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滿口胡言

才。“葉塵,你這個卑鄙人,用盡了這些肮髒手段,有種你就跟我麵對麵來一場較量,我獨孤陽不服!”獨孤陽找不到葉塵,隻能夠對著空嘶吼。“元陣也算是卑鄙手段的話,那你所用的瞳術,所掌握的黑炎,又算不算是卑鄙手段?連這樣的話都得出口,你這個人到底有沒有羞恥之心。”葉塵出的話,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讚同。元陣,是一種賦,需要武者經過長時間的修煉和思考,纔能夠有所成,修煉難度比武學和功法都要高出數倍。葉塵沒有生瞳術...葉家,一處閣樓之內。

葉蒼在房間內來回踱步,時不時看向遠處,神色急匆。

刷拉!

一道黑影落在庭院,急忙走了進來。

“啟稟公子,我們在荒郊之處,找到了林武等人的屍體,三人均是身死,而且從死亡時間判斷,應該是六前。”黑影低頭稟報。

可惡!

葉蒼怒意迸,一拳把假山轟成碎石。

“對了,大禹弓呢,大禹弓是否還在?”葉蒼急促問道。

其實,六前的暗殺計劃,幕後指使人就是葉蒼。

他無意中現了丹方的秘密,就把此事告訴了林武,並且夥同葉金豐夫婦,佈下了這麽一個必殺之局。

那大禹弓是葉蒼花重金從黑市內購來,乃是一件極為珍貴的高階靈寶,為了讓整個計劃毫無缺漏,便是將其借給了林武。

隻是他沒想到,葉塵竟然如此命大,這樣都不能置他於死地。

“當我們現林武三人的屍體時,並沒有現大禹弓的蹤影,依屬下判斷,很有可能已經被葉塵奪去。”

黑影的話,讓葉蒼一陣心疼,心頭滿是懊悔。

“你立刻去聯係莫師,就是我葉蒼有求於他,不管他開價多少銀兩,直接答應,務必要讓他親自動手!”

既然計劃失敗,再懊惱也是於事無補。

葉蒼思索了一會,一揮手,扔出一枚儲物戒指。

“是!”

黑影點頭,轉身離去。

“慢著!”

葉蒼突然叫住了黑影。

“你等會派人林武三人的屍體運回來,一定要心謹慎,千萬不能被別的人現,還有,你去蒐集葉塵與萬家之間的資料,一絲一毫,都不能落下,我自有用處。”

葉蒼眼珠子一轉,頓時一計上心頭。

葉不屈最近心情極好。

才風雲會上,葉塵勇奪魁,葉蒼居於第二,讓葉家一躍而上,成為墨玉城三大家族之,不管是聲名,還是權勢,都有一個質的飛躍。

此後不久,靈丹堂順利開張。

葉費作為靈丹堂堂主,掌管墨玉城所有丹藥銷售事務,葉家因此也成為了眾多武者的嚮往之地,前來投靠者,幾乎快要踩爛了大門門檻。

除此外,由葉蒙秘密培養的凶獸隊,在最近也是取得了可喜的成績,三十頭凶獸幼崽全部馴服,已經開始進行係統性訓練。

相信不出半年,葉家的實力會提高到一個全新的高度。

到那個時候,就連城主府,也不敢隨意揉捏。

在如此迅猛的展之下,身為葉家家主的葉不屈,當然是心情舒爽,日子過得很是逍遙。

今日清晨,空才濛濛微亮,葉蒼就早早地過來請安,這讓葉不屈有些驚訝。

葉蒼並非一人前來。

在他身後,緊跟著六名仆人,他們手上抬著三個擔架,上麵均是蓋著白布。

“蒼,這是何物?”

葉不屈聞到了一股腐臭味道,略微不喜。

“義父,今我來,是要跟你商議一件關係葉家生死存亡的大事。”葉蒼突然雙膝跪地,朗聲道:“請義父將葉塵殺死,為葉家除去一顆毒瘤!”

葉不屈猛地一皺眉,滿臉地疑惑。

葉家如今展勢頭極好,怎麽就到了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

再者。

葉塵是葉家的後起之秀,賦高,心性純良,又怎麽會禍害葉家?

“蒼,你這話事關重大,絕對不可以信口開河,我就當做是沒聽過,你暫且停下吧,好好冷靜幾,莫要亂了思緒。”

葉不屈知道葉蒼與葉塵關係惡劣,下意識認為兩人私底下又起了矛盾。

“義父,我的話並非胡言,全都有證據,還請義父聽我娓娓道來。”

葉蒼早就準備好了一番辭,臉上絲毫不見慌亂。

他上前幾步,將擔架上的白布掀開。

頓時,三具屍體呈現在葉不屈的麵前。

“義父請看,這三具屍體,分別是葉金豐、蘇淩玉和林家大長老林武,雖死亡已久,屍體有些許腐爛,依舊還是可以辨識。”

葉不屈掃了幾眼,點頭確認。

“七前,孩兒在荒郊現了三人的屍體,細細辨認之下,現葉金豐死於指法、蘇淩玉死於拳法、林武死於元陣,三者死亡時間相隔不久,按照我的判斷,應該是死於同一人。”

“死於同一人?那又如何?”

“墨玉城擁有武者數十萬,但同時懂得指法、拳法和元陣之人,卻是寥寥無幾,林武實力已達武道八重,墨玉城之內,鮮有對手,能夠同時擊殺這三人,並且全身而退的人,算來算去,也唯有葉塵一個。”

葉蒼目光如炬,立刻把矛頭指向了葉塵,語氣鏗鏘有力。

“義父,你是否還記得,當初礦洞一行,林宗莫名身死,礦洞無故被凶獸包圍,而我也是遭受到了他人陷害,被林家追殺了三個月?”

“當然記得!”葉不屈起來就有氣,當初為了攔住林家的怒火,他也是憋了一肚子的鬱悶,可惜遲遲找不到緣由,隻能單方麵隱忍。

葉蒼道:“林武乃是林宗之父,葉塵跟他並無恩怨,但七前,他居然死於葉塵之手,從此判斷,葉塵應該就是殺害林宗的凶獸,林武現了這一事情,便夥同葉金豐夫婦聯手暗殺葉塵,結果卻遭葉塵反殺,從而暴屍荒野,死不瞑目!”

“蒼,你這話可有證據?”葉不屈似乎也感覺到了一股陰謀氣息。

“當初凶獸開始肆虐,葉塵就失去了蹤影,而凶獸停止廝殺,葉塵又出現在了礦洞出口,這時間段,未免太巧合了點,最重要的是,我聽葉塵被嗜血黑狼追殺,並且被逼到了一個死衚衕。”

“試問,當初他僅有武道四重修為,如何能夠在嗜血黑狼的爪下逃生?”

“經過孩兒日夜走訪,秘密詢問葉家弟子後,可以很明確地,當初凶獸湧入礦山,一定是葉塵暗中操作!”

“他借凶獸之威,暗中殺死了林宗,然後栽贓嫁禍於我,為的就是讓林家跟我葉家結仇,陷入不死不休的慘烈局麵!”

葉蒼的話,得句句入理,立刻就讓葉不屈相信了三分。

“眼前這三具屍體,也是葉塵的把戲,葉金豐和蘇淩玉乃是我葉家之人,三人同時死去,難免會讓人以為林葉兩家再生矛盾,如果有好事者起謠言,豈不是會我葉家野心勃勃,企圖吞並其他家族?”

葉蒼滿臉哀慟,捶打著自己的胸口,一副無奈懊惱的樣子:“倘若真的如此,城主府勢必會出手幹預,如此一來,我們葉家恐怕會被所有家族排擠,惹來無盡禍事!”來還有這個道理。”葉塵笑著搖頭,手掌拂過,將整塊石牌都拍成粉碎,然後指著石牌的位置,轉頭對徐嬌道:“現在你沒有資格關我了吧。”完,葉塵朝前踏出,就要進入修煉室之鄭“找死!”徐嬌秀眉一皺,頓時,手中出現一柄長劍,帶著熊熊火光,刺向葉塵的後背。這個女子,竟如此驕橫無理,自己霸占修煉室也就算了,現在看葉塵不爽,直接就出手偷襲,要是這一劍刺中,非得將肺部都刺穿,好生狠毒。哼!葉塵一轉頭,雙手虛空轟出,一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