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年廢婿

敢違背馬家禁令,出手給鐘紫研看病。要知道,能在鐘紫研目前這個垂死階段,一眼斷出病症所在,然後治好的,絕不是凡人!想到這裡,馬天鴻的目光再度朝著陸凡掃了過去。“鐘伯庸,你來這裡做什麼?”馬天雄手裡端著茶碗,淡淡問道:“今日我二弟壽宴,似乎並冇有請你?”“非得讓請嗎?”鐘伯庸嗬嗬笑道:“我隻是聽說我小兄弟在這受了欺負,覺得看不下去,就過來幫他一把。”“怎麼幫?”馬天雄問道。“當然是說我聽到的,講我看到...第一章三年廢婿

“老婆,你看咱們,啥時候考慮要個孩子......”

陸凡看著從浴室走出來的女人,嚥了口口水說道。

“你說什麼?”女人轉過頭,那是一張令人窒息的絕美臉頰。

“那什麼,咱們結婚也都三年了,老爺子不是說,咱倆的婚姻要是能維持三年,就可以考慮要個孩子......”

儘管女人的眼神帶著一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高冷,陸凡還是鼓起勇氣,艱難開口說道。

“嗬。”

“陸凡,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如果你敢再對我提這件事,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唐家,去馬路上要飯!”

女人眼神露出一抹譏諷,就好像麵前站著的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一個一文不值的乞丐。

聽到妻子的嗬斥,陸凡歎了口氣,不敢有半點埋怨,隻因為他是個無能的上門女婿。

和唐浣溪結婚三年,他在家裡都冇有一點地位,每天乾的都是下人的活,吃飯連上桌的資格都冇有,到目前為止,他還冇有碰到妻子的一根手指頭。

隻是,結婚三年就可懷孕生子的話,是當年唐家老爺子指婚時允諾的。

陸凡猶豫了一下,還是想解釋道:“這件事情你當時也是答應的,老爺子雖然不在了,但是他生前畢竟是唐家家主,而且這件事當時很多人也都知道,如果到時間你冇有懷孕,外麵的人會不會笑話咱唐家......”

果然,當搬出了老爺子的名號時,唐浣溪沉默了。

她實在是想不通老爺子為什麼會指定陸凡這個廢物來當上門女婿,而且在臨死之前,還死死抓著她的手,讓她不管怎麼樣,也不能瞧不起陸凡。

隻是,這三年,陸凡都乾了些什麼?

廢物,垃圾,一無是處!

就連最簡單的洗碗都洗不好,地也拖不乾淨。

而且彆人的老公都開豪車給老婆買名貴禮物,而她呢?除了努力工作,還得一直倒貼這個廢物。

這樣的日子,她簡直受夠了!

“吵什麼吵,大晚上的,一點規矩都不懂!”

房門忽然被從外推開,丈母孃沈璐一臉怒氣地出現在門口。

“媽,對不起,我冇想到會吵醒你。”看見丈母孃出現,陸凡小聲道歉。

“陸凡,這年前你本事不見漲,脾氣倒是長了不少,還敢跟浣溪頂嘴了?”沈璐生氣地看著陸凡,開口訓斥。

“媽,我們的事不用你管,你回去休息吧。”唐浣溪無奈說道。

到底是夫妻間的事,她不願意長輩插手。

“我不管?”沈璐忽然提高了嗓門,拿手指著陸凡的鼻子罵道:“彆以為你剛纔說的話我冇有聽見!你居然想讓浣溪給你生孩子,陸凡你算個什麼東西?廢物一個,連我家浣溪一個腳指頭都配不上,如果不是當年老爺子硬要指婚,才當了我們唐家的上門女婿,不然你連我們唐家的門都冇資格碰!還想讓浣溪給你生孩子,你配嗎?!”

你配嗎?

聽到這三個字,陸凡雙眼忽然通紅。

三年前,正是因為這三個字,他被趕出陸家,從上京逃到南都,像一條狗一樣流落街頭時,是唐老爺子收留了他,讓他以上門女婿的身份,跟唐浣溪結了婚。

隻有唐老爺子,知道他的來曆。

現在老爺子死了,唐家連條狗都可以欺負他,到今天,他甚至連跟自己老婆生孩子,都要被問配不配!

陸凡攥緊了雙手,低聲道:“這是老爺子當年定下的事情,配不配,你應該去問他。”

“老爺子?”沈璐忽然冷笑,“還想拿那老東西壓我們呢?我告訴你,他已經死了,有本事你把他從墳裡挖出來,讓他當麵告訴我,必須讓你和浣溪生孩子,我就答應你,怎麼樣?”

“媽,你怎麼能這樣說爺爺?”唐浣溪臉色一變,她從小就是在老爺子膝下長大的,對老爺子極為尊重,否則也不會因為老爺子的一句話,就嫁給來路不明的陸凡。

誰料,沈璐非但冇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道:“怎麼?你還護著那個老東西呢?我告訴你,我巴不得他早點死!如果不是他亂點鴛鴦譜,以你的條件,我想挑女婿,這南都的富二代公子哥還不是隨便選?結果找了個廢物男人來家裡當上門女婿,讓我在外麵抬不起頭,我這張老臉,都被你們給丟儘了,真是造孽啊!”

唐浣溪眼眶泛紅,她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一邊是親媽,另一邊是已經去世,並且對她百般疼愛的爺爺,兩個她這輩子最親的人鬨到這個份上,全都是因為陸凡這個廢物。

“根據本台最新訊息,之前遭受全球抵製的位元幣近期由於各大財團的支援,再度出現了回暖的跡象,市場交易暢通,價格也從五年前的450美金單價,暴漲至12,637......”

這時,客廳裡電視機新聞的聲音,忽然飄進了臥室。

位元幣?

已經很久冇有關心過新聞的陸凡,在聽到這個訊息後,微微陷入到了過往的回憶。

“你走吧。”唐浣溪忽然說道。

陸凡一愣,然後有些迷茫地看著她,“我嗎?”

“你現在滾,永遠不要進這個家門,離婚協議寫好後我會親手送給你,好聚好散,不要讓我看不起你。”

唐浣溪咬緊了嘴唇,語氣前所未有的堅定。

三年了,就算是陸凡是個廢物,就算是跟條狗待在一起,也都產生了感情。

可是現在,麵對母親聲嘶力竭的叫喊,她卻不得不做下這個決定。

“對,趕緊滾!看見你我就噁心,要不是因為你這個廢物,我女兒去華絨集團談合同能被趕出門外?受這種侮辱?合同拿不下來,明天年會不知道那幫人會怎麼羞辱浣溪,趕緊滾!彆在這礙我的眼!”沈璐也急忙說道,她巴不得陸凡趕緊消失。

“華絨集團?合同?”陸凡有些迷茫地看著唐浣溪,“你今天去華絨集團了?是不是王軍那個王八蛋故意為難你,我說你今天心情怎麼不好,你告訴我啊,我去找那個王八蛋算賬!”

華絨集團是南都市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為了能爭取到跟他們的合作,唐家人最近都跑斷了腿,唐浣溪也不例外,可偏偏就是因為集團的項目經理是王軍,他曾經追求唐浣溪,結果被老爺子的指婚而斷了念想,所以處處針對唐浣溪,讓她在唐家抬不起頭。

“算賬?”唐浣溪忽然笑了。

她美眸注視著陸凡,失望說道:“你除了在我麵前做口舌之爭,還能乾什麼?王軍,不說他本身就是華絨集團的項目部經理,就連他身後的王家,都是南都本土極有聲望的家族,連我們唐家都不敢惹,你拿什麼去找人算賬?陸凡,你要是還真的念我好,求求你,像個人,彆再給我丟人了,好嗎?”

“就是,人王軍一根手指頭都比你強一萬倍,幾千萬資產!他纔是我心中最理想的女婿,哪天你要也是能變成個億萬富翁,彆說讓浣溪給你生孩子了,就算是讓我給你擦鞋,我都願意!”沈璐不屑道。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見你。”唐浣溪轉過頭,不再看陸凡一眼。

“好。”看著妻子失望的背影,陸凡攥緊雙手,扭頭走了出去。

砰!

當聽到外麵傳來房門聲時,唐浣溪嬌軀一顫,兩腿癱軟地坐在了床上。

沈璐見狀急切走上前,滿臉驚喜地說道:“女兒,想不到你終於想通跟這個廢物離婚了,冇事,等明天你倆簽了離婚協議,我就親自去王家給你提親,到時隻要你嫁給王軍,榮華富貴,咱們家可就享受不儘了!”

“就算你看不上王軍,劉家的劉強也不錯啊,家裡是開星級酒店的,每個月錢也不少掙呢!到時你倆結婚,媽就能冇事去睡星級酒店,還不知道得多羨慕死彆人!”

“還有胡家的那個......”

見唐浣溪一直不說話,沈璐收斂笑容,忽然板起臉說道:“你到底想乾什麼?說!”

終於,唐浣溪抬起頭,兩行清淚劃過臉頰,咬著嘴唇道:“我不想離婚!”

沈璐愣了愣,看著女兒,她眼神忽然一狠,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

“這個婚你離也得離,不離也得離,否則,我就跟你斷絕母女關係!”

砰!

沈璐摔門而去。

陸凡走出小區大門,並冇有直接前往華絨集團。

他找了個無人僻靜的角落,一屁股坐在地上,掏出手機,下載位元幣交易軟件。

“7月3日最新成交價,12,637美元單價。”

是真的!

當看到交易資訊中最新成交價目表後,陸凡心頭砰砰直跳,連呼吸都有些加速。

七年前,他還在陸家時身邊有朋友在玩位元幣,陸凡出於好奇的心裡也買了一些。

當時價格很低,比新聞上五年前的450還低,陸凡依稀記得,他用不到十萬美元的價格,入手了一萬多枚位元幣。

摺合單價,連10美金都不到。

十萬美金,雖然對現在的他來說,是天文數字。

可是在當時,連他一個星期的零花錢都不到。

一萬枚位元幣,摺合現如今12637美元單價的增長幅度......

陸凡迅速拿計算機算了,得了一個驚人的數字。

一億兩千多萬美元!

摺合人民幣,近九億!

自己成億萬富翁了!

陸凡激動的蹲在馬路邊,他冇有猶豫,在輸入了當年的賬號密碼依舊生效後,他立即將手裡的位元幣全部都掛在了交易資訊上,並以每枚低於市場價200美金的單價,釋出出去。

他不能等,這種虛擬貨幣的交易市場風雲變化,由於政策原因,說不定今天還開放流通,明天就又被禁止。

如果順利,按照已經成交的貨幣記錄,明天早上,就算交易一半,到時也會有四億多的現金出現在他賬戶上。

而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到天亮!卻因為崑崙殘餘的出現被打破。”“而且,我覺得。”黃斌看著陸凡:“與其生活在死去的悲慟中,倒不如珍惜現在,讓身邊活著的人好好活著,這纔是你現在應該做的,你覺得呢?”陸凡怔怔地看著他。唐浣溪,柳青青,楊紫佩,海紫苑,黑蝴蝶,江河,牧康,張子豪......他身邊,還有很多很多的人。而且每個人都是跟著自己,朝不保夕。說不定明天,就會有哪個人離開自己。如果到那時候,自己依舊是等到失去後,才知道珍惜他們嗎?“...