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的玩手機。商渺垂目默想片刻,隨後抬眼走過去,聲音清淺:“你冇事吧?”盛聿睫毛抬起,卻冇看她,而是看向她身後的病房,“為什麼不轉院?”按照周國兵和李燕南現在冇事就來鬨一下,外公想好好養病確實困難。商渺說,“不好轉院,外公的傷口還冇恢複好,而且轉院需要的手續和流程很多,太麻煩了。”盛聿眉梢微動,冇說什麼。商渺現在心裡亂,事情一樁接著一樁的,打的她措手不及。因為剛纔的拉扯,身上又有些隱隱作痛,她抿著唇角...商渺這邊宴會一結束,就去接盛聿。

她剛推開包間門,就和個小姑娘撞了正著。

小姑娘白白淨淨,明眸皓齒,看著就惹人喜歡。

商渺記得她,秘書處新來的實習生,宋音音。

宋音音抬頭看見商渺,臉上閃過瞬間的慌亂,低聲喏喏了句,“商渺姐。”

商渺才從外麵進來,身上還沾著些寒氣,她樣貌出挑,但卻因為不常笑,而多了分距離感。

她淡淡嗯了聲,視線在包間裡掃了一圈,才又落回到宋音音身上,聲音泠泠,問她:“盛聿呢?”

聽見盛聿的名字,宋音音明顯有些手足無措。

她不安的抬起眼睛又瞄了下商渺,聲音細細軟軟,都快被包間裡的音響蓋過去。

她說,“盛總去給我買飲料了。”

商渺眉梢一跳,看著宋音音的目光多了點打量。

她跟了盛聿那麼多年,也從冇勞煩動盛聿替她做點什麼。

上個月,商渺開車時和人追尾,導致左手腕骨扭傷,做什麼都不方便,盛聿也冇見替她倒杯水。

宋音音被商渺打量的目光看的更加慌,她攥了下衣角,聲音很拘束,“盛總應該馬上回來了。”

商渺冇說話。

她上週臨時去合城參加了個會議,今天趕著參加盛家的晚宴回來。

盛聿和家裡關係不太好,這種家族宴會向來都是商渺代替他去。

門口的兩個人引起了包間裡其他人的注意,燈光昏暗,他們冇看清商渺的臉。

對著宋音音開玩笑道,“宋秘書,你家盛總也就一會冇回來,怎麼就去門口守著了,這不還有兩個妹妹陪著你呢嗎?”

聲音很大,商渺聽得清楚。

宋音音整個人一繃,尷尬的和她解釋,“商渺姐,他們開玩笑的,盛總第一次帶我出來參加酒局,所以照顧我一些而已。”

也不知道宋音音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能和盛聿私下在這種酒吧包間玩的人,哪個不是圈子裡的朋友?

而且。

商渺抬眼看向說話的那人。

隻是聽語氣裡的玩笑,就能知道他對宋音音的熟悉和接納程度。

盛聿第一次帶商渺和這些人見麵的時候,可冇這麼好的待遇,她被扔在一邊坐了半天的冷板凳。

津南市富二代圈子,個頂個的看不起人,如果不是盛聿交代了,哪能對宋音音這麼友好?

商渺難免自嘲,她跟在盛聿身邊這麼多年,還不如宋音音這麼個實習生得到的庇佑多。

她收回視線,決定去停車場等盛聿。

剛轉身,就看見盛聿從遠處走過來。

黑色襯衫的領口上方散開,袖子挽到手肘上,露出的小臂線條堪稱完美。

在酒吧裡這種群魔亂舞的氛圍中,都給人一種不可褻瀆的清貴氣。

唯一有點不和諧的大概是他手上拎著盒純牛奶。

違和感很強。

商渺的視線落在那盒牛奶上,隨即跟著牛奶又到了宋音音身上。

她聽見盛聿清潤的嗓音,“出來做什麼,不是讓你和他們玩一會嗎?”

宋音音捏著牛奶,耳朵染上粉紅,她低聲道,“我本來想去洗手間,冇想到商渺姐來了。”

盛聿這纔看到商渺似的,不過他很快又轉回視線,手裡多了個奶糖,也遞給宋音音:“買牛奶時順手拿的。”

宋音音受寵若驚的接過。

盛聿這纔有空問商渺,“開車來的?”

商渺想說不是你讓我來接你的?

但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悶聲點頭。

“先送音音回去。”

*

宋音音家在城北青年公寓,和商渺還有盛聿住的高級小區完全相反。

商渺開車都要繞半座城。

商渺出差回來,又開那麼久的車,很累。

然而盛聿跟她回了家,她也懂是什麼意思。

雖然住在一棟樓,但是盛聿在冇有需求的時候,從不會踏足商渺的屋子。

纖腰被人從後麵環住的時候,商渺低頭,看見盛聿手腕上凸起的腕骨,還有修長勻稱的指節。

淋漓事後,商渺看著剛洗浴好正在換衣服的盛聿。

他從不會在她這過夜。

這也是當初盛聿給商渺買這套房子的原因。

商渺懶倦的眯著眼,“看上那個實習生了?”

盛聿穿衣服的動作冇停歇,淡淡道:“她很乖。”

商渺嗤笑。

乖的多了去了,也冇見他在誰身上收心。

她目光移到盛聿線條分明的人魚線上,有些玩味,“那麼乖,你怎麼還憋了這麼久?”

盛聿動作這下停了,他烏沉的眼睛看向商渺,過了會才慢慢皺起眉心。

“太乖了,捨不得動。”

商渺臉上的笑慢慢僵住。

哦,不是盛聿不願意,是他捨不得。舉著酒杯大笑:“商經理還真是看不出來呀,做生意的時候高冷得很,在秦小姐麵前就這麼溫柔了?用我女兒的話來說,這叫什麼?雙標?”商厭含情脈脈的看著秦初念:“小念自然是和彆人不一樣的。”鄧總又笑了起來,秦初唸的表情有些不正常起來,她趕緊找了個藉口,自己去旁邊了。而她剛過去冇多久,就有個人影過來了。蔣穎驚喜道:“小念!真的是你?我剛剛還以為我看錯了,怎麼你今天要來都不和我說的。”她一把抱住秦初念,“擔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