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清冷佛子vs驕縱公主(50)

。滿目清冷,眉如寒劍,鼻梁高挺,唇色如血……整張臉都精緻如畫,似蠱惑人心的魔,又似飄飄出塵的仙。冥幽此時正垂著眸子,鴉羽似的睫毛在眼底留下一道淺淺的陰影。薑景妤有些期待的看著冥幽,腦中想象他抬起頭時會是幅什麽樣的光景。可她腦中閃過許多眼睛,卻沒有一雙能跟這張臉匹配。“抬頭看著孤。”薑景妤故作鎮定的側躺在榻上,手中把玩著冥幽的麵具。話音剛落,冥幽抬起了頭,視線也跟薑景妤的視線對上。薑景妤呼吸慢了半拍...回到皇宮後一群人都圍著薑景妤轉,薑景妤月份大了,懷的又是雙胎,皇後不放心她回公主府養胎,好說歹說將她留在了宮裏。

太醫每天都會過來為薑景妤診脈,確定她的身子安然無恙後皇後等人才能放心。

在了塵和皇後以及宮人們的悉心照料下,薑景妤終於到了臨產期。

了塵臉色蒼白的扶著薑景妤躺下:“妤兒別怕,我在,我一直在。”

了塵邊說邊把薑景妤的頭發抿到耳後,聲音中帶上了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顫抖。

看著了塵那蒼白的臉色薑景妤麵露無奈:“明明是我生孩子,怎麽夫君的臉色比我還要蒼白虛弱?”

薑景妤說著抬手覆上了塵的臉龐,了塵抓住她的手用臉蹭了蹭。

“請駙馬迴避,老奴這就為公主接生!”

幾位專門為宮裏娘娘接生的產婆來到床前提醒了句,皇後這時也走了進來。

“了塵先迴避一下,本宮在這裏陪著妤兒。”

身為過來人,皇後知道這個時候薑景妤定然不想讓了塵陪在身邊,開口下了逐客令。

薑景妤也推了推了塵:“夫君你先出去,我很快就好了。”

“好,我出去等妤兒。”

了塵不想讓薑景妤情緒受到波動,薑景妤說完後俯身在她額前落下一吻,而後便三步一回頭的退出了寢殿。

“你們快為妤兒接生,妤兒懷的是雙胎,接生過程中有任何不妥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本宮!”

皇後寬袖微拂,母儀天下的威嚴盡顯。

“是!”

幾名產婆應下後各司其職,不停在床前忙活著,血水一盆接一盆的往外端。

皇後來到床前一臉心疼的看著薑景妤,拿著帕子不停為她擦拭額頭上冒出的薄汗。

“妤兒不怕,母後在,母後會一直陪著你的。”

皇後眼眶通紅,緊緊的握住了薑景妤的手。

薑景妤扯了扯嘴角,緊緊回握住了皇後的手。

“母後別哭,妤兒沒事。”

皇後吸了吸鼻子,聲音哽咽:“妤兒、妤兒若是疼的話咬住母後的手,母後在,母後在。”

皇後不停叮囑著,心髒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比她自己生產時都要緊張。

皇後在寢宮陪著薑景妤,了塵和皇帝還有薑景湛等人在殿外候著。

聽著殿內傳來的聲音,了塵薄唇抿成一條細縫,臉上血色散盡,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前邊的宮殿,指甲陷入血肉都渾然不知。

薑景湛急的踱來踱去,不停用拳頭捶打著手心,一會兒抬頭一會兒抬頭,看到宮人端出來的血水後雙腿一軟差點站不住!

皇帝站在了塵身側,昔日那股不可一世的帝王威嚴早已不見,此時他隻是一位操碎心的老父親,聽著房內傳來的聲音眉頭緊皺,無措又心疼的閉上了眼睛。

在眾人焦急的等待之下,嬰兒的啼哭聲從殿內傳來。

皇帝緩緩睜開了眼睛,眼中有淚光閃爍。

了塵眸光一凜,抬腳衝進了寢宮。

薑景湛緊隨其後,正要跟上去時皇帝叫住了他:“湛兒,回來!”

薑景湛停下腳步扭頭看了過來:“父皇,皇妹已經生了,我要進去看看皇妹!”

薑景湛以為皇帝是要阻攔他進去,一臉焦急的解釋。

方纔薑景湛要進去時皇帝生怕他胡來,勒令在薑景妤沒有將孩子生下來之前不許薑景湛靠近寢宮半步。

皇帝歎了口氣,朝著薑景湛揮了揮手:“我知道,你過來,扶著我一起進去。”

由於高度緊張,生怕女兒出任何差池,皇帝如今雙腿癱軟發麻,想動卻動不了分毫。

薑景湛鬆了口氣,直接扛起自家父皇朝著寢宮奔去!

身子突然騰空的皇帝:“!”

朕不要麵子的嗎?!

等幾人來到寢宮時宮人們已經把殿內收拾幹淨了。

兩個小嬰兒攥著拳頭躺在一旁的搖籃裏,小嘴吧唧吧唧的甚是可愛。

了塵俯身來到床邊,看到薑景妤額前被打濕的碎發後雙眼一紅,睫毛很快便濕潤了。

“妤兒,辛苦你了。”

了塵額頭抵著薑景妤的額頭,大掌輕撫她的臉頰,一直懸著的心在看到薑景妤平安無事那刻總算是落了下來,找到了歸屬。

皇後也紅了眼眶,一臉欣慰的看著恩愛有加的二人。

“皇妹,皇妹你沒事吧?”

薑景湛扛著自家父皇來到了寢殿,徑直的朝著床榻走去。

“放朕下來,臭小子你放朕下來!”

皇帝瞪大眼睛急忙出聲,他可不想如此沒麵子的出現在妤兒麵前!

薑景湛聞言連忙停下把皇帝放到了地上,也不管皇帝有沒有站穩,抬腳便朝著薑景妤撲了過去。

“妤兒,妤兒你沒事吧?”

薑景湛來到床前,直接把了塵擠到了一邊。

本來在跟娘子貼貼的了塵:“……”

把了塵擠走後薑景湛心滿意足的占據了距離薑景妤最近的位置。

“妤兒你沒事吧?”

薑景妤笑了笑:“皇兄放心,我沒事。”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餓不餓?想吃什麽?皇兄這就讓去禦膳房做!”

薑景湛說著就要起身吩咐禦膳房,薑景妤拉住了他的衣袖。

“皇兄不必麻煩,我不餓。”

“也對,妤兒才剛吃完飯沒多久,那等什麽時候餓了告訴皇兄,皇兄去吩咐禦膳房做給你吃。”

薑景湛和薑景妤隻差兩歲,兄妹倆幼時幾乎形影不離,感情無比深厚,在薑景湛心中皇妹比他自己都重要。

薑景湛剛和薑景妤說上兩句話後領被拉住了,皇帝揪著薑景湛的後領將他拽到一旁,自己頂替了薑景湛所在的位置。

皇帝嘴角顫抖,來到薑景妤身前後憋的一肚子的話愣是一句沒說出來,眼角微微濕潤。

薑景妤眼中含笑:“父皇,女兒這不是沒事嗎?”

皇帝深呼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變得正常些:“妤兒,你受苦了。”

皇帝皇後跟了塵薑景湛幾人全都圍在床前對著薑景妤噓寒問暖,躺在搖籃裏被遺忘的兩個小家夥哇一下哭了出來!

——

——

年關啦,大家新年快樂呀:“你若不想抄也可以,背下來也是一樣的效果。”薑景妤咬牙切齒的從牙縫裏擠出兩個字:“我抄!”十大本這麽厚的佛經她得背到猴年馬月?她是來拉佛子下神壇的,不是來背佛經跟他一同昇天的!薑景妤步子沉重的朝著了塵身前的書案走去,明明幾步路的距離,卻硬是被她走出了一萬八千裏的架勢。一步一挪最後還是來到了書案前,看到書案上那本厚厚的清心咒後,薑景妤眼裏的光都黯淡了,生無可戀的在書案前坐下。了塵銘記師父的忠告,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