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清冷佛子vs驕縱公主(完)

手打分的機製,宿主若是滿意的話,給個五星?】薑景妤:“……滾。”……傅硯辭剛回到將軍府便被秦氏身邊的丫鬟請去了茗香閣。守在門口的丫鬟看到傅硯辭的身影後急忙跑進了房內:“夫人,夫人將軍回來了!”聽到丫鬟的提醒,原本坐在銅鏡前的秦氏急忙跑到了床邊,坐在了那一堆衣服前,用力擠出了兩滴貓尿。“哎呦,我的命可真苦啊!兒子好不容易從北疆回來,我盼天盼地才盼來了我們母子團聚,現在卻被迫前往阜陽老家,讓我們母子二...第53章????清冷佛子vs驕縱公主(完)

“皇舅舅快跑,皇外祖母要追上來了!”

薑宥寧騎在薑景湛脖子上,雙手揪著他的耳朵歡呼。

“寧兒抓緊了。”

薑景湛抓住她的小胳膊,嗖一下躥了出去。

“皇舅舅安兒也要抱!”

“皇叔序兒也要!”

“章兒也要!”

薑景湛舉著薑宥寧在前邊跑,薑宥安幾個跟在後邊追,皇後又快步跟在其後,薑景妤和太子妃不放心皇後也起身跟了上去。

“站住,薑景湛你給我站住!”

皇後捏著裙子步步生風的去追跑在前邊的薑景湛,連大名都喊出來了。

“母後,母後您慢點!”

幾道身影在禦花園你追我趕,一時之間薑景湛的求饒聲和皇後的嗬斥聲以及孩子們的嬉笑聲摻雜在一起,好不熱鬧。

正在雕刻木雕的了塵和皇帝以及太子三人見狀無奈搖了搖頭,也跟著笑了起來。

——

淨空大師對了塵來說亦師亦父,還俗之後了塵一直跟淨空大師保持著信件往來,如今兩個孩子已經三歲了,了塵和薑景妤商議著帶兩個孩子去佛桉寺看望淨空大師。

小和尚也成天在信件中唸叨他們,了塵和薑景妤都是說一不二的性子,商議好後便帶著兩個孩子出發前往了佛桉寺。

上次離開皇城去這麽遠的地方還是在二人剛成婚時,如今時過境遷,當初的二人行變成瞭如今的一家四口。

此行依舊是了塵在前邊趕馬車,薑宥安和薑宥寧兩個小家夥頭一次出皇城,看啥都新鮮,放著好好的馬車不坐非要跟了塵坐在車外。

“妹妹你看,那棵樹上有鳥窩!”

薑宥安指著前邊樹上的鳥窩興奮的從馬車上站了起來。

“哪裏哪裏?”

薑宥寧大眼睛忽閃忽閃的,也跟著薑宥安站了起來。

兩個小家夥才剛站起來就被了塵一把拉到了懷中,兩個小家夥一屁墩跌到了了塵懷中,小手指著彼此咯咯笑了起來。

了塵低頭看著懷中的小包子,柔聲囑咐道:“趕車時不要亂動,稍有不慎便會跌下馬車,記住了嗎?”

兩個小包子乖乖窩在了塵懷中,點了點頭:“記住了爹爹!”

“看在你們倆這麽乖的份上,獎勵你們些零嘴吃。”

薑景妤端著兄妹倆愛吃的小零嘴從馬車內走了出來,在了塵身側坐下。

看到自己愛吃的零嘴後兄妹倆雙眼一亮,蛄蛹著身子朝薑景妤那邊湊了過去。

“娘親,我要吃蜜餞!”

“我要吃龜苓膏!”

二人說著伸出肉乎乎的小手,看到喜歡的零嘴後兩個小家夥粉嘟嘟的嘴巴微微張開,嘴角掛著晶瑩剔透的……哈喇子。

“收收下巴,口水要流下來了!”

薑景妤噗嗤一笑,抬手捏了捏二人的小下巴將蜜餞和龜苓膏放到他們手中。

拿到蜜餞和龜苓膏的二人心滿意足,乖乖坐在了塵腿上嚼了起來。

雖然時過境遷,距離二人上次走這條路已經過去將近四年,但周遭的風景卻半點沒變,一直停留在原地,等著他們再次到來。

一家人來到佛桉寺時已經是兩個月後,本來一個月時間足夠從皇城來到佛桉寺,無奈兄妹倆跟城裏娃進村沒見過世麵似的,見啥都新鮮。

每經過一個鎮子都要停下來在集市上逛逛,一來二去耽誤了不少時間。

淨空大師和小和尚早就在佛桉寺門前等候他們到來了,馬車映入他們的視線那刻,小和尚像猴子一樣躥了出去。

“了塵師兄,女菩薩!”

坐在前邊趕馬車的了塵看到小和尚後笑了笑,薑景妤撩開轎簾對著前邊的小和尚揮了揮手,這時正在軟墊上睡覺的薑宥安和薑宥寧也醒了。

兄妹倆揉了揉眼睛,剛睡醒還有些迷糊,趴在軟墊上拽了拽薑景妤的衣裙:“娘親。”

聽到兩個孩子的聲音後薑景妤扭頭看了過來,俯身捏了捏兩個孩子粉撲撲的小臉。

“不是經常唸叨師爺爺跟小師叔嗎?馬上就可以見到他們了。”

“了塵師兄,女菩薩!”

小和尚的聲音再次從外麵傳來,徹底驅散了薑宥安和薑宥寧的睡意。

“娘親,咱們到了?”

薑宥寧從軟墊上爬起來從轎子裏探出小腦袋朝外看去。

“怎麽樣妹妹,咱們是不是到了?”

薑宥安撅著小屁股來到薑宥寧身側,跟著她一同看向轎外。

馬車緩緩停下,小和尚也跑到了馬車前,看到薑宥安和薑宥寧時愣在了原地。

三人大眼瞪大眼,均是一臉好奇。

了塵走下馬車轉身朝兩個小包子伸出手,兩個小包子頓時將雙手舉高抱住了了塵的脖子。

兩個小包子被了塵抱下馬車後薑景妤也拎著二人的鞋走了下來。

“惠恩,好久不見。”

薑景妤含笑看著麵前的小和尚,曾經的小和尚如今已經長成了小少年,個子都到薑景妤肩頭了。

在薑景妤走下馬車那刻小和尚的視線便從兄妹倆身上挪到了薑景妤身上。

他咧嘴一笑:“女菩薩好久不見。”

薑景妤扭頭看向大眼睛裏滿是好奇的兄妹倆,笑道:“這位就是你們天天吵著要見的小師叔。”

“小師叔,抱!”

得知小和尚的身份後薑宥安和薑宥寧張開雙臂身子朝小和尚那邊傾斜。

小和尚連忙上前一手一個把他們倆抱了過來,得虧小和尚力氣大,換作其他同齡人還真不一定能一下抱起倆。

被小師叔抱在懷裏後兩個小家夥樂的不行,小嘴巴拉巴拉的就沒停過,根本就不知道內向靦腆為何物。

小和尚也同他們交談起來,三個話癆湊一起,連空氣都變得嘰嘰喳喳。

淨空大師拄著禪杖站在佛桉寺門前,眉目慈善的看著迎麵走來的幾人。

“師父。”

“淨空大師。”

薑景妤和了塵先一步來到淨空大師麵前,微微俯身衝他行了一禮。

“師爺爺!”

淨空大師正要回話,薑宥安和薑宥寧不知何時從小和尚懷中滑了下來,扭著小屁股顛顛的朝淨空大師跑去。

“師爺爺,猜猜我們是誰!”

薑宥安和薑宥寧抱住淨空大師的腿,揚起小臉笑嘻嘻的看著他。

淨空大師彎腰湊到他們身前,笑嗬嗬道:“安兒寧兒,師爺爺總算把你們倆給盼來了!”

“師爺爺,娘親說寺裏的齋飯很好吃,寧兒想嚐嚐!”

作為資深小吃貨,在薑景妤說過佛桉寺的齋飯好吃後薑宥寧一直惦記著呢!

此話一出,眾人啼笑皆非。

淨空大師含笑看著薑宥寧,伸手摸了摸她那肉乎乎的小臉。

“師爺爺早就準備好齋飯迎接你們了,待會寧兒想吃什麽吃什麽,師爺爺這裏管飽!”

“嘻嘻,師爺爺真好!”

薑宥寧笑比花燦爛,抓著淨空大師的袍子一蹦一跳的回了寺廟。

一頓飯下來薑宥安和薑宥寧算是跟小和尚混熟了,晚上非要粘著他跟他一起睡,連蜜餞和龜苓膏都改變不了他們的主意。

最後兩個小家夥如願留在了小和尚的禪房,了塵則跟薑景妤去了落霞峰。

薑景妤提著燈籠趴在了塵後背,像四年前一樣被了塵背著來到了落霞峰。

又是海棠花盛開的季節,濃濃的花香彌漫整個落霞峰。

二人來到樓閣,了塵從身後抱住薑景妤的腰身,同她一起看向前方的皎皎月明。

薑景妤握住腰間的大掌,仰頭感慨道:“今晚月色真好,站在這裏好像月亮都離我們更近了些。”

了塵下巴抵在薑景妤肩膀上,眸色溫柔的看著她的側顏。

“月是雲中散客,卿是人間絕色,亦是人間難得。”

薑景妤彎了彎唇,扭頭看向下巴抵在肩膀上的了塵:“離開如此寧靜安逸之處隨我步入紅塵,了塵師父可曾後悔過?”

了塵目光堅定而平靜:“從未,若來生我再為佛子,遇見妤兒之後,亦甘願墜落神壇,與你在這紅塵之中相遇,相知,相戀,相伴。”

薑景妤眼睛眯起,嘴角笑意蕩開。

“了塵師父,以後每年都陪我來落霞峰賞月吧。”

“好啊,一切聽從娘子安排。”

./33808664/30302669.完成任務之前爸媽不會有事?”【宿主放心,小棟向宿主保證,在沒有摧毀實驗室之前宿主的父母不會有任何意外!】對此棟棟幺很篤定,安慰薑景妤放寬心。薑景妤抿了抿唇,她突然心神不寧,既然父母和朋友都沒有意外的話,那麽令她不安的源頭隻有一個了。是傅雲驍!想到今早福叔對她說傅雲驍有要事需要處理,能不能陪同她去采絞股藍,難道是傅雲驍出事了?薑景妤思來想去也隻有這一個可能了。心神不寧的薑景妤連老師喊她的名字都沒有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