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看破不說破

屬胡編亂造的。他純粹是不想要一個自己根本不熟的人待在自己的身邊。有一個張如月每天給自己老子匯報自己的情況已經夠離譜了。在來一個保鏢二十四小時的待在自己身邊,把自己喜歡玩那個黃油都給匯報上去?那還是算了吧!況且,玉紫幽在後麵的劇情中,想要進一步的獲取情況,就必須加大獲取自己的信任。自己讓她來當保鏢,也剛好是推進劇情。嗯,完美!自己真是個天才。“哦?!”蘇良平疑惑的一聲,隨即看向了一旁的玉紫幽。蘇良平...看著眼前的花若清。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話。

蘇羽有點明白她為何會出現在這裏了。

“人是什麽時候死的?”

蘇羽問道。

“我和你泡完溫泉回去之後。”

花若清依舊是平淡的回答道。

她的眼神冷漠,看不出一點的感情。

那模樣,就像是一個提線木偶一樣。

與此前那充滿誘惑的魅眼如絲完全不一樣。

或許,這纔是她本來的模樣。

畢竟,她是一個早就不能自己主宰自己命運的苦女子了。

“所以,你希望我能在以後帶你出去,是嗎?!”

蘇羽一句便說中了她得想法。

花若清默默得點了點頭。

隨後,將自己頭上的發簪緩緩的取下,放在身旁的花台上。

輕輕得抬起頭,看了蘇羽一眼。

這一眼,風情萬種,充滿了危險的誘惑。

嗯……

蘇羽稍稍的權衡了一下利弊之後,就決定不在權衡什麽利弊,先動手再說。

……

而另一邊。

孔絲雨的房間裏,她正一臉麵無表情的坐著。

而在她的麵前,是自己的女兒龍函靈。

此時的龍函靈止不住的在抹著自己的眼淚。

就在她的麵前,她的母親要逼迫她嫁給一個她從來都不認識的男人。

而這個男人,正是京城城主的兒子。

她不願意,淚流滿麵。

但她的母親在此刻卻冰冷的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用命令式的口吻強製要求她接受這件事。

“媽……”

她慘兮兮的喊道。

但眼前的孔絲雨卻絲毫不為所動。

“此事已定,你無需多言。出去吧!”

孔絲雨說道。

龍函靈還想要反駁,但卻被左右衝出來的人給強製帶了出去。

“給我看好了。”

孔絲雨麵吧無表情的對負責執行的下人說道。

“是。”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你們敢抓我,你們完了。”

龍函靈拚命的想要掙紮。

但這些人絲毫不為所動。

畢竟,龍函靈和孔絲雨兩個人之間誰大誰小,他們還是分得很清楚的。

伴隨著“砰”的一聲關門聲,龍函靈被關在了一間房子裏。

“您有什麽需要,盡管吩咐。但就是不能離開這了。”

門口的人說道。

龍函靈含著眼淚怒斥的一聲道:“滾。”

門口答話的人聽見,不在說話,漠然的走了。

房間裏,隻留下了龍函靈一個人在低頭啜泣。

不行,自己一定要想辦法從這個地方離開!

含著眼淚,龍函靈的雙眼之中忽然變充滿了堅毅。

辦公室裏。

花若清依偎在蘇羽的懷裏。

“說起來,我的姐姐,還差點嫁給你。”

花若清輕笑一聲的說道。

此前,她對蘇羽的大名早就已經如雷貫耳了。

初次見蘇羽的時候,她就大概猜到了蘇羽的身份,但她生性謹慎,多次確認之後,才確認了蘇羽的身份。

“你姐姐?!”

蘇羽愣了一下,知道她說的是花雲。

當下,細細的看了一眼花若清。

哦吼,這兩眉之間還真和她那個姐姐有幾分相似之處。

話說,花若清,花雲……

好家夥,都是花家的人啊。

自己此前居然都沒有發現。

“原來如此!”

蘇羽的嘴角微微翹起。

“天色不早了,我必須要回去。否則,明天送飯的人發現我不在,會起疑心的。”

聞言,蘇羽皺了皺眉頭。

或許,自己可以利用已經知道龍頂天是個活死人這件事,來交換花若清……

嗯,不過自己也不能保證這麽做能不能成功啊。

嘶……

“放心吧,死人是不行的。”

花若清輕然的說道。

見狀,蘇羽手一抖,差點又感覺把持不住。

真誘惑啊,刺溜!

“行了,你就呆在我的房間吧。這件事我去搞定!”

蘇羽伸了一個懶腰的說道。

聞言,花若清一怔。

“你要是這麽做,會讓你成為眾矢之的。”

花若清伸出一根手指,指著蘇羽的胸膛緩緩往下落。

嘶……

硬了,硬了,

拳頭硬了。

蘇羽決定,就算是玩玩也好,得想個辦法把這個娘們給弄走。

說罷,花若清輕輕的拿起桌子上的發簪,給自己戴上。

“放心吧,我隻是回我自己的房間。”

花若清微笑著說道。

說罷,便輕飄飄的離開。

嘶……

心裏歸納覺刺撓。

看著離開的花若清,蘇羽感覺心裏多少是有點刺撓。

等了半個小時。

蘇羽在辦公室裏又睡不著,索性便跑出去溜達。

很快,他便發現自己不自覺的溜達到了龍頂天住的地方。

在龍頂天住的房子的隔壁的一個小房子,就是花若清的房子。

此時,這個房子裏正亮著燈。

進去看看?!

蘇羽的心裏刺撓的想道。

但是看了看周圍,不少的人在這周圍守著。

咋辦呢……

蘇羽摸了一下身上。

找來找去就找到一張黑卡。

也不知道裏麵有多少錢。

這樣想著的蘇羽轉身跑到了一個簡易的取款機上插進去看了一下。

發現裏麵就五個億。

應該夠了。

先取個二十萬吧。

隨即,蘇羽找了張報紙,取了點出來。

隨後跑了回去。

“咳咳。”

蘇羽咳嗽了兩聲,然後走了過去。

“哥幾個,都辛苦了啊。”

蘇羽說道。

“不辛苦。”

看到蘇羽過來,負責夜晚警戒的眾人急忙打起精神來。

剛都坐在一起打盹著呢。

看到蘇羽過來了,一個個的急忙打起精神來。

這都是一幫老油條了。

怎麽混,那是精通的很。

“行了,今晚的班我親自站。你們去喝點酒吃點菜歇息歇息吧。”

蘇羽說著,將手裏的報紙遞了過去。

“這……”

後麵一個新來的還想說點啥,但被旁邊的老人踩了一腳,便急忙閉嘴。

前麵的幾個老油條互相對視一眼。

心裏都差不多有了個大概。

這龍府裏麵,扒灰的,養小叔子的,他們見的實在是太多了。

這種事,講究的就是看破不說破。

再說了,蘇羽還是他們得上頭,他們也就隻是遵從上級的命令而已啦。

再說,蘇羽的身份誰不知道。

在這當個總管也就是暫時的。

現在討好討好蘇羽,以後要是龍家不行了,也還能去蘇家那邊求一份差事。

這可是個善緣,得結。

“蘇大人真是體恤民情啊。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為首的說的一聲,便接過報紙溜了。

見狀,蘇羽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尿性,果然不愧對自己的瞭解。……”柳如煙沉下一道聲音。臉色開始變的陰沉難看。她這是在學他老師出診時候的樣子。“大夫,怎麽樣?!”李楠有些神情複雜的看著柳如煙問道。畢竟,柳如煙她可認識啊,這不是給他們帶射《生理》這門課的老師麽?她不是博士都還沒畢業,怎麽就成泰鬥了。估計又是劇情吧!李楠也隻能想到這一個合理的解釋了。“唉,情況不容樂觀啊!”柳如煙強忍著笑的在說道。畢竟她這是第一次出演劇情,演技根本不到位。這導致她想要嚴肅,但又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