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場風暴

你克製點,這裏可是醫院!而在病房裏,此時正在上演“兄友弟恭”的大戲。此時的病房裏一共有六個人。林樂瑤,林富貴,李彩霞,林永康,劉彩珠,林佳佳。其中,林富貴是林樂瑤的父親,此時正病懨懨的躺在床上。李彩霞,是林樂瑤的母親。此時正坐在角落裏抹眼淚。林永康是林樂瑤的大伯,劉彩珠是大伯母,林佳佳是他們的女兒。林樂瑤此時正在和他們對峙。林永康咳嗽幾聲,往地上吐了一大口濃痰。然後看著林樂瑤說道:“樂瑤啊,我這也...看書網.630.,最快更新女主偷看我日記,人設崩塌最新章節!

“你……”

看著眼前的蘇羽,花若清摸了一把眼淚便急忙往後退。

怎麽了這是?

自己又不是什麽吃人的惡魔。

看見自己害怕什麽?

“你怕什麽?”

蘇羽看著眼前的花若清笑著問道。

此時,月光皎皎,潔白的灑落在一旁的湖水上,伴隨著水麵的波動而波動。

“沒,沒什麽?!”

說罷,花若清神色慌張的想要逃走。

見狀,蘇羽一把拽住了她。

“說說看,到底是出了什麽事情?!”

蘇羽笑著問道。

他現在,真是越發的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了。

然而花若清卻看著他,搖著頭,不肯開口說話。

“你有什麽想要的,我可以幫你滿足。”

眼見似花若清不肯說話,蘇羽決定換個方式來解決。

他倒也不是因為花若清手裏有什麽重要的情報。

完全是因為蘇羽偶然來了興趣。

“沒什麽。”

花若清安然的回答道。

此時的神情,與此前完全是兩番模樣。

好家夥,看這樣子,是不肯說了。

見狀,蘇羽不自覺的搖了搖頭。

沒意思。

看樣子在問也是問不出什麽話來了。

隨即,蘇羽離開了這裏,在附近兜兜轉轉一圈,感覺也沒啥意思。

因為人都去宴會那邊了。

無奈之下,蘇羽隻好回到了宴會上。

看著眼前的宴會,蘇羽隻感覺無趣。

無聊之下,他便開始觀察宴會上的人。

看來看去,還真叫他給看出了一點端倪。

這個龍頂天,臉色怎麽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他倒也說不上來是什麽問題。

但就是感覺龍頂天的臉不像是一個活人的樣子。

模樣看著很是詭異。

嘶……

很奇怪啊。

蘇羽在心裏嘀咕著。

不過他也沒有多想。

很快,宴會結束了。

蘇羽順走了宴會上的一隻烤雞之後便跑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負責值夜班的兄弟看到他過來,又給他順便弄了點冷盤和酒,還有一大塊的驢肉。

所以,蘇羽便一個人蹲在辦公室吃一口冷盤,就一口酒,在咬一大口肉。

感覺這小日子過的很是快活。

就是神仙感覺也都不一定比的過。

驢肉,雞肉,美酒,冷盤。

嘶……

要是能在給我一個妹子的話,可就更好了。

飯飽思**,蘇羽吃的差不多了,心思便不自覺的開始活泛起來了。

尤其是他的老二,正不斷在向他提議:咱們幹點什麽吧!

“拉倒吧,這會上哪給你整點事去。”

蘇羽打了一個哈切,拿了一把手電筒,打算出去吹吹風,給自己冷靜冷靜。

外麵的風一吹,不僅醒酒,還讓他冷靜了不少。

行,到處轉轉吧。

話說,這龍府自己輪回那麽多次還真沒有來過幾次。

這樣想著的蘇羽很快便開始在這四周轉了起來。

很快,他還沒走幾步,就發現在花叢鬼鬼祟祟的徘徊著一個人影。

蘇羽跑過去看了一眼,發現這人是花若清。

好家夥,又是她。

剛才也是她!

她在這幹什麽呢?

“幹什麽呢?!”

蘇羽質問道。

來這邊當了個保安隊長,說話都感覺硬氣了不少哇。

花若清看了一眼蘇羽,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好家夥,這是什麽意思?

蘇羽越發的來了興趣。

“你現在可不應該呆在這!”

蘇羽一把抓住了花若清的胳膊質問道。

如此大膽的舉動,若是放在平時,花若清絕對已經喊人了。

但是現在,她卻隻是張了張嘴,沒有說話。

恍惚之間,她不自覺的居然想起了在溫泉裏的場麵,兩頰不自覺的飄起了一抹緋紅。

“那我現在應該呆在那?!”

花若清有些挑逗般的問道。

這娘們,在挑釁我?

蘇羽皺了皺眉頭。

隨即,蘇羽往前一步,看著花若清的問道:“這就要看你的意思了。”

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貫徹到底嘍。

見狀,花若清微微一笑。

自己的命運,早就已經不能掌握在自己手裏了。

既如此,何不任性而為一次呢?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件事要做。

花若清看著蘇羽,忽然湊近了蘇羽的耳朵平淡的說道:“龍頂天已經死了。”

一句話,饒是蘇羽也被驚的不輕。

龍頂天死了?

這怎麽可能?

蘇羽的心中大驚不止,第一反應是:這是假訊息。

但是想到這訊息是龍頂天貼身的愛姬告訴她的。

想必還是有很高的可信度的。

可如果是這樣的話,哪現在的龍頂天又是誰?

“你說謊。那現在的龍頂天是誰?”

“是被人用還魂術吊起來的。”

花若清平淡的問道。

她在賭,賭蘇羽值不值的她賭一把。

龍頂天死了,她在這裏最大的依靠沒有了。

她就像是一片飄在大海之中的浮萍。

隨手都有覆滅的可能。

如果她想要活下去的話,就需要找到一個能在接下來繼續庇護她的人。

放眼,整個龍府,這樣的人,決然不多。

而聽到花若清話的蘇羽也是大吃一驚。

還魂術!

這東西他可不陌生,畢竟這是一本都市修仙。

而還魂術是一種可以短暫的讓死者起死回生的法術。

不過,沒記錯的話,這是一種非常邪性的法術。

屬於是禁術。

想要修煉的話,是不能走正道,而要走邪道的。

沒記錯的話,想要修煉這種法術的人,首先要找一片墳場,然後給自己刨一個坑出來,在找一個棺材,躺裏麵去。

每天就和一群孤魂野鬼和屍體呆在一塊。

久而久之,弄得自己也人不人,鬼不鬼的。

真的就是字麵意義上的人不人,鬼不鬼。

麵板鐵青,渾身上下沒多少陽氣,整個人三分不像人,七分好像鬼。

他們一般被稱為活死人。

蘇羽見過一次修煉這玩意的人。

嗯……

就挺一言難盡的。

而且因為和屍體呆的時間比較長,所以在xp係統方麵……

算了,不能回想。

蘇羽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蟬。

因為他又想起來自己有一次意外見到一個活死人。

那變態的畫麵,讓他至今難忘。

而如果眼前這個女人說的是真的的話,那龍府可以預見的正在醞釀著一場巨大的風暴。實在太戳我的xp了。”蘇羽一邊提起褲子一邊慌亂的說道。“你tm……”玉紫幽被氣的不輕。“我……算了,待會在說。你先起來,老爺都走到樓下了。讓他看到你這個樣子,怕不是要給你罵死。”“臥槽,我爹怎麽回來了。”蘇羽急忙開始穿衣服。蘇良平一直都在大力的培養他,甚至到了有些偏執的地步。雖然自己也能理解他希望自己能在他百年之後挑起大梁的想法。但是在某些方麵,蘇良平做的實在是有些過分了。就比如,不允許自己玩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