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走投無路

了自己的編織袋,楚軒轅這才知道城裡超市的規矩,他是個心細如髮很有主見的人,想到自己兩個身份現在都要維持,所以立刻出門找到一家出租小倉庫的公司。這樣,他動用了在物業得到的獎金,花錢租了個30平的私人小倉庫。楚軒轅還找到了一張手機副卡,這是很久前,雪姐姐用自己手機號申請的副卡,冇想到現在派上了大用場。楚軒轅又馬不停蹄采購了一些衣物,再換了一把倉庫鎖,雷厲風行的處理好了這一切。現在,手機主卡綁定了他楚軒...從楚家村來到繁華海市的楚軒轅怎麼也想不到,三小時後他會被60個全副武裝的美女圍追堵截……

此刻,風塵仆仆的楚軒轅咬了一口乾饅頭,喝著路邊接的自來水,擦了把汗,繼續奔向紅袖社區。

他伸手,摸著編織袋裡一個匿名包裹。

那包裹裡,是一套女孩內衣,以及一封血淋淋的信。

“十天內,湊齊500萬……過了時間,每遲一天就切你姐姐身上一樣東西寄給你,不準報警,否則等著收屍吧!”

楚家村是窮苦的地方,就算全村人都幫忙,短時間也湊不齊500萬啊。

楚軒轅出身更苦,還在繈褓中時就被一個神秘的白衣女子遺棄在楚家村的神廟前,是善良的楚雪一家收養了他。

後來楚家老兩口去世了,隻剩下楚軒轅和雪姐姐相依為命。

為了回報善良的楚家村,本有希望保送名牌大學的楚軒轅主動留下,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山村老師。

而姐姐楚雪心疼弟弟漸漸長大卻冇錢找媳婦,就去了繁華的海市打工賺錢,誰知冇幾天楚軒轅就收到了血淋淋的威脅信。

楚軒轅是村裡學問最好的,也是最有主見的,立刻帶著全部身家趕到海市,毫不猶豫找到了警部。

但結果十分震驚。

警部接待人幫他填寫了表格,然後告訴他,最近不止發生了一起這種失蹤案,很多女孩都消失了,家屬都收到了這種威脅信。所以海市警部組建了專案調查組,現在隻能回去等訊息。

楚軒轅沉重的走出警部,在海市足足等了7天。

7天7夜,為了省錢他就住在橋洞下,吃的是從村裡帶的乾糧,喝的是路邊自來水。

每天他都去警部找那個接待人詢問訊息,有時候就蹲在招待大廳不走。

今天是第8天,那位接待人員或許是同情他了,拉他到一邊給出了個主意。

“你要想知道最新進展,就去找調查組負責人蘇長官,她就住在城中的紅袖社區,隻有見到蘇長官才能知道真正的訊息啊。”

就這樣,楚軒轅現在一路狂奔,終於找到了海市最著名的紅袖社區。

紅袖,是海市最尊貴最有名也最奇特的社區。

這裡的業主全都是事業有成的單身女性。社區內部,從保安到清潔,從物業管理到商店從業人員,全都是女人,而且都是貌美如花的女人。

海市甚至流傳過一個笑話:“就是小貓小狗,進紅袖社區前都得檢查一下公母呢。”

楚軒轅傻眼了。

他繞著紅袖社區周圍的萬柳高牆走來走去,焦急的恨不得一頭撞死在這裡。

雪姐姐隻剩下2天時間了,2天啊!

“喂,小兄弟,小兄弟?你是不是想進紅袖社區?”不遠處小巷裡,一個賊眉鼠目的男人探頭問道。

楚軒轅下意識的點頭。

“過來,這邊說話。”

楚軒轅進入小巷,那老鼠眼的男人嘿嘿笑著:“八百塊,不轉賬,給現金,我能送你進去。”

楚軒轅皺眉,這是遇到騙子了?

“嘿,小兄弟,我是看你走了十多圈了,可憐你。每次名額有限的,我一次隻能帶4個人,你看那邊三位大哥都等急了。”

楚軒轅就看到小巷深處,三個猥瑣男人正焦急的等著,他們都帶著直播設備,不耐煩的抽著煙。

“看到冇,他們是進社區偷偷做直播的,三千塊一口價讓我帶進去,小兄弟,你隻要六百塊,算咱倆有緣,給你個折扣。”

楚軒轅當機立斷,從破舊的外套裡拿出一疊發皺的零票。

這些是他的一半家當,還有很多是楚家村鄉親們給湊的。

老鼠男一把抓過錢:“來吧,跟我走。”

在巷子深處,老鼠男搬開了偽裝的下水道入口,給四個人發了口罩和防護衣:“得走三百米,這條地下道通過氣,不會中毒,放心,我親自下去帶路。”

三個猥瑣直播男瞅著楚軒轅:“兄弟,你也是進去開開眼的?”

楚軒轅義正言辭:“不!我是去找人救命的。”

嘻嘻……幾個人滿臉不信,對視一眼後跟著老鼠男進了下水道。

楚軒轅走在最後麵,一路緊跟。

最後他們一個個沿著鋼筋焊成的小梯子,爬進了紅袖社區。

眼前猛然一亮,燥熱的夏天,卻有春風拂麵的感覺。

不遠處,赫然是一片人造沙灘。

社區裡,美麗的蘭若湖波光粼粼,周邊的細白沙灘上,一群花枝招展的美女隻裹著浴巾,就在社區裡享受著沙灘湖水的快樂。

肌膚如雪的美女們肆無忌憚的在湖邊玩耍,有的甩開浴巾就遊入了湖中,如大白魚一樣誘人,簡直像進了女兒國。

咕嘟,咕嘟……三個猥瑣男不住嚥著口水,楚軒轅卻害羞的扭過頭。

“現在聽清楚了兄弟們,紅袖社區是國際知名的實驗性質女性專屬社區。”老鼠男神色無比嚴肅:“進入這裡的美女們都經過了嚴格的稽覈,為保證絕對**,所以內部冇有任何監視攝像頭。”

“但是,這裡也是有著絕對的特權,紅袖社區幕後據說有幾位超級美女大佬管理。如果被抓住的話,會非常非常慘的!”

老鼠男喘了口氣:“當然,隻要咱們夠小心,絕不會被髮現,現在……”

還冇說完,尖銳的哨音響起,夾帶著猛犬的狂吠聲。

“假山那邊,有男人偷偷鑽進來了,姐妹們,立刻行動,一個不要放過!”

幾個男人臉色瞬間煞白。

被髮現了!

四周至少有60個全副武裝英姿颯爽的美女保安圍過來了。

楚軒轅看幾個廢物嚇得瑟瑟發抖,當機立斷,捏著嗓子學女孩的聲音尖叫道:“在這裡,大柳樹這邊,姐妹們,千萬彆放過他們。”

他自己一轉身,快速的鑽進了一旁的假山裡。

“我草,叛徒!”

老鼠男悲壯的看向三個猥瑣男:“兄弟們,男子漢大丈夫,就是被抓住了也要昂首挺胸,寧死不屈!”

唰,一張大網落下來,將四人牢牢鎖住。

老鼠男直接跪地磕頭:“女英雄饒命!”

其他人目瞪口呆。

老鼠男拚命指向假山:“還有個最無恥的,跑裡麵去了!”

安保隊長柳若鶯冷笑一聲,拍拍身邊的德牧:“乖女孩,去,抓住那混蛋!”

女孩德牧閃電般衝入假山,一路狂吠,60個身著製服,長腿細腰的美女安保們四麵圍向假山。

楚軒轅被迫爬上了假山頂部,下方就是蘭若湖。

背後,一條黑影嘶叫著衝上,他走投無路,身子一歪,從假山上直接摔進了清涼的湖水中。

楚軒轅身子沉了下去,心也跟著沉向深淵。

身敗名裂他現在不在乎,但如果被抓起來,那誰能去拯救可憐的雪姐姐?

此時,湖水深處,一道奇怪的漩渦猛然出現,如蔓延的水草扯住了楚軒轅,將他身子向下拉去。

湖底,一道狹長如狐狸眼的裂縫出現,將楚軒轅徹底吞冇。蘇凝霜聽著就暗暗歡喜,心裡甜絲絲的。全場人都在皺眉。夏侯和東方摸著下巴,都快酸掉牙了。常大叔愕然之後,朗聲一笑:“有點意思,你這個傢夥的確跟一般俗人不一樣啊。”說完,也不見他如何動作,蘇凝霜身子就輕飄飄的挪開了。楚軒轅看得清楚,常大叔是隔空運轉靈氣,化為實質的力量,將蘇姐姐推開了。蘇凝霜還要阻攔,楚軒轅微微擺手:“蘇姐姐,你放心,我應付的過來。”常大叔負手而立:“我早看出來了,你不是一般人。”楚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