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表妹,我來送你上路了。”

寒冬臘月,暴雪從天窗落下來。

陰暗冰冷的天牢裡,一個形神枯槁的女子蜷縮成一團,身上衣衫破損皮肉外翻,暗紅色的血跡已經凝固了。

她像死了一樣蜷縮成一團,紅腫乾涸的眼睛裡隻剩下濃烈的恨意。

說話的人是她的表姐宋婉晴。

她一身鳳袍纖塵不染,臉上原有的風塵氣也被華貴的鳳冠壓了幾分,平添了幾分傲氣。

沈玉抬頭打量著她。

片刻,才沉沉開口:“當初跪在我麵前,求我我接你入侯府的時候,你不過是個喪家犬。”

沈家養她十四年,她親自治好了這個女人的宮寒,誰料卻養出個白眼狼。

“早知如此,我那藥就算是餵了狗,也不會給你吃!”

沈玉的目光落在她微微鼓起的肚子上,眼底恨意變得很深。

她待宋婉晴如親姐妹,宋婉晴卻和她心心念唸的三皇子搞在了一起,還懷上了他的孩子!

現如今,又害她一家人鋃鐺入獄!

沈玉悔不當初。

“已經晚了,我的好妹妹。”

宋婉晴聞言一聲冷笑,“陛下駕崩,三皇子登基,沈家已經成為替罪羊。今天早上,沈家一眾男丁皆被淩遲,血把斷頭穀的雪都染紅了,你還有什麼好說!”

“你說什麼?”

沈玉猛地撲到門口,滿臉的不可置信。

她和三皇子元宸相戀七年,為了嫁給她,她撕毀與暝陽王戰雲梟的婚約,與大哥反目成仇,把嫡母氣到吐血,從十五歲熬到了二十二歲。

一朝風雲钜變,他登基娶了宋婉晴還不夠,竟是要把謀害先帝的罪名安到沈家頭上?

沈玉雙眼血紅,嗓音嘶啞:“為什麼?為什麼是沈家!”

“父皇死於中毒,事情總要有人承擔,沈家是最好的選擇。再說那藥的確也是你配的。”

隨著這道冷漠的聲音傳來,元宸走了進來。

他來到宋婉晴身側站定,低頭看向她,眼底冇有一絲一毫的溫度:“看在你幫朕除掉了暝陽王的份上,朕留下沈家女眷一命,你大姐、你妹妹、你嫡母等上下三十六口,皆充官ji!”

“雖比不得侯府榮華富貴,但總比發配北疆凍死的好。”

沈玉渾身發顫,難以相信這就是自己癡戀七年,把一切都交付出去的男人:“元宸,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是不是?我那藥,可不是為了讓你給你爹下毒的!”

那藥,是她配來給他防身的。

現在卻成了害她全家的證據。

沈玉恨怒交加地質問他,“你母妃中毒,我解的!你被戰雲梟針對,是我幫你廢掉了他的雙腿!你被人指認毒殺太子,我幫你頂罪!你在朝堂上被群臣彈劾,是我父兄為你說話,保你周全!你被人刺殺,我替你擋刀!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戰雲梟送上斷頭台了!”

沈玉聲嘶力竭,內心的不甘與悔恨像是業火一樣焚燒著,一字一句道:“早知如此,我就應該嫁給戰雲梟,讓你們這對狗男女去死!”

男人臉色猛地一變,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

但很快,他就又恢複了冷漠,甚至帶著些恨意咬牙切齒地說:“你說得對。”

“如果不是你,我的確不是戰雲梟的對手......可是沈玉,一切都已經晚了。戰雲梟早就成了個殘廢,如今又成了個瞎子......”

“終究還是朕贏了!”

“你說什麼?”

沈玉隻感覺心臟深處像是被人捅了一刀,疼得難以呼吸。

她記得,那個男人擁有一雙漂亮的鳳眸,睫毛很長,一對瞳孔如同灑滿星辰的深空,看她的時候又像是暗湧的海,總是噙著欲言又止卻永遠得不到迴應的深情。

即便是曾經的她不喜歡,卻依舊覺得好看到了極致。

可現在卻......

元宸已經拂袖離去。

沈玉呆呆地看著他的背影,腦海裡卻是戰雲梟的影子揮之不去。

是她眼瞎心盲,才放著和戰雲梟好好的婚約不要,幫著三皇子去對付他!

要不是七年前她利用戰雲梟對自己一腔深情把他約出去,讓他著了元宸的道殘了一雙腿,元宸又怎會是他的對手!

當初的她對此竟是毫無愧疚之心,滿腦子都想著在元宸那裡邀功,一心隻想成三皇子妃。

甚至就在半月前,戰雲梟最後一次爬著來給她送信,讓她趕緊走時,她都還狠狠地拒絕了他。說自己的事情用不著他來管,說她很快就會嫁給三皇子,讓他死一邊去。

現在再想起這些事情,沈玉悔得想死。

宋婉晴看著她痛不欲生的模樣感到快意,忍不住道:“你知道他是怎麼瞎的嗎?就是你被抓那天,我和陛下就商量著,怎麼才能把他徹底廢掉。於是,陛下就說,想要放你遠走高飛也行,但是他得自己戳瞎雙眼。”

沈玉的心在滴血!

宋婉晴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很誇張道,“我們就隻是一說,他居然真的照做了,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突然之間,她的笑聲停了下來,開始對她拳打腳踢,竭斯底裡的大叫,“你憑什麼啊!”

“你個賤人,憑什麼讓他這麼護著你,為你犧牲啊!都怪你,都怪你他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電光石火之間,沈玉愕然警覺,原來宋婉晴喜歡的人,居然也是戰雲梟!

門外突然響起一道沙啞的聲音。

“沈玉!”

沈玉心頭猛地一跳,循聲望去。

隔著一道鐵門,就看見戰雲梟正拖著一雙殘廢的腿,無比狼狽的朝著她爬來。

沈玉的心頭彷彿被重重一擊,那個曾橫掃**雄姿英發的男人,曾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天之驕子,此時卻被她害得如此淒慘!

他雙眼上蒙著的白綢已經被血浸透,地上也拖出一條長長的血跡,門外的守衛用棍子抽打他,用腳踹他的頭,把他的尊嚴踐踏在腳下。

他卻渾然未決,隻是朝著宋婉晴沙啞厲吼:“宋婉晴,有什麼事情你衝本王來,快放開她!”

宋婉晴回神,眼底一瞬間的不忍很快變成妒火與恨意。

“給本宮打死他!”

話音未落,一群護衛七手八腳衝向了他。

亂棍之下一片血色,他成了一個血人,卻依舊試圖靠近她,“沈玉......”

沈玉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心理防線徹底崩塌,哭著哀求道,“宋婉晴,不要,求你不要打他了,求你!”

“玉兒!”

前方的男人怔住了,嗓音在顫抖。

似乎是冇想到沈玉會替他求情,已經失明的雙眼朝向她,守衛一腳踹在了他臉上!

“不要!”

沈玉崩潰,瘋狂地撞擊著鐵牢。

守衛最後一棍敲在他的頭上,他滿臉是血的倒了下去,朝著她的方向沙啞道,“玉兒,彆哭......”

說完再也撐不住,沉沉砸在了地上!

“啊啊啊!”沈玉痛徹心扉,不顧一切的撞向前方,“宋婉晴我要殺了你!”

厚重的鐵門被撞開了。

“護駕!”

隨著一聲大喝,刀光閃過!

沈玉感覺自己的腦袋離開了身體,在空中飛翔。

從這個角度看戰雲梟,他的身材是那樣頎長,肩膀那樣寬闊有力,又有安全感......就是這樣一個鐵骨錚錚的男人,居然被她害成現在這個樣子!

她多想還有來生。

如有來生,她定不會辜負他一腔深情,讓那些算計她的的人、算計她親朋之人,血債血償!倒了八輩子黴,居然遇上這麼個爹!”白七也被驚得不輕,回神之後道,“我去看看。”長公主剛死,三天都冇到,屍體還在宮裡停著呢,他就要娶花魁進門,打皇族的臉也就罷了,可那花魁是假雛鳳,豈不是明明白白告訴皇帝,他這是要造反了嗎!他自己想死也就罷了,居然絲毫不考慮戰雲梟!白七真是為戰雲梟不值當。此時,燕春樓。戰雲梟的輪椅停在天字一號房間的門口,一雙眼盯著屋裡,氣得渾身顫抖。屋裡點了上百根蠟燭,照得燈火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