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薑寧才稍微鬆了口氣。剛低頭,就見清澈的水中,所有一切都清晰可見。她隻覺得臉頰更紅了,慌張地抓了個浴球就往水裡扔,直到浴缸裡的水擠滿了泡泡,她才徹底放鬆下來。這樣就看不見關鍵部位了。“州哥,我幫你搓澡吧。”剛纔表現的多厲害,真臨近了她就有多慫。現在就故意找各種理由跟藉口,希望可以含糊的混過去。可霍羨州根本就不入套,他是個最正常不過的男人。現在箭都在弦上了,他是不得不發。“寧寧,一起泡。”霍羨州緩緩...婚禮高台,新郎拿著話筒大聲說道:“無論生老病死富貴貧窮,我顧辭都會愛張以沫一輩子。。”

話音剛落,嘈雜的環境,瞬間安靜。

站在對麵的新娘臉色慘白,身子都忍不住晃了兩下。

她根本就不叫張以沫,那是伴孃的名字。

新娘回頭,看見伴娘也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

不等她說話,身後的大螢幕突然突然開始播放一段視頻。

視頻中的男女糾纏不斷,曖昧到令人髮指。

兩人儘情苟合在一起。

視頻中的男女,正是新郎顧辭跟伴娘張以沫。

“該死!趕緊給我關掉!”顧辭立刻衝過去直接把螢幕都給砸了。

薑寧一陣恍惚,羞怒到了極致,甚至連周圍的聲音都有點聽不清了。

她紅著眼,望著麵前的男人。

根本不敢相信會發生這種事情。

她爺爺跟顧辭的外公是生死之交的戰友,所以一力撮合兩家的小輩。

兩人試著交往了大半年,不說愛得多深刻,至少也付出了很多感情。

現在卻當著所有賓客的麵,狠狠扇了她一個耳光!

薑寧冇忍住眼淚,她提起裙襬轉身就想走。

過道上卻有一位來不及避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

男人五官俊朗堅毅,高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眼鏡。

他仰頭跟薑寧對上,明明是一張極清俊的麵龐,可眼中蔓延出一抹煙波浩渺。

可就是這麼一張幾近完美的臉上,右邊臉頰卻有一大片蔓延著的紅色疤痕。

薑寧腳步頓住,她認出眼前的男人,顧辭的親舅舅,霍家最神秘的小少爺。

二十歲從商學院畢業,接手公司三年讓公司市值翻了十倍,一躍成為海城最為頂尖的企業。

而就是這個商界新星,三年前突遇火災,毀容不說,雙腿也受了重傷,一輩子都隻能靠著輪椅行動。

“舅舅……”

霍羨州是霍老爺子五十大壽那年才生下的兒子,實際年齡其實比薑寧隻大了五歲。

不過她現在是顧辭的未婚妻,理應喊一聲舅舅。

男人輕輕嗯了聲,將所有鬨劇都看在眼裡,他問:“準備去哪?”

顧辭趕緊追上來:“小寧,這一切都是誤會。”

薑寧諷刺地勾起嘴角,美麗中帶著一絲破碎:“誤會?視頻裡喊著她老婆,不斷做著苟且動作的男人又是誰?”

“顧辭,你真讓我噁心!”

張以沫也跟了上來,她反倒是先哭了:“薑寧,不是你想……”

“我把你當好朋友,讓你當伴娘陪我出嫁,冇想到你這麼大氣順便把新郎都給睡了。”

顧辭故意壓低聲音,用僅有他們能聽見的聲音威脅:“是,我確實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今天是我們的婚禮,霍家也不是你想悔婚就能悔婚的。”

薑寧當然知道霍家的能量,今天她要是悔婚,無論起因是什麼,最後打的都是霍家的臉。

她小門小戶冇有任何背景,肯定得罪不起霍家。

可真的要她嫁給顧辭這個渣男,薑寧更不甘心!

“霍老爺子當初撮合也是說嫁給霍家的小輩,你母親外嫁,你又不姓霍,怎麼著也輪不到你來娶我。”

顧辭眉頭蹙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意思很明顯,我要嫁進霍家,但不是嫁給你顧辭。”

薑寧退後一步,突然對著霍羨州單膝跪下,她掏出早就準備著的婚戒:“舅舅……不對,霍羨州,娶我好不好?”目光,但會覺得煩。乾脆換上季明章的樣子,可以輕鬆自在的走在大街上。這些年除了學習就是工作,幾乎冇有享受過自在的時光。更彆說去異國他鄉旅行了,每次的飛行目的都是為了出差工作。想到這,就連霍羨州都冇忍住輕輕歎了聲氣。他從手機地圖上發現,附近有一處風景挺不錯的公園,準備步行前去逛逛。薑寧在酒店的床上躺了許久,卻怎麼也睡不著。時差就是這樣,錯過了這個生理時間,又變得十分清醒。她乾脆起床,稍微洗漱了一下就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