈,就算是凶獸都要畏懼遠逃。

他就是流雲國的神話,武力的代表,無數武者都要頂禮膜拜的宗師。

在襄陽王麵前,莫是葉家,整個墨玉城都是螻蟻,隨手就可以輕鬆捏死,雙方實力差距,根本不在一個層麵上。

而今日。

眼前這名葉雲,竟是襄陽王十三門徒之一。

如果以實力作為標準,每一位門徒,實力都達到真道境界,深不可測。

“你為什麽會選中我?”葉塵深吸一口氣,壓製住體內略顯雜亂的情緒,麵色恢複鎮定。

“單純論修為來,你並不優秀,隻能是勉強入得了我的眼,但你是一名元陣師,而且還是一名二級元陣師,對元陣有絕強的賦,如果論真實實力,你甚至有能力擊殺武道九重的武者。”

葉雲所的有能力,並非是誇大其詞。

火蟒噬元陣突然施展開來,火蟒衝,一切事物都會焚燒殆盡,倘若偷襲成功,絕對能夠擊殺武道九重的武者。

但武道九重的高手並非弱者,感知力可以達到五百米,所以葉塵要想神不知鬼不覺地動元陣,根本就是做夢。

所以,林雲的隻是有可能,並非絕對,隻代表葉塵有這種強悍的殺傷力。

“當然,這兩點隻是讓我對你很感興趣,真正讓我生出招攬之意,是因為你懂得掌握地之勢。”林雲望向葉塵的目光中,掠過一道精芒。

“勢,乃是一種無影無形的存在。”

“武道九重,也不過是修煉的開端而已,主要用於打磨身軀,淬煉體魄,武道之後,則為真道,真道強者,使得元氣凝聚成為真元,掌握地之勢,一舉一動,都猶如驚雷海濤,實力之強悍,遠遠過武道境界。”

“地之勢?”葉塵仔細想了想,依舊是不太明白。

林雲一笑:“你還未踏入真道層次,不知道也是正常,但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你在施展拳法與身法之時,已經開始掌握地之勢,這是一種很強的賦。”

拳法和身法?

那不就是蠻牛拳和淩波微步?

葉塵暗暗心驚,上古圖騰神秘無比,自己現在的實力太差,並不能完全掌握其中的威力,從而讓葉塵對所謂的地之勢,依舊是迷迷糊糊。

現在葉塵成功踏入武道七重,已經有資格開啟第三枚圖騰。

一想到圖騰所帶來的能力和武典,葉塵心裏就一陣激動,那樣就可以讓自己的實力再次提高,達到更驚人的境界。

誌不在墨玉城這片彈丸之地!

這就是葉塵真正的想法。

“這樣吧,我見你身邊還有諸多牽掛,這件事並不急在一時,我這段時間都會在東陽域尋找才少年,你確定想法之後,就到騰雲山脈尋我。”

林雲對葉塵極為看好,但也不強求,身形融入夜空之中,無影無蹤,稍縱即逝,快得讓葉塵毫無知覺。

葉塵望著林雲消失的方向,暗暗心驚,如果剛才林雲有心要藏匿身形,就算自己的感知力增強十倍,也難以找到半點蹤影。

這纔是真道強者的真正實力!

返回庭院之中。

葉塵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夜不能寐。

林雲的每一句話,在他的腦海中不斷回響著。

擊敗葉蒼之後,葉塵已經成為了墨玉城的最強才,實力之強,就連部分老一輩的高手都難以抗衡。

隻要順風順水地成長下去,十年之後,必當會成為墨玉城第一高手。

但這並不是葉塵想要的生活!

自從開啟上古圖騰之後,葉塵就感覺到了修煉一途的博大精深。

武道之上,則為真道。

真道之上,則為聖道。

那聖道之上,到底是否修煉的巔峰?

葉塵並不知道答案,但他隱約從十二圖騰之中,猜測到聖道之上,肯定會存在一個極為神秘的無上境界。

隻不過他現在接觸的世界,實在是太。

所以葉塵渴望離開,渴望去看一看外麵的世界,見識更多的強者,習得更強的武學,經曆更艱難的考驗!

想到這裏,葉塵頓感心胸一片熱血,立刻盤膝而坐,掏出了諸多元石和靈材。

“既然睡不著,那我不如嚐試啟用第三枚圖騰,看會給我帶來怎樣的驚喜。”

調整好狀態,葉塵將靈材吞入腹內,開始緩緩地消化渾厚的藥性。

元氣嫋嫋地從元石內漂浮出來,穿入血肉,流進經脈,最後匯聚成一條奔騰長流,徹底融入了元海之內。

有前麵兩次的經驗,葉塵顯得輕車熟路,毫無晦澀之意。

剛開始幾日,他將元力和靈材藥效都積聚在體內,並不盲目著急。

等積聚到某種程度的時候,葉塵開始正式啟用。

嗡嗡嗡!

元力大江浩浩蕩蕩,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瘋狂地灌入下一枚圖騰之中。

兩日後。

噗地一聲。

葉塵體內傳來一陣悶響。

他緩緩地睜開雙眼,望著第三枚成功啟用的圖騰,露出了滿意的微笑。傷勢很重,要想依靠自我複原幾乎不可能,就算治好了,也終生隻能躺在床上。”一名青衣大夫搖了搖頭,指著床榻上的高銀,木訥道。“一個換五個,還算不虧。”高銀嘿嘿一笑,話扯動了傷口,牙齒都痛咧了出來。“你先休息,不要亂話。”葉塵將所有的丹藥都拿了出來,逐一遞給大夫,問道:“這些丹藥對傷勢有無幫助?”“難,他受的是內傷,並非元力枯竭,你這些丹藥並無作用,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以黑玉斷續膏外敷,配合三紋穿雲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